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尸命 > 1024章 那个人的秘密

1024章 那个人的秘密

        源启、源泸等人都消失后,我就继续躺在那片草地上随着其不停地变换自己的位置,所有移动的区域,全部无迹可寻。

        我的灵力依旧恢复的很慢,不过我渐渐地发现,我灵力恢复虽然慢,可我和圣祖魔殿的关系却是变得紧密起来,我周围十多里的范围内,无论天上,还是地下,所有东西我都能探查的一清二楚,而且我还能准确地把控它们所包含的一些能量。

        关键时刻,他们的能量就是我的灵力,换句话说,我身边十多里范围内的圣祖魔殿全部都是我的灵台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就在我诧异这一奇怪现象的时候,咒行虫就在我意识里道了一句:“这好像是化生领域,化生之神可以化生万物,也可以将万物化为己身,你刚才施展神通去修补这圣祖魔殿,你放的自然,却收的不甚洒脱。”

        “所以你的灵力出现了溃散的情况,也才导致你的灵力恢复过慢,只要你熟练掌握了收和放,你的灵力就应该恢复正常了。”

        收和放?

        的确,刚才修补这个空间,到了最后,我灵台影射的所有的影像全部是崩散出去的,完全没有收的姿态。

        想到这里,我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心境之力散开,我通过心境之力去感知,依旧可以感觉到那些崩散的影像力量散布在整个圣祖魔殿的各个角落里。

        它们既然和我有联系,那我就应该能够把控它们,将它们召回到我身边来。

        想到这里,我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利用心境之力去操控那些影像的碎片,每一片碎片拉回到身边都需要极大的精力,耗费极长的时间。

        每有一片碎片的收回,我灵台中的灵力就会恢复一分,我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把所有的碎片收回,而我的灵力也彻底恢复了。

        在收回碎片和灵力的时候,我渐渐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如果我不把那些碎片收回,那过不了多久,整个圣祖魔殿就会慢慢地被我的脑子填充满了。

        就好像之前的极元鯓龟一样,脑子化为圣祖魔殿的一部分。

        幸好我收回的及时,要不然我就只剩下一副躯体了。

        难不成当初极元鯓龟也是和我相同的处境,然后被困在了这里吗?

        还是说,有什么其他的特殊原因。

        同时我还发现一件事儿,在我把所有的碎片都收回后,这圣祖魔殿的空间、时间、能量规则又恢复到了之前,我修补的部分随着我收回碎片而消失掉了。

        整个圣祖魔殿又恢复如初。

        看到这一切的变化,我渐渐有些了解这里的特殊之处,这里的空间、时间和能量规则存在漏洞,而这些漏洞的存在是为了拘禁修补着的大脑,这里根本就是一个陷阱。

        什么锁子,这圣祖魔殿不是什么锁子,充其量只是一块试刀石头而已。

        在我领悟了这些后,源泸和源启两个家伙相继出现,这次他们身后并没有跟着那些黑袍人。

        源泸到了我跟前后对着我微微一笑说:“不错,你这么快就发现这里的特殊的秘密了,果然厉害。”

        源启那边慢慢地说了一句:“昨天的时候我们很害怕,害怕你陷入修补空间探索力量的陷阱之中,如果你深陷进去,无法自拔的话,要么你像极元鯓龟一样,把脑子留在这里,身体可以逃出去。”

        要么就像我们这样,把脑子和人都留在这里。

        我惊讶道:“这圣祖魔殿是一个监狱,是天魔神用来关押你们的地方?”

        源启所化的黑气团慢慢道了一句:“并不是这样,这圣祖魔殿虽然是一个陷阱,可这陷阱里面真的有规则真谛的线索,这里所有人几乎都是自愿进来的,没有人关押我们。”

        “只不过我们陷得太深,已经没有办法离开了,数十万年了,能从这里离开的人超不过十人,其中就包括天魔神,以及只有身体离开了这里的极元鯓龟。”

        源泸接过源启的话继续说:“没错,你在本源世界的身份,也曾经进入过这里,并顺利离开了,而且你比天魔神幸运,你领悟了更多的东西,而天魔神只掌握了进出这里的方法,却没有获得更多的信息,所以他不过是圣祖魔殿的守门人而已。”

        守门人!?

        源启则是继续说:“正因为有这样的守门人,天魔一族才会愈发的强大,守门人可不是谁都可以当的。”

        源启竟然替天魔神说话,他不是想要把天魔一族拉到战乱之中吗,为什么又替天魔神说话了。

        反而是那个源泸,他不是在维护天魔一族吗,为什么他的话里对天魔神有些敌意呢?

        我在思索这些的时候,源启和源泸两个人就相互看了一眼,他们微微一笑,然后由源泸对我说:“我们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不是你能够看清楚的,好了,既然你已经找到了这里的特殊之处,那从现在开始我和源启就开始教你本事,你选吧,先和我学,还是先和他学。”

        我选谁都会得罪另一个,我自然不会去选,便直接说:“这就要由两位前辈安排了,我可没有选择的权力。”

        源泸道:“如果我给你选择的权力呢?”

        我微微一笑道:“那我也不能选,我很惜命的。”

        听到我这么说,源泸也没有再逼迫我,而是看了看源启那边的黑气团说:“说说吧,咱们谁先教他,以我看,我先教,毕竟他进来之后是我先找他合作的,咱们要讲究一个先来后到。”

        源泸这句话毫无技术含量,只是纯粹的扯皮。

        源启“哼”了一声道:“那就你先教,不过我可要提醒你,这个小子可不一般,教他神通的时候,你可要悠着点,别把自己搭进去了。”

        把源泸自己搭进去?

        教我本事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吗?

        又或者说,他们只是打着教我本事的旗号,让我配合着他们去做一些的危险的事儿,而我们要做的事儿的危险程度,足以威胁到源泸那样强劲实力人的性命。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以我的实力,我不就是炮灰的存在吗?

        想到这里,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源泸那边则是微微一笑说:“看看我们自己的身体,我们还有什么,你难道害怕死吗?这小子可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我是他们的希望?

        听到这里,我就感觉自己暂时是安全的,如果遇到什么危险,源泸应该也会尽力保护我。

        源启没有再说话,而是转头消失掉了。

        源泸则是看着我慢慢地继续说了一句:“你在罪恶世界的名字叫陈雨对吧?”

        我说,是。

        源泸继续说:“好,陈雨,我就用你在罪恶世界的名字来称呼你,你给我听好了,我要教你的第一件本事比较特殊,需要你再一次开启修补圣祖魔殿的神通。”

        我立刻摇头道:“绝对不行,我刚才就是冒着性命危险在做这件事儿,现在我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我绝对不会去冒险,我这条命留着还有其他用途呢。”

        南宫娊枂和麦小柔还在被掠影骗着,我绝对不能把自己的性命丢在这里。

        源泸好像早就料到了我会反对,也不着急,而是继续慢慢地说:“就知道是这样,你不用担心,这次我会在旁边帮你,别忘记了,我曾经也尝试通过圣祖魔殿这个陷阱去查询规则真谛的秘密,我对这个程序也很熟悉,我不会让你出事儿的。”

        我笑着说:“你的话,我不信。”

        源泸继续说:“如果我用一个人的秘密和你交换呢?你愿意按照我说的去做吗?”

        我笑道:“你能有谁的秘密,是我想要知道的?”

        源泸道:“王柽瀚!”

        我整个人一下愣住了!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7/7108/178810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