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815章 奸细

第815章 奸细

  露生香挤满了买香露的人,原本吵吵嚷嚷,听到这个声音登时一静,目光全都投向卢楚楚那里,同时往后退退,正是看热闹的一贯场面。

  已经有人飞快从荷包里摸出了花生、瓜子等零嘴儿,只可惜露生香是香露铺,不是酒楼茶馆,想寻个长凳坐着看热闹是不成了。

  卢楚楚一时愣住了。

  那人脸色极为难看,扬声质问:“北齐郡主为何会出现在我大周的一家香露铺里?你究竟有何目的,莫非是北齐派来刺探我国情报的奸细?”

  有奸细?

  围观者登时精神一振,虎视眈眈盯着卢楚楚,原本只是看热闹的眼神有了变化。

  卢楚楚从最初的震惊醒过神来,脸色涨红后退半步,喝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胡言乱语?”

  那人拱拱手:“我乃鸿胪寺官员,曾奉皇命跟随上官出使北齐,于宴席上瞧见过郡主。”

  “我根本不认识你,也不是什么郡主,你认错人了!”卢楚楚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那人冷笑:“郡主不认识我理所当然,我只是使臣中不起眼的一个,各种场合都在角落,郡主哪里会留意到我。可我对您这位北齐郡主印象深刻,绝不会认错人。”

  那人说着环顾四周,拱手对众人道:“这位郡主封号绮罗,在北齐可是大大有名,深受北齐太后宠爱,而今被本官认出却不承认,定是居心叵测,欲对我大周不利!”

  这话一出,看热闹的人登时骚动起来。

  “这位大人连郡主封号都说了出来,可见不是乱说。”

  “就是啊,大人根本没有诬陷这位姑娘的理由。再者说,关乎北齐就得重视起来,怎么也要好好查查这位姑娘的来历,认错了道歉就是了,万一把北齐奸细放过怎么办?”

  还有人盯着卢楚楚样貌说事:“你们看,这位姑娘眉目颇深,鼻梁又高,比起咱们明明更像北齐蛮子呢——”

  卢楚楚听着这些脸色变了又变,抡起一个圆凳问那人:“你是不是见露生香生意红火来闹事的?我告诉你,以前来闹事的不是没有,你大可以打听打听那些人的下场!”

  到这时,卢楚楚心知不妙,只能以露生香来转移话题。

  围观的人大部分都是老顾客,对那年妇人顶着一张烂脸来露生香碰瓷还有印象。

  有人眼红露生香生意再来闹事,这是说得过去的。

  那人却没被卢楚楚这话带着走,高声道:“真是可笑,谁不知道露生香背后的东家乃是当朝太子妃,就是给人天大的胆子都不敢来闹事吧?绮罗郡主隐姓埋名来到大周,还与我大周太子妃接触,究竟有何目的?”

  卢楚楚一听这人扯到姜似身上,登时大急,手中圆凳就砸了出去:“你莫要信口开河!”

  那人竟然不躲,硬生生挨了一下。

  他身边的妇人花容失色:“老爷,您没事吧?”

  那人面露痛苦之色,语气却硬:“绮罗郡主为了灭口要当众打杀大周朝廷命官不成?你若真觉得我认错了人,大可以与我走一趟衙门,是还你清白还是证实我所言不假自有定夺,现在这样就是做贼心虚!”

  围观者已是怒火高涨,齐齐向卢楚楚涌去,边挤边喊:“北齐蛮子袭击朝廷命官啦——”

  “露生香有北齐奸细!”

  混在这些喊声中,有个声音道:“说不准北齐郡主得到了太子妃的支持才这么大胆!”

  这声音寻不出来源,却很快给看热闹的人种下了质疑的种子。

  有人把随身带着的玩意向卢楚楚砸去,还有人撒了一把花生壳,得来一片骂。

  “哪个王八蛋丢的花生壳啊?把人眼睛都迷了!”

  这样的热闹因为迷了眼少看一会儿损失多大,忒不是东西了。

  卢楚楚抓着圆凳却不敢再砸出去,只能狼狈躲避。

  秀娘子护着卢楚楚高喊:“不要砸东西,大家冷静一下——”

  场面一片混乱。

  铺子外头的人纷纷打听情况,听闻露生香居然有北齐奸细,立刻群情激奋。

  “发生了什么事?”很快一队衙役赶来。

  看热闹的人一瞧官差来了,潮水般退到一旁,把卢楚楚与鸿胪寺官员露了出来。

  领头官差走过去:“这是怎么回事,谁在滋事?”

  秀娘子忙道:“差爷,是这人胡言乱语闹事。”

  这些官差是常往这边巡视的,早就认识秀娘子,更知道露生香背后的东家是太子妃,闻言立刻大手一挥:“把人带走!”

  那人冷笑:“我乃朝廷命官,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莫非是看这铺子与太子妃有关?”

  官差愣神的工夫,看热闹的人喊起来:“差爷不要乱抓人,这位大人抓到了北齐奸细!”

  “北齐奸细?”官差更愣了,“奸细在哪儿?”

  无数双手指向被秀娘子护在身后的卢楚楚:“就是那个姑娘,她是北齐郡主!”

  北齐郡主?

  官差差点去扶下巴。

  他这是什么运气,怎么轮到他当值露生香又出事了,还扯上了北齐郡主。

  一时间领头官差竟不知该下什么样的命令。

  犹豫间,几名男子出现,冲着领头官差一晃腰牌,冷冷道:“都带走。”

  很快卢楚楚、鸿胪寺官员及夫人都被带出了露生香,留下围观众人议论不止。

  “那些大人是锦麟卫吧?”

  “没错,我瞧见过那样的腰牌。”

  “太好了,锦麟卫的大人们定然会上报的,那北齐奸细就别想跑了。”

  “不一定啊,你忘了露生香是谁开的?”

  “你们说那位贵人知不知道奸细的身份啊?”

  “快住口,贵人可不是我们能议论的!”

  尽管如此,当朝太子妃开的香露铺养着北齐奸细的消息还是如插上了翅膀,很快飞遍大街小巷。

  锦麟卫指挥使韩然接到禀报,请来数位曾出使北齐的官员确认了卢楚楚身份,暗暗为太子夫妇捏把汗,有心示好也无能为力。

  太子入主东宫传递消息就没那么方便了,而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压下来不向皇上禀报。

  太子自求多福吧。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4252592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