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716章 念起

第716章 念起

  走出皇宫,外面夜色正好,远望是一片绚烂灯火。

  平日里,只有金水河上笙歌曼舞到天明,而到了上元节这日,全城火树银花不夜天,是京城百姓们的狂欢之日。

  今晚哪怕宣德楼出了事,也不影响百姓们逛灯会、猜灯谜,少男少女相约同游。

  郁谨拉着姜似往前走,侧头问她:“要不要再去逛逛?”

  姜似奇怪看他一眼:“现在还有心思逛灯会?回府吧,阿欢说不定还没睡。”

  郁谨颇遗憾:“那个灯谜还没猜出来呢。”

  姜似莞尔一笑:“我猜到了。”

  “是什么?”

  宣德楼出事时二人正在猜灯谜,谜面是“三九严寒何所惧”,把郁谨愁得挠掉好几根头发都没想出来。

  那是一盏好看的玉兔灯,若是猜到了谜底就能带走,无论是哄媳妇还是哄女儿都是极好的。

  可郁谨武功出众,读书就稍稍差了一点。

  用他的话说,样样都好让别人怎么办,总得给别人留条活路,比如那个祥瑞。

  姜似遥望御街方向,轻吐出两个字:“忍冬。”

  郁谨抚掌,颇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是这个没错,我当时怎么没想到呢。”

  姜似睇他一眼:“说得好像过后就能想到似的。”

  郁谨一滞,左右瞄瞄无人,只有皇城侍卫傻木头一样杵在远处,迅速捏了捏姜似脸颊,故作凶狠道:“说,你是不是嫌弃我读书少?”

  姜似大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二人说笑着上了马车,马车缓缓往燕王府驶去。

  回到府中,阿欢果然还没睡,见了姜似伸手求抱,在母亲怀中听着小曲儿这才睡着了。

  郁谨心道完了,这小年糕明年铁定甩不掉了。

  回到寝室躺下,郁谨这才把在宫中的疑惑问出来:“阿似,你真梦到了福清公主今晚会出事?”

  “只梦到了上元节会出事,是不是今晚就不知道了。”

  郁谨沉默一会儿,道:“之前没听你提。”

  “只是一个零碎的梦,哪里想到真会发生,又怕你提前知道了露出异样引起父皇多想,所以就没提。”姜似解释道。

  “梦里的事居然会成真,真是不可思议……”郁谨感叹一声,并没深究。

  姜似见郁谨就说了这么一句,反而有些不得劲了,问道:“阿谨,你不觉得奇怪么?”

  郁谨微微一笑:“当然觉得奇异,不过也就如此了,难不成因为我媳妇会做美梦,就不过日子了?”

  “美梦?”姜似诧然,“这不叫美梦吧,梦里可没好事——”

  她那些前世记忆哪有好事呢,桩桩都是锥心之痛,遗憾至极。

  郁谨笑道:“你在梦里得到示警,从而避开那些祸事,这不是美梦是什么?旁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阿似或许有自己的秘密,但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美梦成真,得阿似为妻。

  听郁谨如此说,姜似心中一松,弯唇笑道:“你总有这么多歪理。”

  郁谨把锦帐放下来:“今日福清遇险,倒是给了我们一个好机会。”

  “什么?”姜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郁谨伸手环住她:“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吧,想要当上太子,从皇后这边着手最省事,现在机会就来了。”

  “说说看。”

  锦帐把从窗子透过的皎洁月色阻挡在外,也挡住了帐内窃窃私语声。

  一晃两日过去,皇后从景明帝那里没有得到福清公主元宵节遇险一事的任何进展,心情越发沉重,特别是每日看着女儿依然去慈宁宫陪伴太后,心中阴影更甚。

  对皇后来说,害女儿的凶手一日没有揪出来,心每时每刻都揪着,不得纾解。

  皇后只带了一个宫婢在园子里散心,渐渐走到梅林深处。

  地上梅花落了一层又一层,铺成薄薄花毯,使人行走无声。

  皇后心思重重,宫婢自然大气不敢出,只默默跟着。

  有低低的声音隔着花木传过来。

  皇后脚步一顿,下意识驻足倾听。

  “听说了没,上元节青黛坠楼根本不是不小心跌下来的,而是跳楼自尽。”

  一声惊呼响起:“她不是福清公主的贴身宫女么,好端端为何跳楼自尽?”

  “据说她要害福清公主呢,失手后就跳楼了……”

  “难怪上元节后伺候福清公主的那些人全都不见了,原来是因为这个。”

  皇后面无表情听着,眼中怒火闪动。

  福清公主的贴身宫婢出了问题,皇后自然不敢大意,几乎把福清公主寝宫的人换了一个遍,那些不见的人目前大半都在密牢里接受审问。

  这般动静不小,宫中一时人心惶惶。

  上元节福清公主遇险,许多宫人都知道了,瞒也瞒不住。皇后怒的是居然还有宫人偷偷议论此事,这在宫中算是大忌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想要杜绝议论是不可能的。

  皇后沉着脸,欲要开口斥责。

  她是皇后,听壁脚有失体面,一开始是没反应过来罢了。

  可还没等皇后出声,其中一人又开口了:“真没想到有人敢害嫡公主,好在皇后把伺候福清公主的人都换了。”

  另一人叹道:“有皇后护着有什么用,等以后可就难说了……”

  皇后怒容满面,看了宫婢一眼。

  宫婢会意,厉声道:“是谁在嚼舌,还不滚出来!”

  花木一阵摇动,旋即是细碎的脚步声由近及远。

  宫婢拨开花木冲过去,只看到两个惊慌逃窜的背影。

  皇后也走过去,脸色仿佛结了冰。

  逃离的人穿着寻常宫人服饰,想要找出来难如登天。

  “娘娘——”

  皇后拂袖回到寝宫,一口气堵在胸口里出不来。

  福清公主接连遇险,宫中私下有这样的议论不足为奇,与其说皇后为听来的闲言碎语生气,不如说是恐慌。

  她担心等她不在了,谁能真心实意替她保护纯真良善的爱女呢?

  先前在皇后心中闪过的念头渐渐清晰:如果她有一个儿子呢?

  她是皇后,以皇上对正统的重视,她的儿子当储君名正言顺,等将来再当了这天下的主人,还怕没人照顾福清么?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4357573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