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曲挽歌醉凉臣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理阴影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理阴影

  看到聂挽歌如此可怜又无助的模样,他的心简直痛得都要滴血。

  他家的小猫儿平时连打个喷嚏,自己都要心疼半天,这个禽兽不如男人居然如此的折磨她。

  看着他满身是血的模样,蒋臣恨透了之前的自己。想都不用想,这一次的幕后主使就是那个姓陈的。还不如当时顺手帮了人家一把,说不定也不会酿成现在这个局面。

  蒋臣根本就不想给面前这个男人一点活命的机会,他的眼神比冰窟还要冷上三分,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他虽然不想脏了自己的手,可是必须要惩治这个伤害了聂挽歌的男人。

  他的手上顿时出现了一片黑气,就像是一双黑色的手一样狠狠地箍住他的脖子。

  不过看到了聂挽歌一身鲜血的模样他心疼得更加厉害,隔空就从那男人的手中抢过了匕首。

  就在这一瞬间,匕首就像是下的冰雹一样,从头到脚把他的身体划了一个遍。

  既然让他家的小猫儿受到这样的折磨,那他就会相应的受到千百倍的疼痛。

  那男人疼的不行,可是却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蒋臣就用刚才从他手中夺过的匕首用力一挥,就正中他的下放。

  蒋臣想在他临死之前还要把他作为男人的权利彻底剥夺,鲜血从他的裤子处不断地流淌,很快就染红了。

  蒋臣也懒得再看他,刚才那股黑气就这样狠狠地把他掐住,不到几秒钟他就彻底咽气。

  聂挽歌浑身上下都是血,眼睛还在被蒙着,手也被绑在身后,浑身不住地颤抖着,可见她有多么的害怕。

  可是她身上除了外面那件衣服被撕破之外,里面都还是好好的,蒋臣知道她为了捍卫自己的清白,一直在和对方拼命。

  蒋臣第一时间就是想抱着她尽快离开,她身上的这些伤口不能再耽误,千万不能被细菌感染。

  哪知道一个疏忽忘记摘下她眼睛上蒙住的布料,却被她狠狠地踢了一脚。

  “走开,走开,你别靠近我……”

  蒋臣急忙解开她手上绑住的绳子还有她眼睛上遮挡着的东西,然后用最温柔的声音安慰着她,告诉她不要害怕。

  可是他还是来的晚了一些,因为现在聂挽歌的神智几乎是有些不清楚,除了紧紧的抱着自己,嘴里不断的喊着不让任何人靠近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动作。

  蒋臣白色的衣服很快就被她身上的鲜血所沾染,流出来这么多血,也不知道她究竟会有多痛。

  聂挽歌其实是最害怕疼痛的,之前扎个屁股针就会让她疼得龇牙咧嘴,现在她脸上,胳膊上,腿上,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有被刀刺破的痕迹。

  蒋臣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然后用力的裹紧,让她能够温暖一些。

  大约是闻到了这熟悉的味道,所以聂挽歌没有刚才那么抗拒了,不过也只是睁大了眼睛,陌生又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包括蒋臣。

  不管他如何喊着小猫儿,聂挽歌都没有一点反应,唯一不变的是她的身体还在不断的颤抖。

  蒋臣并没把她带到医院去,因为这些医生的水平他实在是不太敢相信,而且现在聂挽歌也害怕碰到其他人。她这个模样,恐怕碰到任何生人都会比现在更加严重。

  现在他只信得过后卿,所以又把他叫了过来。

  那家伙刚过来的时候还一脸无所谓的态度,可是看到床上躺着的人,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身都是血,究竟是谁能把她伤成这个样子?”

  蒋臣不说话,只是示意他抓紧治疗。不过他也只能给聂挽歌探一探脉,看她有没有受到什么内伤。

  至于皮肤上的伤口还要看位置在哪里,如果是太隐私的地方,还是需要蒋臣来给上药。脸上和胳膊上的伤口还是由他处理比较好,因为都比较重。

  “到底是哪个该死的居然敢对小妞儿下这样的重手?她脸上的伤非常重,如果不好好治疗,恐怕会落下终身的疤痕。”

  最关键的是,现在除了蒋臣靠近她不会让她有任何激烈的反应之外,就连后卿想要接近都没有办法,更何况是碰她一下。

  她就这样安静的坐在床上,一声不吭。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然后头紧紧地埋在腿和身体之间,而且浑身还在不断的发抖。

  “现在这种情况看起来不妙,我就连给她把脉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是处理她身上的伤口。就小妞儿脸上的那个伤,如果再不治疗的话,恐怕就真的晚了。”

  蒋臣虽然对医术这方面不是很通,但是明眼人就能看出来的问题他还是知道的。

  刚才聂挽歌差一点精神就要崩溃了,所以现在没有恢复也算是正常现象。

  她的头发乱蓬蓬的被披在身后,脸上都是血痕,衣服也都不是完整的,就连后卿都觉得有些心疼,更何况是蒋臣。

  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已经麻木了,原本爱说爱笑的聂挽歌竟然连句话都不说,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蒋臣,我这里有一些药你可以拿去用,至于她脸上的伤口嘛,说不定以后也会有其他的方法。

  其实她的伤口并不是很严重,只不过是心里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你这几天就好好的陪着她,照顾她,说不定就会好很多。”

  后卿说完之后就离开了,现在聂挽歌警惕心太重,根本就不可能让他靠近,也只有蒋臣能够成为她的药。

  蒋臣看她一身伤口的模样也不能碰水,所以只能轻轻的帮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而这个过程也持续了半个多小时。

  看着她满身是伤的模样,蒋臣心如刀绞,只能用温水轻轻的擦拭着她的伤口,还要时时的盯着她的表情,就怕她会觉得疼。

  后卿刚才留下来好多瓶瓶罐罐,这都是他的灵丹妙药,除了蒋臣和赢勾要之外其他人想要都没有机会。

  聂挽歌的脸还是伤的最重的,不只是有匕首划出来的痕迹,还有被扇巴掌留下的指印,嘴角还有干涸的血迹,不知道刚才到底受了多少苦。

  蒋臣沾着药给她处理伤口,或许是因为有些刺激性所以聂挽歌偶尔会皱一下眉头,不过很快就会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

  “小猫儿,你不要怕好不好?我们现在是在家里,我是你的蒋臣。”

  蒋臣现在有些后悔,刚才就不应该那么快就弄死那个人,应该留着他狠狠地折磨,让他也尝一尝他家小猫儿受的苦!

  不过现在第一要紧的事情就是照顾好聂挽歌,等到她好一些之后蒋臣就要把没算过的帐通通算一次。

  那个姓李的既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伤害他的小猫儿,那就让他一家子作为陪葬。

  大约是太累了,所以聂挽歌的警惕心也慢慢褪去,最后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蒋臣看着她就连睡觉的时候都皱着的眉头实在是不放心,所以只能坐在床边默默地陪着她。

  她嘴里时不时地会呓语两声,但是内容都是叫着蒋臣的名字,或者是谩骂的声音。

  他知道这次对聂挽歌的影响非常大,她就连做梦的时候都在想这些,看来这件事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蒋臣知道聂挽歌已经恢复了很多关于前世的记忆,自然知道她想起来了以前的死因。

  前世她也是因为被人夺了清白所以最后觉得无法面对自己才会自杀,怪不得她就用咬舌自尽的方法想要解脱。

  同一件事情如果发生两次谁都无法接受,这一次如果不是自己来得及时,恐怕又会要失去她了。

  之前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聂挽歌葬身火海,如果这一次也是重蹈覆辙的话,他恐怕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他无法忘记那种亲眼看到自己最爱的人死在自己眼前的痛苦,还好上天垂怜,没有让他再一次经历。

  蒋臣紧紧的抱着聂挽歌,嘴里喃喃着:“小猫儿,以后我一定好好的照顾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看着她脸上的纱布,蒋臣想起了她的伤口,那个人的每一刀都是要让她毁容,所以力道也很大。

  有的地方肉都翻了出来,不是亲自感受根本就不知道有多疼。

  这一夜聂挽歌睡得也不踏实,被噩梦吓醒了好几次,最后都是蒋臣安慰着她才能入睡。

  蒋臣不敢闭上眼睛,生怕她又一次惊醒,不过这一次她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可是他却一夜未眠。

  一大早上聂挽歌就醒了,可是眼神却依然有些迷离,不过也没有昨天那样抗拒,最起码后卿来的时候她不会害怕到颤抖。

  “你家小妞儿怎么样了?伤口你一定要每天两次好好处理,尤其是脸上的,不然以后如果留疤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蒋臣恨不得一天三次的给她换药,可是看她疼的皱眉的样子还是非常心疼,他多想把这种疼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哪怕疼上千倍万倍也值得。

  “你放心,她现在精神已经好多了,你不用太担心了。”

  蒋臣只是一直盯着聂挽歌的脸,根本就没有听清后卿到底说了什么。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39/39264/478010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