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676章 客栈

第676章 客栈

        亏心?

        郁谨当然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把蛤蟆嘴、绿豆眼的色胚暗暗记下,先一步离开了乌苗。

        而此刻,那位蛤蟆嘴、绿豆眼的雪苗族长得到了郁谨造访乌苗的消息,当即脸色阴沉无比,重重一拍椅子扶手道:“该死!”

        一旁心腹是个中年男子,见状劝道:“族长勿怒,大周七皇子既然敢来,定叫他有来无回!”

        雪苗族长狰狞一笑:“不错,本以为七皇子回了大周京城是放虎归山,让我们的人屡次受挫,最终只能暂时罢手。没想到好好的大周京城他不待,竟然又跑到南疆来。”

        雪苗族长无法不怒。

        有关龙之七子那则卦言,他是知道的,只可惜知道得太晚了。那时七皇子身处大周军中,令他无可奈何,再后来回归大周,就更不好办了。

        因对那则卦言将信将疑,屡次动手不成后选择了停手,可没想到疯传已经不在人世的圣女居然现身新火节上,且以御蛊术威慑四方。

        偏偏在这个当口,大周七皇子又出现在这里。

        说是巧合,他绝对不信。

        乌苗太上长老的那则卦言是真的,龙之七子才是给乌苗带来晨曦的关键!

        他们对乌苗圣女不好下手,对单枪匹马低调来到南疆的七皇子就容易多了。

        如果给乌苗带来晨曦之人死去,乌苗会怎么样呢?

        无论如何,对雪苗来说都是好的变化。

        雪苗隐忍数十年,不是干看着乌苗重新兴盛的。

        “布置下去,务必把七皇子的命留下来。”

        心腹立刻应下:“是。”

        而这时,姜似已经重新易容成了阿花,站在大长老面前。

        “大长老,我走了。”

        大长老深深望着姜似,良久没言语。

        姜似也不急,静静等着对方开口。

        “走吧。”最终,大长老只说了这两个字,颇有些意兴阑珊。

        没办法不意兴阑珊,这和她一开始想的完全不一样。

        本来做好宁可承受违背承诺的罪孽也要把燕王妃留下来的准备,万万没想到现在心惊胆战,只盼着燕王妃可别顶着圣女的身份胡来。

        望着大长老的满头银丝,姜似倒是心软了几分,略略屈膝道:“那我走了。这边有什么事,大长老给我传信就是。”

        送姜似离开寨子的依然是花长老。

        在避人处停下,花长老叮嘱道:“您等离开南疆地界再除掉易容吧,不然让各部族发现行迹,不大妥当。”

        无论眼前的人是不是阿桑,既然已经被大长老认可,那就是乌苗的圣女,所以花长老对姜似的态度就有了变化。

        “花长老放心,我有分寸。”

        告别了花长老,姜似直奔来时在小城暂住的那个客栈。

        郁谨等人在那里等着她。

        等姜似走远了,一个少年悄悄探出头来,默默跟上去。

        他不敢靠近,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可他一定要弄清楚两个阿花是怎么回事。

        救他的阿花被凶巴巴的阿花取代了,那救他的阿花会有危险么?

        少年不知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大道理,但他正用行动去做。

        姜似几乎是以迫不及待的心情赶到了客栈。

        “阿谨,是我。”

        站在外头的郁谨反应过来,微微点头,先一步走进去。

        姜似紧随其后,低声问郁谨:“我二哥在哪个房间?”

        “在这边。”

        安置姜湛的房间就在龙旦隔壁,才走到门口,姜似就听到里面的说笑声。

        郁谨先走进去,笑道:“阿似来了。”

        姜湛一听格外激动,迫不及待去迎。

        迎面一个少女走来。

        姜湛猛然睁圆了眼睛,下意识转身就跑。

        姜似无奈喊道:“二哥,是我。”

        在乌苗以阿花的样子与二哥见了一面,担心二哥露出端倪,她没有开口。

        也不知造成了什么误会,二哥见到阿花居然吓成这样。

        “四,四妹?”姜湛仿佛被卡住了喉咙,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

        “二哥怎么这个反应?伤势好些了么?”姜似上前一步,语带关切。

        姜湛后退,一脸惊恐:“四妹,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听声音还是能听出来是亲妹妹没错,可四妹为何成了阿花?

        姜似闻言一笑:“乌苗有位姑娘叫阿花,我易容成她的样子,方便行事。”

        姜湛回头,茫然看了龙旦一眼。

        龙旦没和他提这个啊!

        龙旦被看得一脸无辜。

        他也不清楚王妃混进乌苗后会如何行事,当然不能胡乱说啊。

        “那,那照顾我的阿花姑娘——”

        姜似不以为意道:“那是真的阿花,二哥第一次见到的阿花是我。”

        姜湛一张俊脸抖了抖,一字字道:“第一次是四妹?”

        姜似点头,白了他一眼:“二哥不是还嫌弃阿花名字没有阿兰好听么,怎么后来又要阿花照顾你了?”

        姜湛一脸生无可恋:“大概是伤势太严重,有些糊涂了。”

        噗嗤一声笑传来。

        姜似看过去。

        龙旦忙收敛笑意,摆出严肃的表情。

        姜湛已是杀气腾腾,生出把龙旦灭口的心思。

        他真蠢,龙旦问他如何逃出来时,他居然顺嘴提到把照顾他的姑娘迷得神魂颠倒。

        姜湛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不吹牛会死啊,这下好了,吹破了……

        “二哥是怎么离开乌苗的?”姜似虽觉姜湛反应有些奇怪,但有太多疑问要问,没有在意这些小事。

        姜湛把离开乌苗的离奇经过讲了一遍。

        姜似看一眼龙旦与老秦,道:“能察觉有两个阿花,我大概能猜到他是谁了。”

        龙旦插言道:“是不是半路救的那小子?”

        姜似点头:“应该是他。”

        “你们路上还救了个孩子?”郁谨突然来了兴趣。

        龙旦笑道:“其实也不是孩子了,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会赶尸。”

        郁谨看了姜似一眼,淡淡哦了一声。

        又是雪苗族长,又是赶尸少年,他家阿似真是能干呀。

        姜似悄悄拧了郁谨一下,示意他把那些莫名其妙的醋水收一收,道:“二哥,讲讲你的遭遇吧。父亲他们都以为你出事了,难过极了。”

        姜湛神色一冷,收起了笑意。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31770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