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尸命 > 第988章 剑盟

第988章 剑盟

        听到南宫娊枂的声音,我们一起往那边看去,我更是快走几步去看南宫娊枂指的那块石壁上到底有什么。

        到了那边,我就发现在那石壁上刻着一只眼睛,那眼里满是斑驳的点状,我一下明白,那是在描绘星河之眼。

        星河之眼来源于极元鯓龟,而极元鯓龟和我的创世天书,和本源世界又有着莫大的关系,在这里发现这只眼睛,这是不是说明,那次奴隶起义和极元鯓龟也有着很大的关系呢?

        此时天汩也是凑了过来,他看了一会儿惊讶道:“星眸?”

        我问:“你认识这只眼睛?”

        天汩道:“自然认识,这是本源世界的罪恶之眼,据说拥有这个眸子的人,都要被杀掉,这是本源神的命令!”

        我问为什么。

        天汩道:“听说曾经有一个拥有星眸的人,窥探到了本源神的一个大秘密,从而触怒了本源神大人,进而导致整个种族被灭,不过那个种族被用一种特殊的方法保护了起来。”

        我慢慢地说了一句:“创世天书?”

        天汩惊讶道:“看来你对自己的前世也知道一些了。”

        我说:“我只知道,那创世天书是在本源世界的我写的,对我的身份,我还不是很了解。”

        天汩道:“我也不能说太多,我只能告诉你,创世天书救了星眸一族。”

        我知道,星眸一族就是极元鯓龟。

        极元鯓龟并不是盘古世界东西,而是我被从本源世界带过去的。

        或许盘古世界的很多东西,都是我从本源世界带过去,然后在那边慢慢演化成新物种了吧。

        天汩看了看那只眼睛道:“神格的人在这里毁掉了很多东西,为什么偏偏把那只眼睛留在这里呢?还有星眸的人,难道也参与了奴隶起义了吗?”

        我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我心里却是在猜想,或许奴隶起义和那只眼睛并没有关系,那只眼睛也不是奴隶起义的人刻下的,而是神格的人在探查玩这里后留下的记号。

        只是这个记号的含义

        我开始有些迷茫了。

        天汩又道:“好了,别管这些了,我们是来这里避难了,等过些日子外面变得太平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在那里我们再待一段时间,然后想办法离开剑域世界。”

        我好奇看着天汩问:“还去一个地方?什么地方?为什么要离开剑域?在这里我感觉有源剑的庇护,还比较好,如果去了其他的世界,不是更麻烦吗?”

        天汩道:“我领着你们去神格所在的小规则世界,那里你们更安全。”

        神格所在的小世界?

        天汩这么一说,我还是有些真的想去了,我很想去看下那个所谓的格主到底是何须人也,是不是祸种意识的思念呢?

        此时麦小柔在旁边道了一句:“那个源音也来过剑域世界,还给陈雨弹了一曲,如果要之音陈雨去神格所在的小规则世界,源音直接引着陈雨过去岂不是更合适吗,更方便吗,为什么非要你呢?你的实力”

        天汩笑了笑说:“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源音之所以不能带陈雨走,是因为陈雨受到源剑的青睐,如果带走陈雨,势必让神格和吉剑域矛盾计划,甚至引发战争。”

        “神格可不想和剑域开战,虽然神格的格主很强。”

        “如果换做是我带你们走的话,那就不一样了,我是剑域的人,我如果能够挣脱剑域小世界规则对我命运束缚,完成了这次任务,那我就等于是完成了一次壮举,一次挑战剑域规则的壮举,源剑大人就只能把怒火施加在你身上,无法牵连到神格。”

        我!?

        听到天汩这么说,我就不由苦笑,说实话,我还不想得罪源剑,毕竟目前来说,我并没有感觉源剑是什么坏人。

        我甚至觉得我们没有必要逃离剑域的小规则世界。

        我正在这么想的时候,咒行虫就对我说:“圣裁所的人肯定会再派人来杀你的,你留在这里并不能得到源剑的多少保护,源剑把你留在这里,只是为了测试你的器量,说到底,他不是在保护你,而是观察你,研究你,如果你身为一只‘小白鼠’,还觉得源剑挺好的话,那你就继续在剑域的小规则世界中待着吧。”

        听咒行虫这么说,我也是一下醒悟了过来。

        身为小白鼠,我的确是该逃的。

        想到这里,我就自己笑了笑。

        天汩那边不知道我在笑什么就问我:“我们都这处境了,你还能笑得出来,不错,有气魄。”

        我道:“你不是一样能笑的出来吗,从离开北青城道进入这石洞空间,你笑的并不比我少啊。”

        天汩道:“因为我在挑战命运,完成一些不可能,所以我心里很开心。”

        我问天汩:“对了,过几天我们要先去的那个地方到底叫什么,又是一个怎样的组织,他们能够送我们离开剑域吗?”

        天汩道:“我们先去的那个地方叫剑盟,是一个奴隶组织,他们正在秘密的谋划奴隶起义,而且他们的力量不小,他们之中的奴隶首领可是要比所谓的奴隶之王鹫夷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才是名副其实的奴隶之王,只可惜那个人身份极其隐秘,剑盟成立已经很久了,而且悄无声息的壮大,整个北青城的,乃至整个剑域外世界的贵族都毫无反应。”

        “或许等有一天他们醒悟的时候,剑盟已经完成了起义的壮举,而义军首先要攻下的城市的北青城。”

        听到天汩这么说,我不由好奇道:“这一切都是神格策划的吗?”

        天汩道:“陈雨,你为什么老是怀疑神格呢,我可以向你保证,这并不是神格的策划,这一切都是剑域世界的奴隶自发组织的,这仿若是一个循环,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个奴隶的诞生,然后带领着所有的奴隶去反抗,他们要推翻贵族的规则。”

        “建立一个新的小规则世界,只可惜这并不容易。”

        我问:“天汩,那些大贵族都没有觉察,你又是怎么发现的呢?”

        天汩笑了笑说:“并不是我发现的,而是那个奴隶找到了我,然后告诉我了这一切,他说,将来我如果想要逃离剑域世界,可以去找他,他能够帮我。”

        “他好像已经看透我的命运。”

        在剑域世界中能够看透命运规则的人应该没几个吧,除了剑域,我觉得其他人应该都不会看的很透彻。

        所以天汩这么一说,我就好奇问:“本源世界的相师?”

        天汩点头说:“可以这么说吧,他很强,我只是没想到这一切来的这么快。”

        同时天汩又道了一句:“神格也好,剑盟也罢,他们都找到我,就说明我的命运是特殊的,我不应该庸庸碌碌死在剑域世界中,我应该去干一番大事,而这件大事,就从把你带到‘神格’开始吧。”

        我没有说话,天汩却是说的热血澎湃。

        而我总觉得,那个奴隶和神格,好像都在利用天汩,在利用他的梦想。

        我这么想的时候,天汩就问我:“陈雨,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要帮你当成我梦想的开始。”

        我点了下头。

        天汩继续道:“因为你在本源世界的身份太过惹人瞩目了,你也好,盘古也罢,你们都是我的偶像,我想成为下一个你们,为了不向这命运屈服!”

        听到天汩这么说,就更好奇我和盘古在本源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了。

        剑盟?

        那里的那个奴隶,会不会是源剑点拨的那个人呢?

        如果是,那整个事件都是源剑导演出来的,那所谓的起义恐怕也要以失败而告终。

        如果不是,那就有好戏看了!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7/7108/162397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