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尸命 > 第1010章小风波

第1010章小风波

        我和天汩这边闹的不愉快,掠影就在旁边笑了笑说:“好了,你们两个不要争吵,我们现在的处境不是怎么好,所以在云仓期间,我们还是各自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吧。”

        掠影这话是说给天汩听的,是在让他不要胡闹。

        听到掠影这么说,天汩终于恭敬地向我行礼,然后道了一句:“抱歉了,沉先生。”

        我懒得理他,直接回屋休息去了。

        画了一晚上的符箓,我也是疲乏了。

        接下来,我每日三次的功课,每一次都把画符的时间可以增长一些,对于金符的绘制,我也是越来越纯熟。

        转眼,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在云仓过的甚为平静,特别是我在收购了那茶楼,做了幕后的大老板后,整个平民街的人对我也就更加的尊敬了。

        而我也是和这里的人打的热火朝天,大家显然已经把我当成自己人了。

        这一日,云靉派人从我那里取走一百张的金阶符玉,然后又给我留下三十张旧的金阶符玉。

        我们第一次的合作交易算是完成了。

        负责来交易的那个贵族在拿到金符之后,一脸诧异地看着我,他显然没有想到我真能在一个月的时间里画出一百张金阶的符箓来。

        所以在离开的时候他也是停下来对我说:“我的名字叫云宇,是云崖和云靉的表弟。”

        说罢,他就离开了,而我则是向他拱了拱手。

        云宇离开后,我这边也是稍微停了一下画符的事儿,到街上走了一遭。

        等我到了那茶楼的时候,就看到茶楼的掌柜任青正在门前点头哈腰的给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道歉。

        我慢慢走了过去问任青:“这是怎么了?”

        见我和麦小柔、南宫娊枂走了过来,任青就赶紧给我们打招呼:“沉先生,您来了,这位客人非要来我们茶楼喝酒,我告诉他这是茶楼,要喝酒到对面的酒楼,他就在这里打闹起来,非要摘了我们的招牌。”

        我看了一下那个壮汉,他一脸的蛮横,斜了我一眼道:“看什么看,不认得爷吗?”

        这个人在云仓很有名吗?

        我转头去看任青,他就道:“回沉先生,这位客官叫故无,是南城区最大的平民奴隶商人,经营着南城区最大的奴隶市场,是云家大少爷的人。”

        云家大少爷,那应该就是云崖哥哥的人了。

        我一下明白了,云崖和云靉跟我有合作的事儿,肯定传到了他们的哥哥耳朵里,他们在云家是竞争关系,所以他们的那个大哥就故意派人来这里捣乱。

        想到这里,我就笑了笑对任青道:“好了,你进去吧,这里让我来。”

        我已经感觉到,这个叫故无的人,实力大概在四颗帝星左右,如果我和他打,我肯定能够赢他,因为我有星辰之力,可以更好的运用本源之力,而他却是要受到平民规则的限制,使用程度肯定没有我强,而且他也不是平民和奴隶中的漏洞。

        所以我并不怕他。

        只是这是云仓,能不惹事,我还是尽量不想惹事的。

        所以在任青退下后,我就对故无拱手道:“故老板,大家都是生意人,和气生财,你如果想喝酒,我这就到对面给你买去,你先到楼上去坐,如何?”

        故无“哼”了一声说:“迟了,我今天非要摘你的招牌。”

        我再次赔笑,然后直接飞起来,自己摘下招牌给他说:“喏,我自己摘给你,你想砸就砸吧,只要你消气就好了。”

        见我一直退步,故无憋了一肚子的火却是无法撒出来了。

        他就接过那块牌匾,然后直接抬手一拳给打成了两半。

        我在旁边再次赔笑说:“故老板,好身手。”

        故无“哼”了一声道:“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下次爷再来的时候,你们若是还招呼不周,我就掀了你们茶楼,而不只是砸招牌这么简单的事儿了。”

        故无甩手离开。

        此时街上有不少的看客,等故无走后就有人走过来道:“沉先生,你的实力不输给他,为什么这么能忍,你可真是好脾气,若是我,早和他打起来了,大家都是平民,怕什么。”

        “是啊,沉先生就是脾气太好了。”

        “太欺负人了。”

        “没办法,人家背后是云大少爷,是云家未来的继承人。”

        话说到这里,就没人往下接话了,毕竟议论贵族的事儿不是我们这些平民能够议论的。

        我笑了笑说:“好了,我们做生意的,和气生财,多谢各位街坊为我抱不平,事都过去,大家安心做生意了。”

        此时任青也是出来看着坏掉的牌子说:“沉先生,这牌子。”

        我道:“找人再写一块,就写‘这是茶楼,不卖酒’,下午就要挂上去。”

        任青点头道:“是。”

        我们进了茶楼,到楼上的包厢坐下喝茶,南宫娊枂就看着我带着一丝诧异道:“陈雨,你变得成熟了很多,若是在盘古世界,你恐怕早就动手了吧。”

        我道:“人在屋檐下而已,倘若有一天,我的实力强悍到不惧怕这里的贵族规则了,我也不会忍。”

        麦小柔也是笑道:“能懂得人在屋檐下这个道理,然后抛开一些面子,那就是成熟的表现。”

        我们在这边喝茶闲聊,透过包厢的窗户看着平民街上的人生百态。

        我的那些街坊对我这个‘沉先生’客客气气,可是对他们店里干活的奴隶却又是另一番的嘴脸了,那些奴隶在繁重的工作面前稍有懈怠,他们就挥着鞭子打了过去。

        而那些被打的奴隶只敢努力干活,却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至于我们茶楼的几个奴隶伙计,自从我接手这里后就要好了很多,他们的工作也不是很重,任青也在我的吩咐下很少打他们。

        任青也在私下问我,为什么对那些奴隶那么好。

        我告诉任青说:“我们茶楼要的气氛是就安静,若是那些奴隶遍体鳞伤,反而失去了喝茶的儒雅,所以他们身上没伤,我们这里气氛就越好,喝茶的客人也就越多。”

        任青当时勉强相信了。

        可后来证明,我的这些话还是有些道理的,来喝茶的平民,都是一些性子较为温和的人,他们虽然恪守平民和奴隶的规则,可也是那种很少出手去打的人,我们这里安逸、祥和气氛反而让那些人越发喜欢到这里喝茶。

        我们的生意也是比以往好了一些。

        不过今天故无一闹,店里就显得有些冷清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我和麦小柔、南宫娊枂才离开茶楼。

        正好我们离开的时候,那块牌匾送了过来,我就笑道:“不错,挂起来,我估计那个故无还会来砸。”

        “记得,这牌子他想砸几块,就给他砸几块。”

        任青一脸诧异道:“沉先生,我们背后有云崖少爷,我们要不要通知他一下。”

        我摇头说:“不用了,这件事儿云崖少爷那边肯定已经知晓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不给对方动手的机会就好了。”

        “若是对方真的要拆茶楼的话,那就给他拆,我们再重建便是了。”

        听到我这么说,任青就摇头说:“不好吧,我们就这么忍着,那故无纵然厉害,可我们平民街也不是一定要怕他的。”

        我举手道:“好了,挂好牌子,别的按照我说的做。”

        任青只好不再说话了。

        在我们回住处的时候,麦小柔就问我:“陈雨,你心里已经有了对付那故无的法子了吧?”

        我道:“算是吧,我会让他自食恶果。”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7/7108/164487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