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尸命 > 第087章 出了问题的佛像

第087章 出了问题的佛像

        我和麦小柔在花圈店等着,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李归道才从二楼下来回了这边。

        李归道面带微笑,好像是有什么好事儿似的。

        我心中则是期盼着李归道说,那五鬼圣尊要见我们,可李归道一开口就继续说起了那个案子:“我们继续说刚才的故事吧!”^完**\美**小*\*說\網  W  w  W  .  2  2  p  q  .  C  o  M

        他只字不提他师父叫他做什么,这让我心里就更加的好奇了。

        不过我也不好追问,就点头说了一个“好”字。

        李归道继续道:“事情是这样的,那尊佛像所雕刻之人叫孟邑茠(hao),在太行山南端有一处庵堂叫净囿庵,孟邑茠就是那净囿庵中的俗家弟子,净囿庵挨着一处小镇,那小镇上北面有三个村子,分别叫井蛟、河姣、池蛟,人们又称那三个村子为三蛟之地,孟邑茠就是井蛟村的人,她的父母都是瞎子,靠走街串巷,唱曲乞讨为生。”

        “孟邑茠十一岁那年,父母双亡,孟邑茠就被净囿庵的一位师太带回了庵中抚养,只是那师太却不愿意让孟邑茠真正的出家,总说其有一段未了的尘缘。”

        “孟邑茠在净囿庵中静修佛法,又从带她回庵的师太那里学了不少的医术,十六岁开始,她就经常和师父下山去为附近的村民免费诊治各类疾病。”

        “在孟邑茠十七岁那年,那位师太去世,师太临终前嘱咐净囿庵的人,无论是谁,在孟邑茠三十五岁之前,都不准收其入庵堂。”

        “孟邑茠从十七岁开始,便独立下山去行医,在她十八岁那年孟邑茠回井蛟村给自己的父母上香,却听说村子里的人似乎得了一种不孕之症,整个村子已经连着三年没有添丁增口了,村里的人都愁坏了了,四处寻医问药,烧香拜佛,可就是无法孕育。”

        “孟邑茠经过打听之后就发现,不光是井蛟村,河蛟村和池蛟村也是如此,其中池蛟村最为严重,已经五年没有添丁增口了。”

        “孟邑茠分别为三蛟村的村民诊断,结果就发现这些人并无不孕不育之症,他们这三个村子的人没有办法添丁增口,是其他原因引起的。”

        “经过一番勘察后,孟邑茠就发现在这三蛟村附近藏着三条恶蛟,它们专门吞噬前来投胎之人的魂魄,这几年三蛟村凡是赶来投胎的魂魄都被它们给吃了,没有了投胎的魂魄,那三蛟村自然无法添丁增口了。”

        “弄清楚了这些事儿后,孟邑茠就进山去寻找三条恶蛟,那一日电闪雷鸣,孟邑茠进山之后就没有再出来,可就从那一日后,三蛟村的人陆续开始有人怀孕,三个村子都开始有新的生命诞生,只是孟邑茠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三蛟村就传说,孟邑茠进山铲除了三只恶蛟,让那些赶来投胎的魂魄不被吃掉,可她自己却因为筋疲力尽也死在了深山之中。”

        “三蛟村的人为了纪念孟邑茠,就在三蛟村背面的一座上山修建了邑茠庙,又称送子庙,据说后世谁家若是怀不上孩子,只要诚心诚意去那送子庙上香祈祷,便能得子育女,后来这事儿传开了,一个有钱的官宦人家也来这边祈福,后来得了一子,为了表达对邑茠的感谢,那官宦便找人为其雕刻那一尊邑茠神像,将其供奉在自己的家中,那佛像又称送子佛,或者送子娘娘。”

        说到这儿李归道就停了一下说:“这就是那送子佛的来历。”

        我好奇问道:“那这次的案子又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这送子佛出了什么问题了吗?”

        李归道点头说:“没错,那官宦家族,后来家道中落,执掌家门的人就把这送子佛给卖了。”

        “你们绝对想不到,卖送子佛的那个人,就是那官宦家人从邑茠庙求来的那个孩子。”

        “没有了送子佛,那一家人便再没能延续香火,过了几十年那一家人就彻底没了。”

        “反而是买了那一尊佛像的人家人丁兴旺,生活也是越来越富足,那送子佛也成了他们家的传家之宝,可近两年那传家宝却是出了一些问题,玉佛的背后生出三道犹如长蛇一般的裂纹来,他们一个大家族近两年怀孕的女眷,都没能顺利剩下子女,她们不是小产,就是生下死胎。”

        “那一家人就找高人看了一下,说是送子佛出了问题,可那送子佛又卖不得,因为卖了之后,他们害怕重蹈百年前那官宦人家的覆辙,所以他们就只能四处找人帮着处理这件事儿,只可惜这两年他们没有找到真正的高人,这件事儿也一直没有解决,最近这个案子到了我们手里,所以我师父就寻思着交给你俩去出。”

        我好奇问李归道:“你刚才不是说,这个案子很急吗,非要我和麦小柔后天之前赶过去,是有什么隐情吗?”

        李归道点头说:“不久前那一家人中,又有女眷怀孕了,可最近胎气不稳,正在医院保胎,这件事儿不是单单的保胎就能解决的,能否保住那胎儿的性命,还需尽快查清楚送子佛的问题,并加以解决才行。”

        “所以啊,这是救命的要紧事儿,自然需要你们赶紧过去了!”

        听到这儿麦小柔就道:“把地址给我们吧,我们连夜赶过去,既然是急事儿,那便是不能耽搁的。”

        我也是点了点头。

        李归道就把地址,以及那一家人电话和姓名发给了我们。

        而后李归道吩咐我们说:“这个案子做起来恐怕会耽搁你们一些时日,你们最好有点耐心,把事情的原委都调查清楚了,如果所有的事儿你们都能查清楚,那麦道友织魂网中的那些孤魂野鬼也就能找机会送走了。”

        说到这儿李归道忽然停下说:“好了,我也不好给你们说太多的事情,就说到这儿吧,你们准备上路吧。”

        我和麦小柔离开的时候,我就问了一下李归道:“二楼的是不是五鬼圣尊。”

        李归道说,是。

        我问李归道我能不能去见一下。

        李归道摇头道:“今天怕是不行了,刚才师父吩咐了我一些事儿,然后就离开了,等以后吧,你若是有缘进,三年后便可以参加的争夺,届时你可能有机会见我师父一面。”

        这五鬼圣尊可是真的很神秘啊。

        离开了花圈店我和麦小柔便驱车往南面去了。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古都邯郸,只有两个小时多一点的车程。

        到了邯郸已经是深夜,不过我们还是给我们要找的人打了电话,那个人叫马朝贤,是一家大型家族企业的老总,也是那一大家族的掌舵者。

        电话打了三次对方才接,他问我是谁,大半夜打电话干嘛,他的语气很不好。

        我在电话里表明我的身份后道:“我现在就在邯郸,能否让我们去医院直接去看下那位需要保胎的病人。”

        马朝贤那边立刻道:“今天太晚了,病人这会儿怕是睡下了”

        他刚说到这里,我就听到他旁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接着就听马朝贤说:“你们可以过来,我现在就在医院,麻烦你们快点”

        接着马朝贤就把医院的地址发给我们,然后匆忙挂了电话,大概是医院那边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根据李归道给我们的资料,医院里的是马朝贤的妻子,那也是他第一个孩子。

        马朝贤资料里显示只有二十六岁,他能以这么小的年纪成为一家族企业的掌舵者,可见他这个人不简单。

        很快我和麦小柔就按照马朝贤发来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医院。

        到了三楼,我也就找到了马朝贤媳妇病房的地方。

        这是一个单间,外面站着三四个人,年纪都在三四十岁左右,看来马朝贤并不在这里。

        走过去之后,我就问马朝贤在不在。

        那些人问我和麦小柔是谁,大概是我直呼了马朝贤名字的缘故,他们看我们的眼神格外诧异。

        我被他们看的别扭,就补充了一句:“我叫陈雨,是来找马朝贤,马先生的。”

        我这么说到时候,病房门就打开了,一个年轻人从里面出来看着我的道:“你们进来了,小声点,她刚输上液睡下。”

        我和麦小柔点头然后就进了病房,马朝贤又对门外的几个人道:“堂哥们,你们也回去休息吧!”

        其中一个人也是对马朝贤说:“那你晚上也休息会儿,明天还有会要开,别耽搁了,你已经有几次没到会场,在这样下去,下面的人该有意见了,你也知道,你坐上那个位置,家族里面有很多老人是不服气的”

        不等那个人说完,马朝贤就说:“我知道,明天我会赶过去的。”

        等着那些人都走了,马朝贤才回了病房,把房门关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和麦小柔已经看了躺在床上的病人一会儿,那个女人很漂亮,只不过脸色惨白的厉害,一看就知道这些天被折腾的厉害。

        最主要的是,我一进这病房,我的就开始起了反应,它传递给我一种想要吃东西的情绪!

        这是什么情况,这病房里有它想要吃的东西吗!?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7/7108/36131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