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番外 同欢喜

番外 同欢喜

  大婚前,甄珩又去了初遇姜似的林间。

  正是深秋,青翠的山林变成了金黄浅红,一派灿烂。

  甄珩踩着厚厚的积叶,一步步走至那棵树前。

  他就是在这里遇到那个姑娘的。

  那日正是夏至,他记得很清楚。不是因为夏至这一天有什么特别,而是在这一天他遇到了一个特别的人。

  他以为那个从树梢跳下来的少女是山林间的妖,让他看过的那些精怪故事瞬间生动起来,为此辗转难寐,心怀期盼。

  后来他才知道她是东平伯府四姑娘,父亲对她以侄女相待。

  他以为,这是天赐的缘分。

  他与她有超脱世俗的一场相遇,又有世俗中的牵扯。

  可再后来她与七皇子定了亲,成了王妃,又成了太子妃,到现在成了皇后。

  他早就放下了对她的那份心思,一直放不下的是自己第一次心动的那种心情。

  不过如今他要娶妻,便是这样的心情也该放下了。

  这一日,甄珩在山林间灌了一壶酒,随后把喝空的酒壶扔进了山涧。

  锡酒壶在水中沉沉浮浮,很快不见影踪。

  大婚那日天高气爽,来了许多人。

  记不清有多少人向新郎官道贺。

  甄珩听着这些,心中一派冷静。

  他自幼聪慧过人,听多了赞扬,等到连中三元更是活在世人的关注与追捧中,对这些早已习以为常。

  尚公主对别人来说风光无限,对他来说,与娶一名寻常大家闺秀没什么差别。

  拜过堂进了新房,甄珩在喜娘的催促下挑开了盖头。

  一张花容月貌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福清公主抬眸,大着胆子与甄珩对视。

  她还是有些紧张。

  这份紧张并不是因为出阁,甚至不是因为离开了熟悉的皇宫,而是因为头上蒙了喜帕,让她在清醒时再次陷入黑暗中。

  她怕黑。

  这种融入骨子里的恐惧大概这一生都挥之不去。

  因为这样,福清公主对挑起她头上盖头的男子好感油然而生。

  她与之对视,下意识嫣然一笑。

  甄珩一时怔住。

  他不吃惊大周唯一的嫡公主是个美人,可他想象中或是美得高贵骄纵,打量他这个夫君时难掩傲慢;或是美得端庄柔婉,大婚之夜忐忑娇羞。

  可他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干净笑颜。特别是对方的一双眼睛如宝石般明亮纯净,一尘不染。

  甄珩想,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女子定然是位好姑娘。

  他没奢望过与妻子情投意合,但得一位心思纯净的女子为妻,日子至少不会差。

  甄珩不由回之一笑。

  一番繁琐的礼仪后,甄珩离开新房,去给宾客敬酒。

  因着甄珩驸马爷的身份,宾客没敢狠灌,甄珩喝得微醺返回新房。

  铺着大红锦被的喜床上,福清公主正安安静静等着。

  她卸了钗环绾着一个简单的髻儿,身上的繁重喜服也换成了红罗裙。

  隔在甄珩心头的距离感陡然减轻,令他不由加快了脚步。

  “你回来了,要不要喝口茶醒醒酒?”福清公主主动开口询问。

  她的声音如同她的眼睛一般干净,没有多少新嫁娘的娇羞。

  甄珩哑然失笑。

  他对素未谋面的公主未动男女之情,公主对他这个素未谋面的新郎官也是一样。

  这个认识反而令他浑身轻松起来。

  先从朋友相处,或许是个不错的开始。

  甄珩笑着道:“我喝得不多,不用醒酒。公主饿了么?”

  新嫁娘饿肚子也是惯例。

  福清公主摇头道:“不饿,我吃过了。”

  甄珩嘴角微微一抽。

  公主还挺实诚,偷吃东西还对他说出来。

  “那我们就休息吧,公主累了一天了。”甄珩说出这话并没别的意思,说完才觉不妥。

  刚刚还想着从朋友做起,公主听他这么说该不会以为他是急色之人——

  这么一想,甄珩尴尬红了耳根。

  福清公主仿佛没有发现甄珩的尴尬,茫然问询:“是不是需要我帮你更衣?”

  据说妻子该为夫君更衣,不过她没做过这些事,恐怕不熟练……

  本来不觉得害羞的福清公主想一想帮一名男子脱衣裳,万一解不开对方扣结儿,不由霞飞双颊。

  那样好丢人。

  见福清公主脸红,甄珩更尴尬了,忙摆手道:“不敢劳烦公主,我自己来。”

  似乎担心动作慢了又让福清公主误会是等她帮忙,甄珩不由加快了动作,慌乱之下怎么都解不开衣带。

  福清公主见此轻笑出声,一颗心忽然安稳了。

  都是如此,似乎就没什么丢人了。

  并肩躺下,大红的床帐放下来,帐外是龙凤喜烛时而爆响烛花,帐内是甄珩有些乱的呼吸。

  他毕竟是个正常男子,与一名年轻美貌的女子同处鸳帐,这名女子还是他的妻,心中怎么可能不起半点旖旎。

  “公主——”甄珩轻轻开口。

  他本想说他还是去睡外头矮榻,却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应。

  甄珩微微侧脸,这才发现福清公主已经睡着了。

  甄珩愣了愣,不由笑了,一颗心渐渐静下来。

  翌日,二人进宫给帝后以及太上皇、皇太后请安。

  福清公主担心甄珩会紧张,宽慰道:“我父皇、母后,还有皇兄、皇嫂都是很好的人。”

  甄珩含笑点头,然后就在宁寿宫见到了绷着脸的景明帝与郁谨。

  已经成为太上皇的景明帝喝过一对新人奉上的茶,板着脸警告道:“以往国事繁忙没有那么多时间关心福清,现在就不一样了,如果我知道你欺负了福清,哼哼……”

  景明帝想到了荣阳长公主。

  荣阳是有许多错处,可她成亲后崔绪但凡对她好一点儿,或许就没有后来的一错再错了。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万一这小子心里有别人冷落福清怎么办?

  景明帝这般想着,给郁谨递了个眼色。

  郁谨接话道:“父皇不必担心,我相信妹夫一定会对十三妹好的。男人不对妻子好,岂不是糊涂虫。”

  对福清不好就是还惦记着阿似,这都不需要推测。

  敢惦记着阿似,呵呵!

  承受着两个男人的杀气,甄珩离开皇宫时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福清公主十分不好意思:“父皇和皇兄平时没有这么凶……”

  甄珩抽了抽嘴角。

  凶不凶,要看对谁了。

  福清公主认真想了想,提议道:“不然你以后对我多好一点吧。”

  似乎怕被甄珩拒绝,她忙道:“我也会对你多好一点。”

  驸马对她好一点,她对驸马好一点,这样谁都不吃亏,驸马就不会被父皇和皇兄吓唬了。

  因为两个人还不熟,这番心思她没好意思解释给甄珩听。

  可甄珩玲珑心窍,只一瞬就明白了福清公主的意思。

  凝视着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甄珩不禁笑起来。

  是啊,人与人贵在相处,他对她多好一点,她也对他多好一点,这些好一点点积攒,他相信终有一日会变成两情相悦的样子。

  谁都不会吃亏的。

  马车不知轧过了什么有些晃动,柔软的身子倒过来。

  甄珩温柔扶住福清公主双肩,认真道:“多谢公主提醒,那以后我们都对彼此好一点。”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4805816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