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816章 漩涡

第816章 漩涡

  景明帝最近心情还行,毕竟新年还没算过完,保持愉悦心情是一个好皇上的本分。

  更重要的是自从太子搬入东宫,至今都顺顺当当没出幺蛾子。

  至于听侍讲时时感慨太子读书一日千里,进步神速,就更是他多年来没体会过的感动了。

  潘海凑上前来,禀报说锦麟卫指挥使韩然求见。

  景明帝眼皮突地一跳,从牙缝挤出几个字:“让他进来。”

  上元节还没过去呢,韩然要是因为一点小事就来坏他心情,他定不轻饶!

  发完狠,景明帝又改了想法。

  还是来一点小事好了,大事才糟糕。

  韩然很快走进来,给景明帝请安。

  景明帝敲敲龙案:“说事!”

  韩然一滞,低头道:“回禀皇上,微臣属下在西市街一间香露铺发现了北齐郡主。”

  景明帝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北齐郡主?”

  北齐郡主出现在西市街一家香露铺?

  “北齐郡主乔装来到大周买香露?”

  韩然飞快看了景明帝一眼,垂眸道:“北齐郡主是那家香露铺的伙计。”

  景明帝懵了,喝口茶缓缓神:“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韩然把鸿胪寺官员道破卢楚楚身份的事一说:“微臣已经查过,北齐郡主在那家香露铺做事有两年了。”

  景明帝脸色微变,喃喃道:“北齐莫非有什么动作——”

  韩然赶紧道:“香露铺是太子妃的。”

  景明帝手中茶差点泼出来。

  “太子妃可否知道北齐郡主的身份?”

  韩然一脸为难:“微臣尚无机会请示太子妃。”

  景明帝起身又坐下,想到一个严重问题:“这么说香露铺伙计是北齐郡主的事已经传开了?”

  韩然垂眸道:“不止如此,还有人把香露铺与太子妃的关系喊了出来。”

  景明帝眼神微闪。

  鸿胪寺官员无意中认出北齐郡主这种巧合不是没有,可大庭广众之下敢把太子妃扯上,事情是不是有蹊跷?

  如果没有先前那些糟心事,景明帝必然震怒,恼怒太子夫妇吃饱了撑着开香露铺,而现在他的第一反应是怀疑。

  这事究竟是巧合,还是又冲着算计太子去的?

  “潘海,把太子与太子妃叫来。”

  潘海领命而去。

  这个时间郁谨已经读过书回到了寝宫,正与姜似闲谈,听闻景明帝传召,对来传口谕的小乐子道:“乐公公稍后,本宫换一身衣裳。”

  这点方便小乐子不会不给,老老实实等在厅中。

  郁谨换着衣裳,放轻声音对姜似道:“父皇同时传唤咱们,估计老妖婆又作妖了。”

  姜似噗嗤一笑:“不是就等着她出手么。”

  郁谨微微蹙眉:“咱们一直老老实实待在宫中,能让她出手的地方最可能就是你那间香露铺子。”

  姜似为救姜湛去南边途中遇到两个北齐男子,得知他们是来大周寻找郡主的,把这二人好一通吓唬,离开时晨光留下人手悄悄跟踪二人。

  这一跟就跟回了京城,亲眼瞧着二人四处逛荡,最后被露生香给留住了。

  露生香的二掌柜楚楚姑娘居然就是北齐绮罗郡主!

  那一刻,可想而知晨光的手下受到了怎样的冲击。

  两名属下忙把这惊人消息报给晨光,晨光又赶紧向郁谨禀报。

  郁谨与姜似商议过,选择按兵不动。

  卢楚楚在露生香一直很安分,能看出真的享受这样的日子,抛弃北齐郡主之尊来大周许是有着自己的难处。

  对姜似来说卢楚楚是朋友,单单因为对方北齐人的身份就避而远之,未免凉薄。

  当然,卢楚楚身份特殊,此后会派人悄悄留意在所难免,这样也算把隐患控制在手中。

  “这不是在预料之中么,你为何皱眉?”

  郁谨伸手抚了抚姜似的发,语气无奈:“把你牵扯进来,有点后悔了。”

  姜似白他一眼:“莫要说这些有的没的,咱们是夫妻,难不成遇事只有你一个人扛着,我明明有更合适的机会也坐享其成?”

  郁谨赶紧低头:“太子妃教训得是。”

  二人换过衣裳走出去。

  “让乐公公久候了。”

  小乐子忙道:“殿下折煞奴婢了,请随奴婢过去吧。”

  见郁谨二人进来,景明帝抖了抖嘴角,没好气道:“知道朕为何叫你们过来么?”

  “儿子(儿媳)不知,请父皇明示。”

  景明帝扫二人一眼,想想香露铺是老七买来送给媳妇的,说起来麻烦是老七惹出来的,老七媳妇纯属无妄之灾,于是火气直奔郁谨而去,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才放人离去。

  由始至终,姜似连一句骂都没挨。

  灌了一耳朵骂,回到东宫后郁谨叹口气:“真怀疑我是大风刮来的,你才是亲生的。”

  姜似懒得跟他贫,叹道:“露生香不能再开,真是可惜了。”

  郁谨瞄一眼御书房的方向,平静道:“无妨,早晚有重新开张的那一天。”

  “嗯,还是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再说。”

  提及眼前,郁谨冷笑:“太后连连折损人手,又与乌苗决裂,已是慌不择路。甄大人会好好查一查那位鸿胪寺官员,还有躲在人群中攀扯你的人也被咱们的人盯住了,能不能拔了萝卜带出泥很快就能知道。”

  姜似微微点头。

  太后出宫不便,宫外很可能有一批人专门负责替其制造流言,从而达成某些目的。

  揪出这些人,或许就能抓住太后把柄。

  这种猜测是姜似提出来的。

  她对废太子的事一直存疑。

  前世她能知道废太子与杨妃有染,是因为这则流言突然从民间传起,很快传得人尽皆知,废太子很大可能是因为这个压力铤而走险谋逆,才落得二次被废身死的下场。

  而今生,废太子的这件事并没有被揭露。

  姜似怀疑是因为她与郁谨提前步入了皇权争夺漩涡令废太子屡屡受挫,从而使躲在背后算计废太子的人改变了选择。

  现在可以确定那个背后之人是太后。

  在民间,太后极有可能养着一批人,专门负责散布流言。

  “就是要委屈你一阵子了。”郁谨叹道。

  姜似扬唇笑笑:“无妨。”

  正如二人所料,京城里很快出现太子妃与北齐奸细勾结的声音,再后来开始提及太子妃曾退过亲一事。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4252401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