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腹黑女帝择夫记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真的假的,不可能吧

第三百二十九章 真的假的,不可能吧

  服侍官抹了抹眼泪说,“十几天前,军营新招了一批士兵,新兵中有一个私下里就传播安乐公主的消息,甚至还说帮助安乐公主夺回王位就能有封赏”,当然服侍官没把继续听从易王就是助纣为虐的话说出来,服侍官继续说,“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最后军营里很快就传开了,说是要听从安乐公主的,一时间大家都不愿意听从将军的指挥了”。

  易王眉头皱成一个川子,他暗忖,“这人难道是梅川?一定是,只有她才能有这个蛊惑人心的本事”。

  “那虎符之事是怎么回事?”虎符都是分成两部分,一半在驻军将军手中,一半在另一个地方,要出兵必须要两部分虎符严丝合缝才行。

  光州城外的八万驻军的虎符一半在将军手里一半在知府裴禾手里,易王把虎符交到裴禾手里就是因为裴禾做事谨慎小心,裴禾又是他信得过之人,易王赋予裴禾在特殊时期调兵遣将的权力,为的是防止剑南道突然出兵对付京城,可是谁会想到这次剑南道没动,自己的军队反倒把刀子对准了京城,听起来似乎有些讽刺。

  “虎符,将军验过了,严丝合缝”,服侍官赶紧说,“虽然虎符合得上,但是将军不相信裴大人已经投敌了,为了拖延时间,将军说要等和裴大人确认后再发兵,可是一,直接就把将军给杀了”。

  怎么可能严丝合缝呢,易王不解。每个虎符都是出自不同工匠之手,暗处的纹路从来没有一样的,就算是造虎符的工匠有意仿造,可是也不可能造出完全一样的虎符,因为每一对虎符造好后模具就会被当场销毁。易王心里生出杀意,对门口喊道,“把裴禾给我带来!”

  裴禾是易王的心腹,手中又有可以调动的八万大军,那绝对的是易王可信之人。为了报答易王的知遇之恩,裴禾三天前就到了京城,面圣之后就去了春香阁,此时,正在被窝里的裴禾还不知道光州城发生了什么事呢。

  裴禾被禁军从春香阁的一个床上拖出来,头发凌乱不堪,在禁军的催促下,他身上只来得及套上一件长袍,里面的棉袄也没来的穿,刚出大门就被冻得瑟瑟发抖。

  一名禁军给他牵来一匹马让他上去,裴禾这时从刚才的惊恐中恢复过来,指着这名推搡他的禁军大骂,“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光州的知府裴禾。我是陛下最信任的地方官员,手中握有八万精兵,你们奉谁之命而来,我定让他付出代价”。

  马蹄嘚嘚,五名跨在马上的禁军纷纷向两边移动流出一条道。栗色高头大马毛色锃亮,包着白色铁皮的马辔头闪着寒光。马上端坐着一个亦是白甲白盔白披风的高大男人,男人上身几乎纹丝不动,只是小腿随着马儿的前进轻微晃动几下。

  裴禾看出来这个禁军应该是这几个人的头,他冷眼看向这个走到他面前的禁军头领,用责备的口气问,“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要是陛下知道你们对我不敬恐怕你们小命不保”。

  马上的男人把头盔的面罩往上推起,露出一张俊朗的脸,不过脸上没有裴禾想看到的害怕,而是冷淡和鄙视,“就是陛下要见你”,男人放下面罩。

  “带走”,男人转身。

  “是,指挥”。

  “不,你们一定是你弄错了”,裴禾大叫着挣扎不肯上马。

  自己为官几十年,从来都是易王的心腹,易王昨天见他还和他说了不少事情,怎么可能今天就来抓他呢,这一定是弄错了,一定不是陛下要见他,这是个阴谋。

  裴禾大叫,“我要见陛下,你们不能把我带走”。

  离开的男人背对着裴禾抬起右手,裴禾身边的禁军立马明白,抬手给了裴禾一拳,裴禾只觉得头脑一阵发懵,眼前冒出很多绕圈圈的金色星星。就在裴禾要倒地时,另外一名禁军一把拎起他的后衣领把他提起来,另外一个把裴禾的手绑在了身后。

  裴禾回过神,嘴里的麻木过后开始变得痛起来,血腥味涌上心头,他啐了一口,血水中混着几颗白色的碎骨头,裴禾知道,那是碎掉的牙齿。

  两名禁军把裴禾扔到马背上,像口袋一样横在上面,随后一名禁军上马,这名禁军每踢一次马刺,膝盖都会撞到裴禾肿痛的脸上。

  ……

  裴禾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满脸乌青的被带到易王面前,裴禾的心彻底死了,因为真的是易王要见他。

  原本以为易王会救他,可是没想到下令的就是易王,裴禾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他知道得罪了易王的人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

  易王看着裴禾像个鸟窝似得头顶,声音变得如同寒冬的雨滴般,字字砸在裴禾绝望的心上。易王问裴禾,“光州八万大军是我放在内地的一把利器,而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居然把它拱手让给了叛军!”

  裴禾一听似乎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他双手缚在身后,只好用双膝代足向前跪行,他到易王脚前停下,抬起惨不忍睹的脸,他委屈的告诉易王,“臣精心管理光州和八万大军,从来不敢有任何放松,一定是叛军传来的假消息,让陛下杀了我,他们就能让大军乱起来”。

  说完,裴禾露出确信的眼神,他真诚的看着易王,“臣愿意为陛下去死,又怎么能把大军交给叛贼呢,请陛下明查!”

  这时一个身披黄色半披风的禁军拿来一个小盒子,带着绿色铜绿的小盒子上还锁着一把黑色锁。裴禾看到盒子立刻跪直了身体说,“虎符还在,张将军一向忠心耿耿,就算我不在光州,大军也不会出现问题的”。

  易王示意裴禾打开盒子,禁军立刻拔刀把裴禾手腕上的绳子割断。裴禾面露欣喜的把一把闪着白光的钥匙从项链上取下来,然后把禁军手中的盒子打开。

  他轻轻打开盒子盖,小巧黑色彰显权力和霸气的虎符呈现在他眼前,裴禾舒了口气,他想一切都会恢复的,只要活着,少几颗牙算什么,就算是牙都没了他还是那个手握重兵的裴禾。

  身着黄披风的禁军把盛有虎符的盒子递到易王面前,易王把虎符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后放到身边,他问裴禾,“除了你还有谁见过虎符?”

  “钥匙一直在臣的身上,平时臣都是把虎符放在卧室里,从来没让人看过,就算是臣的内人也没见过”,裴禾疑惑的看着易王,“大军真的投靠叛贼了?”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45/45751/652190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