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鬼仙途 > 第363章 阖家团圆

第363章 阖家团圆

        玉缺早已等得不耐烦。

        这一日,他又一次对染焰抱怨道:“焰儿,你说你娘是不是死在外面了?这都一千年过去了,她怎么还没回来?你看,你们兄弟都快成仙尊了!她就一点不担心你们?”

        染焰苦笑。“叔父,对于仙人来说,一千年,只是一个很短很短的时间。”

        “还短?我都等到沧海桑田了。”玉缺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染冰道:“你可以不等。”

        洛洛说:“我娘亲根本不稀罕你等。”

        “焰儿、冰儿、洛洛,你们说得都对。”门外,安闲俏然而立。流仙光华从她身后倾泻下来,把她的秀发和一身神铠,映照得闪闪发光。

        染焰、染冰和洛洛呆了一呆,齐齐飞奔过去。“娘亲!”

        “乖宝贝儿,娘亲我回来了!”安闲想要拥抱所有的孩子,但染焰、染冰已经是英俊小伙了。她只能把依旧是孩童模样的洛洛抱了起来。“你们猜,娘亲给你们带了什么回来?”

        玉缺无比羡慕嫉妒恨地瞪着洛洛,说:“还能有什么?肯定是神格碎片了。为了几枚神格碎片,也值得你丢下孩子一千年不回来?你怎么当娘的?难道你不知道,等一个人,是件多痛苦的事情吗?”

        安闲眨眨眼,问染焰、染冰。“儿子们,这谁啊?”

        染焰和染冰极有默契地齐齐摇头。

        染冰说:“不知道。”

        染焰说:“可能走错门的吧。”

        玉缺:……

        洛洛双手勾住安闲脖颈上。“我不要神格碎片,我只要娘亲!娘亲,我们的父亲离渊呢?”洛洛望着玉缺,挑衅地挑挑眉头。

        离渊从安闲的身躯之中,分离出来,把洛洛从安闲身上摘下来,放在地上。“洛洛,你都快两千岁了,就别装嫩了。”

        玉缺、染焰、染冰和洛洛齐齐震撼了。

        刚才,若是他们没有眼花的话,离渊不是化作一道流光,从安闲体内飞出来的,而是,从安闲的身体里分离出来的,就好像两块重合在一起的饼干,向两边拉开,一变二。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安闲与离渊已经完全融合了,彻底合二为一了!

        洛洛看向玉缺,质疑道:“这就是同心结的威力?”

        玉缺惊慌、茫然、懵圈儿。

        这绝不是同心结的力量。

        离渊笑了,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玉缺。“同心结?我怎么会对安闲用同心结?我只是占用了安闲的心,与她共用一心而已。不过,我现在也可以和她共用一身了。玉缺,你应该懂的,对吧?”

        玉缺如遭重击,踉跄了一下,向后退去。

        他当然懂。

        曾经,他也被离渊融入体内,与离渊共用一心,共用一身。然而,他选择了背弃,逃走。他逃走时,损害了离渊的心。

        安闲却傻傻地把她的心给离渊了,更傻的是,她连她的肉身也不在乎了。

        染焰和染冰紧张起来。“娘亲,这样好吗?”

        安闲双目一凝,眉心光华一闪。

        一个身穿大红嫁衣的女子从安闲眉心飞出来。刚飞出来时,还只有半尺高,落地时,却已经与安闲一般高矮了。除了穿着打扮不同,她与安闲一模一样。

        “娘亲,你的魂体完全转鬼修了!而且,已经到了上神级!”染焰惊呼。

        洛洛直接惊倒。

        染冰嘴巴张大得能塞下个鸡蛋。

        新娘说:“我的肉身都已经神主级了,我的魂体到了上神级,再正常不过了,有何惊讶的?”

        玉缺突然喊道:“离渊,我要与你决斗!”他拔出了他的剑。

        离渊摇摇头,转身融入了安闲体内,消失不见。

        安闲冷哼一声,新娘回归体内,打开了鬼门。“玉帝陛下,要打可以,咱们出去打。”

        玉缺说:“我不和你打,我要和离渊决斗!”

        “就你?都不需要离渊出手。这儿有许多神灵想要与你决斗呢!”安闲指了下鬼门处。

        一个接一个的神级鬼族从鬼门中飘然出来。

        “忘州、柳川、游痕……百清!”玉缺一个一个地喊出他们的名字。

        忘州,曾经的鬼界尊主。

        柳川,曾经的魔界尊主。

        游痕,曾经的仙界尊主。

        百清,神界尊主。玉缺、素心曾经的主子。

        玉缺喊道:“你们竟然都没死?没去轮回?”

        百清道:“我有大仇未报,怎敢就死?我若轮回,你和素心一定会趁机打得我魂飞魄散。玉缺,你的第一个对手,是我!”

        玉缺道:“很好!我也早想找你算账了!”

        百清就要飞出去与玉缺单挑。

        岳鹏走出来,大喝道:“没规矩!谁允许你们单打独斗了?我们是军队,军队要讲究团结一致!要打,就叫齐兄弟们,一起上!谁若违令不尊,逞能单打独斗,伤了自己,本帅必定会禀告陛下,请陛下封了他的命魂,不囚禁个几万年,绝对不让他再出来。”

        百清讪讪退下,对玉缺摆手,说:“我不和你打,我打不过你。我去收拾素心。”他化作一缕青烟,正跑去找素心算账了。岳鹏说了,单打独斗,自己不受伤便可以。

        玉缺要去追。一群鬼神拦在了玉缺面前。

        洛洛找到了好玩的事情,他飞到诸鬼神面前,说:“玉缺,我和我的兄弟们,就在这里,你要不要来战?”

        玉缺一看,这是一大群鬼,各个修为都在神级以上,少说也有上千。他自问,战也不是不能战。可打完之后,多半是两败俱伤的结局。他只想揍离渊,不想伤了安闲。

        “安闲,你就这样护着离渊?”玉缺问道。

        安闲道:“我不是护着离渊,我是护着你。我怕把你打死了,焰儿和冰儿会哭鼻子。”

        染焰和染冰齐齐垂下头。

        雾华兴冲冲从外面跑进来,“妹妹——”他看到了诸鬼,骇到了!紧随雾华而来的小白,一进门就趴下了。好多好厉害的鬼,把小白给吓坏了。

        洛洛把小白提起来,说:“别怕,这些都是我家的兵!以后谁要欺负你,告诉我,我带上他们,去帮你报仇!”

        雾华呆怔了片刻,就由衷地笑了。“真好!真好!”这样真好,再也不会有人能欺负安闲了!他原本一直担心着,怕安闲回来被玉缺欺负。

        现在被欺负的,明显是玉缺。

        玉缺快要疯了。为什么?为什么他这么努力了,这么强大了,却依旧没有在她面前大显威风的力量?

        安闲拉住了雾华的手。“哥,我回来了。”

        雾华眼圈一红,泪光闪闪。“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她说的是“回来”,而不是“我来看你了。”

        “回来”,说明她把这里当家。她没把自己当客人。

        “哥,我饿了,你请我吃大餐。”安闲又说。

        “好!哥带你去吃大餐!”雾华牵着安闲的手,往外走。

        玉缺要去追,却被诸鬼拦了回来。他对着安闲的背影大喊:“离渊,你有种就出来给我决斗!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本事。”

        离渊的声音悠悠传来。“玉缺,我不是害怕和你打,我是害怕伤害到我的妻子。你知道的,我与我妻子共用一心。”

        “混蛋!”玉缺大骂。他宁愿离渊对安闲用的是同心结秘术了。

        一道波光闪过,玉缺消失不见。

        诸鬼无法捕捉到玉缺的去向,只得进入幽冥界中待命。

        洛洛、染焰、染冰和小白则去追安闲和雾华。

        人仙台最大的仙神酒家。雾华要了最奢华的包间和店中所有的仙菜神肴,以及最好的神酒。

        很多年前,他卖光的所有,就想请安闲大吃一顿,却被人踢翻了饭桌。

        如今,他终于能好好请她吃饭,她想吃什么,都可以。

        不过,雾华的好心情,很快就被破坏了。

        玉缺突兀地从虚空中走出来,坐在了安闲和雾华中间,自己拿了碗筷出来。

        安闲一眼瞪过去。玉缺给她瞪回来,他说:“我要和我儿子们一起吃饭。”

        安闲看向染焰和染冰。染焰和染冰都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她。

        离渊把斟满了酒的酒杯递给安闲,说:“今天是我们阖家团圆的日子。安闲,你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和事而烦恼。”

        玉缺一副没听出来离渊在说他的样子,他给自己倒了酒,说:“焰儿、冰儿,今天你娘亲回来了,我们一家四口终于团聚了,来,我们干一杯!”他把酒杯举起来。

        安闲很想把酒杯给玉缺砸脑袋上去。

        染焰和染冰看看安闲,再看看玉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玉缺的手就僵在了那里,他摇晃着杯中酒,冲染焰、染冰挑眉。

        染焰和染冰扛不住压力,终于还是端起了杯子,不敢与玉缺碰杯,只是对空晃了一下,算是回应了,就赶紧把酒喝了。

        哥俩喝完酒,都不敢看安闲的脸色了,埋着头,努力吃菜。

        安闲的脸色确是很不好看。

        雾华赶紧岔开话题,他说:“妹妹,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我一会儿把屋子收拾一下,你住楼上好不好?”

        安闲点点头。“嗯。”

        洛洛就欢呼起来。“太好了,我可以一直和小白在一起了。”

        玉缺冷笑道:“洛洛,你别高兴得太早。以你家主子这修炼速度,再过千年,必定破界而去。”

        雾华大惊,看向安闲。“破界而去?妹妹,你要离开六界?”

        安闲看了一眼离渊,说:“嗯,离渊要在界外才可以修行。不过,哥,你放心好了。我若要走,一定会带上你的。”说完,她又觉得这话有些暧昧,连忙补充道,“你如果也想去看看三千世界的话。”

        雾华热泪盈眶。“好!一言为定!妹妹,无论你去哪里,我都要跟着。你若不在,我一个人,活着也没意思。”

        洛洛飞扑到小白身上,抱着小白。“太好了!我再也不会和小白分开了!”小白嘎嘎地笑着,原地转圈,也是激动万分。

        玉缺说:“焰儿、冰儿,无论你俩去哪里,都别忘了带上我!知道吗?别留下我一个人。”

        染焰和染冰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对,只能尬笑。

        安闲:……

        离渊拿起杯子,干了杯中酒,目光意味深长地从玉缺和雾华身上滑过。他对安闲说:“现在空了,我们得好好去找老朋友们聚一聚。”

        安闲说。“嗯。独孤前辈,是一定要去看看的。还有苏璟师兄、王晟师兄……”

        洛洛打断了安闲。“娘亲,你去看我爹吗?”

        安闲莫名。“你爹?”

        “对啊,我爹无疆啊!你前世的夫君,这一世的老祖宗。”

        (全书完)

        作者按:

        写这本书的时候,我的心一直在隐隐作痛。

        因为安闲对爱情始终是失望的,我一直想把她已经死了的心写活,却发现,人可以重生,心却难以重活。对爱情绝望的人,已经不再渴望爱情。就好像很多再婚家庭,其实也不过是彼此凑在一起,互相取暖,再也不谈爱情。好的,能相扶相持;不好的,竞相为各自的子女争夺家产。

        我知道,很多亲可能都不会满意这样的结局。

        你们渴望的完美,很抱歉,在这本书里,我依旧没办法给你们。

        我想,我大概已经失去了那颗少女的心,对爱情再无天真的幻想,不再相信世界上有美满的爱情,只相信,生活。

        爱情很难美满,但,生活一定可以。只要我们用心经营,总能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

        所以,新书,我发了男频,写的是一个男生穿越到异界大陆,努力经营自己的小日子的故事。

        我写的时候,感觉很畅爽,大概是,我终于挣脱了爱情的枷锁。

        新书,不会以情情爱爱为主线,而是以事业为主线,我会力求写得轻松、愉悦。

        希望书友们能继续支持我!

        《天衣圣手》,快快加入书架吧!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6/6649/129551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