笔趣阁 > 尸命 > 第214章 虚伪的叶先生

第214章 虚伪的叶先生

        看到那幅画叶先生愣了半天,我心想这下他总该信我的了,可没想到过了一会儿他竟然指着我、娊枂和方杰说:“这一切都是你们搞的鬼吧,这画是不是你们故意放到我车子里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从我这儿讹钱,我告诉你们,没门!”^完**\美**小*\*說\網  W  w  W  .  2  2  p  q  .  C  o  M

        叶先生气冲冲地说完这些话,然后把手里的那幅画直接撕了一个粉碎,就算这样,叶先生还是不解气,在那些撕碎的画片上还踩了几脚。

        叶先生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一番“大动作”下来,他又开始喘的厉害了,他捂着胸口身体向前有些佝偻,“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一次比一次急促,我在旁边听着都害怕他一个不小心背过气去。

        我对叶先生说:“你先不要动气,我们既然是公家的人,自然是不会骗你,别忘了昨天通知给你的人,可是你们这里的片警,他总不会骗你的吧?”

        叶先生这个时候也是稍微冷静了一点,喘了口气他又慢慢地问我们:“你们到底是谁?”

        叶先生刚才的这一番举动,引起了不少路人的围观,甚至还有人停下来拿手机拍照,所以我就对他说:“这里人太多,我们去你家详细说下吧,我想看下你母亲生前住的地方,还有你给我讲讲她的一些事儿,她和你都收到那‘鬼画尸’的画作,你们肯定共同经历过什么事儿!”

        在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叶先生下意识拉起自己的大衣遮住自己的脸部,好像很害怕被人拍到似的,接着他就准备上车,说开车领我们去一个地方。

        他开的车我们自然是不敢坐的,我就道:“叶先生,你可能没听清楚,我说的是去你家,不是去别的什么地方,你家小区就在身后,不用开车吧?难不成你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听到我这么说,叶先生就道:“既然你们想去,那我就带你们去。”

        说完,他就在前面走,我、南宫娊枂和方杰就在后面跟着。

        见我们都走了,围观的人也就散了。

        不过在离开之前,方杰还是很细心地把地上那些被撕碎的画片捡了起来,那些碎画片上肯定还有线索。

        看到方杰的举动后,我也对他笑了笑。

        进到叶先生的小区,我就发现这个小区是真的很老,老的和叶先生身上这般新潮的打扮十分不搭,我总觉得叶先生根本不是生活在这个小区的人。

        到了一栋楼前停下,我们直接上了二楼,叶先生掏出开门,推门进去后,我就发现这屋里有一股发霉的味道,整个屋里的空气都潮乎乎的,而且十分的阴冷。

        叶先生的车是“b”字开头系列的百万豪车,身上穿的衣服我虽然不太懂牌子,可看着就知道不会便宜到那里去,他穿的那么好怎么会住这么破旧的地方呢。

        屋子里陈列的都是几十年的老式家具,家里没有电视剧,在茶几上放着一个收音机,而且那收音机一看就有些年头了。

        南宫娊枂一进门就把鼻子捂住了,更是诧异道:“你看着挺干净的一个人,住这里?”

        叶先生说:“家里是有点乱,我给你们倒点水喝吧!”

        说着叶先生就去给我们倒水,我赶紧摇头说不用了,在这个环境下的水我都会觉得是发霉的,肯定是喝不下去的。

        我问那叶先生:“这是你母亲生前住的地方,你根本不住这里对吧,你母亲死后,你才搬到这里住,是有什么原因吗?”

        不等叶先生回答我,他的手机就响了,他让我们等一会儿,然后自己跑到一个房间去接电话,从他说话的内容听来,他好像是要卖掉这个房子,不过在房子的手续上似乎出了一点问题。

        叶先生很生气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挂了电话,出了房间。

        我、南宫娊枂和方杰三个人就站在客厅里一动不动,这家里我们实在找不到什么地方可以坐。

        站在客厅里,我还能听到厕所滴滴嗒嗒地漏水声音。

        同时我也用自己的心境之力把这整个房间探查了一下,同样有很重的阴气,而且这里的阴气和叶先生车里的阴气几乎一模一样,住在叶先生车里的那只鬼物也经常到这里来活动。

        叶先生从房间里出来,见我们还在那里站着,就准备给我们收拾地方让我们坐下,我就打断他说:“不用了,你老实说,这是不是你母亲生前住的地方,而你根本就不住在这里,你其实是一个不孝子,你母亲死了,你便惦记上这里的房子,这才到这边来的,是不是?”

        这些都是我的猜测,是不是真的还要看叶先生的反应。

        他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我说:“胡说八道,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街坊邻居都认得我,我”

        他话说到一半又开始喘息起来,他的情绪也很激动。

        难道说我真的猜错了!?

        叶先生喘了几口气就继续说:“我知道,我的穿着,还有我的车子和这里房子很不搭调,不过那些都是我为了面子用这房子抵押,贷款搞出来的,那车子其实是二手的,不值多少钱,我找熟人给翻新了一下,所以看起来跟新的差不多。”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能寻个媳妇,我都这么大了,还是单身,我不穿的好点,不开个名车,那个女人愿意跟我走啊!”

        我彻底明白了,搞了半天这东西是一个爱面子的败家子。

        房子被他抵押贷款了,能再卖出去才怪!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我第一眼看着叶先生的时候还真是看走眼了啊。

        估计也有不少的女人被这叶先生给骗到了吧。

        叶先生那边又道:“不过你们放心,我绝对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儿,犯法的事儿,我是绝对没有做过的!”

        后来这叶先生就简单讲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他年轻的时候本来是有一分不错的工作,收入也挺好,当时也谈了不少女朋友,可他那个时候就是不想结婚,可到了三十岁的时候,因为得病,工作就给丢了,因为胸闷气短,跟别人说会话就开始“呼哧、呼哧”的喘气,所以后来没有找到工作。

        太差的工作他又不愿意去,所以就在家里废了十年,他之前是工资挺高,可他的消费也高,根本没有存下钱,所以没多久钱就花完了,之后就在家里啃老,他父亲去的早,是母亲一个人带大的他,他母亲平时就推着缝纫机在路边帮人缝补下衣服,也挣不了几个钱。

        所以他们的日子就越过越差,叶先生的情况别说娶媳妇了,连个女性的朋友都找不到。

        再后来叶先生的母亲生病住院,叶先生便以凑医药费为由,把房子抵押贷款了,只是那些钱他只拿出一小部分去垫付了医药费,大部分的钱都供自己挥霍乱用了。

        而叶先生母亲的病情之所以在医生说能治好的情况下忽然恶化,也是因为叶先生把钱用完了,付不起医药费,强行让医生把药给停了。

        他母亲的死其实和那幅画的关联不大。

        只不过事后叶先生为了让自己良心上过得去,把责任都推给了那幅画罢了。

        叶先生忽然把这些事儿都说了出来,我心中忽然感觉很诧异,我们也没有逼他啊,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忽然良心发现了?

        就在这个时候,南宫娊枂忽然转头向门外走去,我也赶紧去查探周围的情况,顿时就发现一股异动的阴气正往楼下移动,那速度之快绝对不是我们靠跑步能追上的。

        我问南宫娊枂:“那东西来了?”

        南宫娊枂说:“这姓叶的忽然开口说这么多,多半是那个东西的‘功劳’我忽然觉得那鬼物并不是什么恶鬼,倒像是来除暴安良的!”

        方杰这个时候也是道:“这只是收到画作而死者之一的家庭,还有几个家庭,我们要不要先去查探一下,这些案子之间应该会有什么联系吧。”

        我点头,然后问方杰和南宫娊枂这叶先生怎么处理,如果我们不管他,他肯定会死的。

        听到我这么说,那叶先生直接对着我们跪了下去道:“求求你们救救我,刚才,刚才,我又看到那个女人了,是她让我说出了所有的实话,这世界上真的有鬼!”

        我看着叶先生说:“只有做了坏事儿的人心里才会有鬼,你如果不做那些坏事,又怎么会有恶鬼缠上你,那恶鬼刚才在那里出现,你认不认识她?”

        叶先生说:“她刚才就在我脑子里,我的身体好像都被她控制似的。至于她的样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这叶先生果然是认识那鬼物的,他们之间肯定有什么渊源。

        那鬼物和叶先生有渊源,那和其他几户收到画作而死的老人家庭会不会也有联系呢?

        看来我们还是去进一步的调查,看看其他家庭里,那些老人死后,有没有像叶先生这样被那鬼物缠上的其他家庭成员。

        我总觉得这里会牵扯到一个很久之前的故事。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7/7108/38780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