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命娇惯 > 第32章 打赌,我等你

第32章 打赌,我等你

  见他脸色立刻变了,把鞭子握得咔咔响,我想他这么多年不仅没老,而且还是这么不喜欢别人说他丑。当年,就是因为我说他是“丑八怪”,他把我的后背抽开花了。

  “哦!”我装作说错话似的摆手道:“我是说,你那面具太丑啦!”

  他脸上黑白难辨,更加难看了。

  “林兄莫怪,童言无忌。”云霁寒摸了摸我的脑袋,我抬头吐了吐舌头,对“狐狸”说:“抱歉。”

  瞧“狐狸”对云霁寒恭敬的样子,定是知晓云霁寒身份,他说道:“哪里哪里,令妹真是天真单纯。”

  这时,观众席上传来一阵欢呼,他把视线放在了台下,说:“风兄来得正好,今日这场,当真刺激。”

  听他一说,我也把视线落在了格斗场内,看着曾经自己的绝命之处,又有一波奴隶在里面进行着生死战,而这一夜里,只能有一个奴隶活到最后。

  场上已经倒着许多尸体,场上还剩下四个奴隶,其中两个奴隶人高马大,身材魁梧;一个身材瘦削。瘦奴隶靠在笼子上,肩膀上一把刀正切在上面,鲜血如注,而他手里的刀已经刺进另一个奴隶的胸膛。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算不上聪明。那两个倒是值得赌一赌。”

  “狐狸”对云霁寒说:“风兄,赌一个?”

  云霁寒视线落在格斗场上,却还在不停地为我暖手,他微皱着眉头问:“林兄意下如何?”

  “哈哈!怎么都是我赚了,哪一个都无所谓。”“狐狸”回道,“风兄尽管赌,我出五千两给风兄玩儿。”

  云霁寒低头,对我说:“选一个?”

  我想,反正也不是我们自个儿出钱,那就不用担心赌输了。我瞧着那两个大个儿奴隶把那个受伤的奴隶踩在脚下,那奴隶眼里却静得像茫茫雪原。想到自己曾经的死状,我把手指向了他。

  “他。”我说。

  “好,就他吧。”

  云霁寒冲着长生使了个眼色,奖赏似地吻了下我的额头,长生便从袖中掏出了一大叠银票。

  不是有人愿意给我们买单吗?云霁寒干嘛自掏腰包?

  我转头冲云霁寒撅噘嘴,表示不满。云霁寒捏了下我的鼻子,说:“借你点儿好运。”

  我的眼睫微微煽动了两下,心头泛起微澜。

  “看来,风兄今日要失算了!”“狐狸”狡黠地笑了。

  听了他的话,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得不对了,还是酒喝多了,我从云霁寒怀里跳出来,信誓旦旦地说:“若是我们今日赢了,这奴隶你白送给我们,你可敢赌?”

  “狐狸”猛一愣,突然“哈哈”地笑个不停,好似我说的是个多么搞笑的笑话似的。

  “傻丫头!哈哈哈!”他笑得莫名其妙,我只能悻悻坐下,不明所以。

  “噗!”

  有鲜血喷溅的声音,场上有一瞬间的沉静,众人又一阵唏嘘,我立刻直起身子往格斗场里望,一个大个儿奴隶捂着脖子痛苦地倒在死人堆儿里,而那瘦奴隶脚下,竟踩着另外一个大个儿奴隶的脑袋,他俯身一刀刺进那奴隶的后背,奴隶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了。

  “这不是赢了吗?”我镇静地说。

  可那“狐狸”却更得意了!

  “啪!啪!啪……”

  人群们疯了一样拍手,而且拍手的人越来越多,有小厮托着托盘在格斗场一周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托盘里是堆成小山的银票和一锭锭金银。

  “赌输的客人们,还没玩够呢!”

  “狐狸”站起身,走出珠帘外,人群立刻安静下来,只见他举着鞭子,甩了几下。

  “好!”

  “好啊!太刺激了!”

  “来来来!压上!压上!”

  “这小子叫我输了银子,我得看他怎么死的!”

  众人议论纷纷,欢呼声不断,一个个赌徒们红着眼,在这充斥着血腥味的地方肆意叫嚣着。

  我从未见过如此场面,转头不解地看向云霁寒,云霁寒同样低头看我。

  “三哥,我不懂。”我下意识地握紧自己握着的云霁寒的衣袖。

  其实心底已经有了几分猜测,却不愿相信,人性可以恶到这种程度。

  云霁寒抚着我的头,问:“你真心想要他?”

  我沉默半晌,说:“我不想他死。”

  云霁寒说:“那就要看他有没有这个福气了。”

  意思就是,他不管。

  我咬了下唇,起身离开了坐席,掀开珠帘,我看到格斗场的闸门缓缓打开,一头狮子走了出来。人兽斗?就算是个武艺高强之人,也未必敌得过,更何况那奴隶身上早就遍体鳞伤。

  一抹红影靠近了我,低头用渗着血丝的声音对我说:“你可以把他的尸体带回去。”

  我主动离他三尺远,他身上的血腥味比从前还重,令人作呕。

  “狐狸”却又靠过来,说:“你很怕我?”

  我双手捏成拳头,尽量压抑住恐惧,说:“你体味太重,跟狐狸似的。”

  “嗤!”他抱着拳头,道,“还真是亲兄妹啊!说话都一个德行。”

  见我又退了几步远,他说:“好啊!他若是能杀得了这狮子,我何必吝啬一个奴隶!不过……”他回头瞅了云霁寒一眼,又说:“若是你输了,得亲我一口!”

  “本姑娘对老妖怪不感兴趣!”我故意把老妖怪三个字咬得特别清晰,见他气得直磨牙,我心里不知道有多么强烈的报复的快感!

  “狐狸”回头瞄了眼云霁寒,见他低头饮酒,便轻挑了下我的下巴,咬着牙说:“傻丫头,你是不是觉得我拿你没辙?”

  我不理他,甩过头,盯着笼子里那个瘦奴隶,他单膝跪在地上,一手执刀撑在地上,刚才受伤的肩膀还在汩汩地淌血,他的头发披散着,此刻正低着头看着地面,不知在想什么。

  “喂!”我冲着里面的瘦奴隶喊了一声。

  没想到他真的听到了,毕竟周围环境嘈杂,他转头,沉静的眼找寻了须臾,便定格在了我身上。

  耳力真心不错!

  我一把抢我“狐狸”腰间配着的酒袋,不等“狐狸”动手来抢,我已经把它丢进笼子里,正好丢在那人脚下,我冲着那奴隶笑笑,又把两手拢在嘴边,冲着他喊:

  “我等你啊!”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49/49997/4570622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