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805章 福星高照

第805章 福星高照

  因为天狗吞日的发生,各衙门人心惶惶,无心做事。

  顾尚书下朝后连衙门都没回,直接回了顾府。

  顾府此刻也是人心不稳。

  天狗吞日不只对朝廷有影响,对寻常百姓的影响也不小。

  天狗吞日乃不祥之兆,预示着有灾难发生,或是天灾,或是人祸,甚至改朝换代。

  宁为太平犬,不当乱世人。

  对习惯了京城繁华安稳的老百姓来说,心生恐惧就不奇怪了。

  顾尚书回到屋中,一口气灌了半壶凉茶,脸上才有了血色。

  “老爷怎么这时候回来了?”顾夫人白着脸问。

  顾尚书抹了一把汗,看老妻一眼,叹道:“差点惹了大祸。”

  “发生了什么事?”顾夫人一脸紧张。

  顾尚书摇摇头:“朝廷中的事,你莫要多问。”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天狗吞日来得很及时,要是再晚上一瞬他那些劝谏的话就说出来了。

  那可就完蛋了!

  顾夫人见状不再多问,柔声宽慰道:“能没事就好,老爷用过早饭了么?”

  对于上朝的官员,宫里是管饭的,但都是等散朝后才吃,顾夫人见顾尚书回来这么早,又遇到天狗吞日那般不祥之事,混乱之下恐怕无人记得吃饭,这才有此一问。

  “还没有。”

  “那我让厨房送些饭菜来。”

  “没胃口。”顾尚书拒绝,旋即又改了主意,“罢了,让厨房送些酱肘子、蒸肉之类的过来吧。”

  顾夫人都听愣了。

  老爷这转变是不是太快了?才说没胃口呢,这就要上酱肘子了?

  “老爷,天热,吃这些——”

  顾尚书深深看顾夫人一眼,语重心长道:“外头的事不要多问,端来就是。”

  酱肘子、蒸肉这些可是好菜啊,据说太子就是吃了这些拉肚子的。

  顾夫人一头雾水出去吩咐下人,陷入了深深的思索:老爷一定是摊上大事了,不然怎么会语无伦次呢,她说一声天热不适合吃酱肘子怎么就扯到外头去了。

  这日散朝,不知多少官员冷静下来后开始感慨郁谨的好运道,新太子是天选之人的说法开始流传。

  而许多府上的餐桌上不约而同多了几样菜:酱肘子、蒸肉、炖猪蹄……

  五官灵台郎朱多欢进入钦天监十几年,一直默默无闻,几乎没有可以拿出来说的事,如今人一死,锦麟卫再神通广大一时间也查不出什么线索来。

  刚刚下过罪己诏的景明帝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踢翻了小杌子数次,问潘海:“太子好些了么?”

  潘海忙道:“回禀皇上,燕王府传来消息,太子已经大好了。”

  景明帝眸光微闪。

  天狗吞日的时候病了,过后很快好了,这小子有福气啊。

  “传太子进宫。”

  没过多久,郁谨立在景明帝面前:“儿子给父皇请安。”

  景明帝打量着郁谨,温声道:“瘦了些。”

  郁谨嘴角抽动。

  一天泄十几次,能不瘦么,到现在他屁股还痛呢。

  要不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太子果然不是好当的,还好他早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也算是替父皇与其他兄弟分忧了。

  “儿子不孝,让您担心了。”

  “担心是有,不过瘦得好啊。”景明帝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也许是倒霉事遇到太多,见到福星高照的老七竟莫名心情愉悦。

  这个太子应该没选错。

  “册封吉日等选出新的钦天监监正再定,莫要着急。”

  郁谨忙道:“儿子不急,一切听父皇安排就是。”

  景明帝点点头:“那你回去吧。”

  “儿子告退。”

  郁谨离开后,景明帝问潘海:“你说太子避开这次祸事,会不会与啸天将军有关?”

  这两日他琢磨过了,比起凑巧病了,更有可能是二牛给老七提了醒。

  要知道二牛可是能预测地动的神犬。

  不过哪种缘由都无所谓,二牛是老七的,说到底还是老七有福气。

  不等潘海给出回答,景明帝就踱步到窝在角落里的吉祥面前,居高临下打量着白猫,深深叹了口气。

  怎么他养的肥猫那日就毫无异样?

  吉祥叼着小鱼干茫然抬头。

  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吉祥努力咽下小鱼干转身走了,留下一个高傲的背影。

  景明帝悻悻摸了摸鼻子。

  罢了,二牛再好又不是他养的,只有吉祥是自家的。

  不过以后二牛搬入东宫想见就方便了,或许可以在吉祥的窝旁边再搭一个狗窝,让吉祥沾沾灵气。

  景明帝对二牛即将搬入东宫不由产生了深深的期待。

  姜似在郁谨对外宣称好了之后去了宜宁侯府,应付完苏大舅等人,进了里室与宜宁侯老夫人叙话。

  “太子好些了吧?”

  “托外祖母的福,阿谨已经大好了。”

  宜宁侯老夫人笑道:“太子福泽深厚,哪里是托我这老太婆的福。”

  姜似抿了抿唇,轻叹道:“阿谨能成为太子,确实是有福之人,可再多的福气也挡不住有人躲在暗处一次次算计。”

  宜宁侯老夫人脸色微变:“似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姜似决定开门见山,凝视着宜宁侯老夫人的眼睛问道:“外祖母,您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与您打探往事只是好奇吧?”

  宜宁侯老夫人眼神一闪。

  姜似语气越发沉重:“本来不该说这些让长辈担心,可阿谨成了太子,稍一大意就有可能招致杀身之祸,我只好实说了。钦天监把天狗吞日那日定为册立太子的吉日,这并非巧合,而是有人想把阿谨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宜宁侯老夫人神色一震。

  姜似垂眸苦笑:“我与阿谨夫妻一体,阿谨若出了事,我又怎可能置身事外?倘若只是我们二人也就罢了,可我们还有阿欢,还有您这些亲人,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外祖母,请您帮帮外孙女吧。”

  宜宁侯老夫人脸上神情不断变化,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深深叹了口气:“你问吧。”

  姜似心中一喜,立刻把琢磨许久的问题抛了出来:“我想知道外祖母与太后交恶的原因。”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4259464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