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827章 生死不见

第827章 生死不见

  “放过我族。”

  “不可能!”景明帝断然拒绝。

  琅儿、福清、十四、十五,还有险些糟了算计的老七夫妇,一桩桩事都是这些人搞出来的,他怎么可能放过。

  花长老深深望景明帝一眼,闭上了眼睛。

  景明帝气结:“你已经招认,到这时还要负隅顽抗不成?”

  花长老重新睁开眼睛,平静道:“我乃将死之人,已经没有什么不能失去的,您若不答应就这样吧。”

  景明帝气得浑身颤抖。

  如果花长老供认的棋子是别人,能不能确认都无妨,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就是。

  可这个人是太后,是养他、教他,一手把他捧上帝位的太后!

  生恩不及养恩大,作为一个母亲,太后绝对是称职的,何况还给景明帝带来至高无上的权利地位。

  对景明帝来说,没有任何实证就让他认定太后是异族棋子,难以接受。

  “好,朕答应你。”

  哼,答应了又如何,到时候他就反悔。

  别说什么金口玉言,对方都这么算计他了,他说个瞎话怎么了?这叫兵不厌诈!

  花长老显然相信了,沉默了片刻道:“太后左臀处有一浅红色胎记,形似花瓣……”

  景明帝听着有几分尴尬,更多的是沉重。

  已经证实是奸人的朵嬷嬷在慈宁宫并非近身伺候太后的宫人,如果太后与朵嬷嬷这些人无关,朵嬷嬷就没有机会知道太后这等隐秘之事,花长老更无从得知……

  景明帝沉默半晌,缓缓开口:“先把她带下去。”

  花长老很快被带走,殿中只剩景明帝、潘海、韩然三人。

  韩然额头尽是冷汗,想擦不敢擦,潘海则竭力降低存在感。

  这个时候皇上正没有发泄口,谁撞上去谁倒霉。

  不知过了多久,景明帝冷硬的声音响起:“潘海——”

  潘海一个哆嗦险些栽倒,硬着头皮道:“奴婢在。”

  “悄悄传慈宁宫近身伺候太后的宫婢问话,确认一下……花长老所言是否属实。”景明帝说出这话,十分艰难。

  “是。”

  景明帝深吸口气,道:“莫要惊扰太后。”

  到这时他依然心存奢望,如果证明花长老是胡乱攀咬,至少不让太后知道他下过这样的命令而寒心。

  潘海领命而去。

  景明帝看了看韩然。

  韩然头皮发麻,头更低了。

  景明帝叹一声:“你就在这与朕一起等”

  时间缓缓流逝,从潘海离开后,殿中君臣二人只觉煎熬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潘海终于匆匆返回。

  景明帝竟一时不敢开口问。

  潘海克制着心中的惊涛骇浪行礼:“皇上,问到了。”

  景明帝缓了缓,才问:“怎样?”

  潘海垂眸道:“奴婢盘问了伺候太后沐浴的两名宫婢,两名宫婢认可了花长老所言。”

  传唤近身伺候太后的宫人容易引起注意,而询问伺候太后沐浴的宫婢就低调多了。

  这些宫婢只在太后沐浴之时才会出现,离太后亲近的宫人还差得远。

  景明帝手一颤,一颗心渐渐坠落深渊。

  花长老所言是真的,太后真的是异族人。

  至于究竟是雪苗人还是乌苗人,又有什么重要呢?重要的是他从少时到如今,从太后那里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都是假的!

  “你们出去吧。”

  潘海很是担心,忍不住开口:“皇上——”

  “出去!”

  韩然给潘海递了个眼色,先一步退出去。

  二人站在殿外廊下发呆。

  废太子给皇上戴了绿帽子,太后是假的……

  他们两个似乎知道太多了,怎么办?

  殿内很安静,一直到天黑景明帝都没有出来。

  第二日,景明帝没有上朝,引来众臣无数猜测。

  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

  大臣们开始慌了神,奈何连皇上的面都见不到,只能见到潘海每日出现在乾清门,对他们喊上一嗓子“皇上身体不适,各位大人请回吧”。

  文武百官越发不安。

  皇后不得不结束了冷战,主动前往养心殿一探究竟。

  景明帝正关在屋中发呆,听了皇后的询问,面无表情道:“你回去吧,我需要静一静,考虑一个决定。”

  “皇上——”

  景明帝看她一眼,语气更冷:“朕不想让任何人打扰。”

  皇后只得屈膝告退,等走出养心殿,不由看向慈宁宫所在方向。

  皇上如此是与太后有关吧?或许是好事也未可知。

  这一日黄昏,晚霞映天,景明帝终于从养心殿走出来,往慈宁宫而去。

  慈宁宫中,太后正惴惴不安。

  皇上因身体不适罢朝,她日日派人去询问,却连皇上的面都见不着,这在以往是不可能的。

  “皇上驾到——”

  太后不由起身,往外走去。

  景明帝大步走进来,一扫左右:“你们都退下。”

  很快屋中只剩下景明帝与太后二人。

  “皇上看起来还好,哀家总算放心了。”太后慈爱依旧。

  景明帝直直望着太后,久久没有开口。

  “皇上怎么了?”

  景明帝背过身,不去面对那张熟悉的脸,这才开口道:“您在大周,可还过得惯?”

  太后心头巨震,失声道:“皇上说什么?”

  景明帝猛然转身,看到了太后脸上来不及褪去的惊恐。

  太后很快稳了稳心神,惊恐转为关切:“皇上怎么了?身体若是不适就好好歇一歇吧,政务可以交给太子分忧。”

  景明帝自嘲一笑:“乌苗兴衰与大周天子嫡出血脉息息相关,这就是您存在的意义么?”

  太后彻底变了脸色:“皇上——”

  “我都知道了,您不必再巧舌如簧,耗尽我对您的最后一点情分。”景明帝说到这,声音颤了颤,“从此之后,您就不要再踏出这间屋子一步,直到归天。”

  景明帝说罢,转身便走。

  太后想要把人喊住,可到了这时又能说什么,一脸颓然跌坐在榻上,仿佛瞬间油尽灯枯。

  景明帝走到门口转过头,颤声问道:“这么多年,您对我……可曾有过当成儿子的时候?”

  太后沉默一瞬张口欲言,景明帝却不想再听答案,惨笑道:“您不必说了,不过是朕一直自欺欺人罢了。”

  景明帝头也不回离开了,很快那些近身伺候太后的宫人都被换过,其他宫人却没有动,旁人看起来慈宁宫几乎没有任何变化,那些没被换过的宫人却知道不一样了。

  他们再没见过太后。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4244201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