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尸命 > 第013章 这法坛,开的刚刚好

第013章 这法坛,开的刚刚好

        看到母亲的动作,我直接吓傻了,甚至都忘记了去提醒麦小柔。

        麦小柔见我眼神有异,头也没回身体就往旁边躲,可她还是慢了一点,胳膊上被剪刀刮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躲到一边的麦小柔飞快伸出右手握住我母亲攥着剪刀的手腕,然后左手捏了一个指诀,飞快在我母亲的额头上又点了一下。

        母亲身体打了一个哆嗦,然后松开剪刀又躺回了床上。

        此时我才勉强回过神,连忙问麦小柔有没有受伤,同时跑过去去检查她的胳膊。

        麦小柔摇摇头说:“还好,只是划破了衣服,没伤到身子,陈雨,你刚才看到了怎么不提醒我,我虽然借了你的命,可我的身体本质还是尸,我的身体自愈能力很差,若是受了皮外伤可是需要很长时间恢复的。”^完**\美**小*\*說\網  W  w  W  .  2  2  p  q  .  C  o  M

        麦小柔一阵埋怨,我也不好还嘴,只能不停地说,抱歉。

        当然,麦小柔也没有真的埋怨我,只是逗我,只是我现在没有半点开玩笑的心思,因为出事儿的是我的母亲。

        麦小柔也没继续胡扯,而是对我说道:“你先去找根儿针来,我要先用你的指尖血把你母亲额头的煞气给彻底封住了,否则她一会儿再冷不丁拿起什么凶器来,就太危险了。”

        我就点头去找来几根针,麦小柔拿过一根儿说:“一根儿就够了!”

        说完她直接抓起我的右手,然后让我把食指伸出,她捏了捏我的食指道:“有点疼,你忍着点!”

        只要能救我的母亲,就算是剁我一根手指,我也愿意,扎破手指算什么,我让麦小柔直接动手便是。

        麦小柔一针扎下去,然后飞快拔出,我的指尖就飞快渗出一滴血来,麦小柔抓着我的手,将我的手指摁在母亲的额头上,慢慢地开始用我的血画了一个字符。

        写了几笔,我就看出来了,是一个“压”字,不过在“压”字的旁边还有几个歪歪扭扭的符号,那些是我不认识的。

        我的指尖血流的不快,所以一个笔画要画几次才能完成,一边画麦小柔一边给我解释这符箓:“这是敕鬼泰山符,用来镇鬼,压鬼,专门克制鬼上身,这符箓一用,那上了人身的鬼便再也动弹不得了,也就做不出伤人的事儿了。”

        把那“敕鬼泰山符”画好之后,麦小柔松开我的手,然后飞快念动口诀,又捏了几个复杂的指诀向我母亲的头顶指了过去。

        接着那用我指尖血画下的“敕鬼泰山符”便“轰”的一声烧成了一一团赤色的火苗。

        我吓的惊叫一声,麦小柔这个时候已经收了指诀,我母亲额头上的火苗也了,而那“敕鬼泰山符”已然变得更加清晰了。

        麦小柔让我不要鬼叫,赶紧去干活,我也不敢耽搁,就赶紧去把茶几搬到院子的中央,然后按照她的要求,从家里找出一些香烛来,那些香烛都是过时节给我父亲上香用剩下的。

        找来了香烛,我又打了一盆清水放到茶几上,麦小柔指着茶几说:“别放茶几上,放旁边,茶几是摆放香烛和贡品的地方。”

        我赶紧把水盆放到地上,生怕做出了什么坏了事儿。

        接着麦小柔又让我从屋子里搬出一把椅子放到茶几的侧面,然后和我一起把母亲从床上扶起来,架到了院子里的椅子上。

        做好了这些,我又赶紧跑到厨房弄了一些炉灰过来。

        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我问麦小柔是不是可以开坛做法了,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那脏东西在我母亲身体里多待一分钟,我就多一分钟的担心。

        麦小柔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有什么顾虑。

        我问她在担心什么,她看了下我说:“我变成尸以后,虽然也跟着爷爷出案子,用术法,可却再也没有开过法坛,因为我的尸气属于污秽之气,会冲撞法坛的纯阳之气,导致开坛失败,所以这次开坛,我需要你来帮我一下。”

        “怎么帮?”

        “做动作,你跟着我一起做,我念口诀你跟着我一起念,对了,你还要按照我教你的那些口诀里的吞吐法子整理气息!”

        麦小柔说着,我已经有些头大了,她哪是让我帮她开啊,根本就是让我自己开坛。

        可我这个连那些口诀都没有弄明白的人,真的可以吗?

        见我开始犹豫,麦小柔说:“陈雨,对自己有点信心,试几次,如果不行,我就冒险试试,不过我开法坛失败的几率怕是比你更大,因为我的本体是尸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麦小柔有些无奈。

        看着我母亲斜躺在椅子上,我只能硬着头皮去尝试了,便向麦小柔点了点头。

        麦小柔让我站到茶几的前面,然后她亲自去把香烛点上,又递给我一根针说:“一会儿听我的话,让你扎自己的手指的时候,就选择一根没有扎过针的手指扎下去,将血滴在你面前的供桌上,明白了没!”

        我点头。

        麦小柔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往后退了几步问我:“陈雨,准备好了没。”

        我说,好了。

        麦小柔道:“开始了,我念一句,你跟着我念。”

        说这些话的时候,麦小柔就到了我身前几米开外的地方,这样能确保我看到她的动作。

        她缓缓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然后遥指天际道:“弟子陈雨,以吾道之名开引魂法坛……”

        麦小柔每念一句,我就跟着念一句,她指诀变化动作的时候,我也赶紧跟着学,而她脚下的步子也是有些怪异,两只脚不停变化每一步,都好像有很深的玄机。

        那复杂的步子根本不是看几遍就能记住的。

        “巍巍吾道,臻尊在上,弟子陈雨,以血祭之,急急如律令,引魂坛法坛——启!”

        说着麦小柔就做了一个让我扎针的手势,我刚准备扎,麦小柔就冲过来拦住我道:“这一次先不用扎了,你的动作还不熟练,没有半点灵动之气,你这一针扎了也是白扎,一会儿我要是哪一次不拦着你了,你再扎下去,然后把血甩到供桌上。”

        我点头,然后看了看旁边的那盆清水和炉灰道:“那两样东西什么时候用?”

        麦小柔说:“你只管开坛,开了坛之后,我自然有办法接替你主持,到时候自然会用上那两样东西,专心跟着我把刚才的咒诀和动作再来一遍。”

        如此往复做了七八遍之后,我终于开始渐渐地找到一些要领了,口诀和动作也顺畅了许多,不过都因为没有引起半点的法坛灵动,导致直接失败,七八遍下来我一针没扎。

        看着躺在椅子上的母亲,我忍不住有些沮丧道:“小柔,要不换你试试,香烛都换过一次了,我还是开不了这法坛。”

        麦小柔走到我身边,抓住我的手道:“陈雨,你不用担心,把心静下来,你母亲不会有事儿的,有‘敕鬼泰山符’在,那鬼物动弹不得,也伤害不了你母亲,我们还有时间!”

        我深吸一口气继续照做。

        这一遍,我果然感受到了一些变化,我明显能感觉到有一股外来的气息绕着我的身体盘旋,想要和我身上的气息取得联系。

        见我有了这种反应,麦小柔便没有阻止我扎针,我一边念着最后一句口诀,一边扎破自己的手指,让自己的指尖血甩在桌子上。

        可等我做完这一切后,那想要和我取得联系的气息忽然又散掉了,不用麦小柔说,我也知道,我这次开坛又。

        麦小柔在旁边有些激动道:“陈雨,你真是,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这法坛有反应了,太令我意外了,虽然失败了,可我们却是看到了曙光,你继续!”

        被麦小柔这么一鼓励,我也是继续尝试,几次下来,加上之前麦小柔扎我的那一下,我的手指就要全都被扎过针了,如果下一次再不成功我就没有指头可以用了。

        我心里的希望正在慢慢地变成绝望,而这个时候天空已经暗了下来,院子里我和麦小柔虽然离的很近,可她的身影却也模糊了起来,好在那些动作、口诀和步伐我都熟记于心了。

        接下来这一次我做的格外认真,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周边的那股外来气息越来越强,绕着我的周身越来越厚实。

        我飞快去念最后一句口诀:“巍巍吾道,臻尊在上,弟子陈雨,以血祭之,急急如律令,引魂法坛——启!”

        同时我把最后一个指头上的指尖血对着桌子甩了下去。

        血滴到桌子上,我周围那厚重的气息就“嗡”的一下钻入我的身体,然后再以我的身体为中心“嘭”的一声向四周扩散,周围十多米的范围,全部在那股气息的笼罩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我母亲微微动了几下,麦小柔道:“好了,下面我来接手,阿姨额头上那‘敕鬼泰山符’的效用马上就要过了,这法坛开的刚刚好!”

        说完麦小柔就来到我的身边,然后飞快捏了一个指诀,对着我的胸口点了一下,接着我身上的那股力量就分出一部分到了她的身体里面。

        再接着,麦小柔又捏了一个指诀飞快冲到我母亲的跟前,将指诀点在其额头上。

        接着一个黑影就从我母亲的额头钻了出来,那黑影钻出来的第一句便是:“陈赖子,你欠我的,我今天全部从你儿子身上拿回来!”

        陈赖子,正是我父亲的绰号。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7/7108/34709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