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648章 荒唐的请求

第648章 荒唐的请求

        姜似没有问秀娘子什么,而是一步一步向破庙门口走去。

        “王妃——”龙旦喊了一声,眉宇间颇担忧。

        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放到王妃身上不行啊。

        姜似脚步未停,低声道:“随我一同进去。”

        二人一起走向破庙,阿蛮见状毫不犹豫跟了上去。

        三块石头距破庙不远,姜似很快就走到庙门口,脚步微顿。

        龙旦低声道:“王妃,让卑职先进去吧。”

        姜似并没逞能,微微点头。

        孰料龙旦才往门内迈了一步,里面一道女声传来:“站住!”

        那声音听起来不年轻了。

        姜似听出几分熟悉,微微扬眉。

        很快那道声音又响起:“只能燕王妃一人进来。”

        龙旦冷笑一声:“可笑,秀娘子又不在你手中,我们王妃凭什么进去?”

        这人完全不懂得人质的作用啊,哪有先把人质送出来再威胁人的。

        龙旦腹诽一番,只觉庙中人是个糊涂蛋。

        可在姜似看来,庙中人并不糊涂。

        先把秀娘子放了,是因为秀娘子这个人质无足轻重,对方并不认为凭秀娘子就能威胁到她。

        秀娘子对那人的作用,大概只是把她引到此处而已。

        那声音带着一丝笑:“你们王妃会进来的。”

        龙旦立刻看向姜似:“王妃——”

        姜似神色数变,当真抬脚往内走去。

        印心蛊,隐隐熟悉的声音……她已经猜到了那个人是谁。

        这种情形下,就如那人所说,她会进去的。

        那人就在庙中,这么突兀找上了她,她不可能连见都不敢见就回去,总要弄清对方胆大包天找上她的目的。

        龙旦见状急了:“王妃,有危险,要进去也是卑职先进去!”

        姜似眼神微冷:“没事,你等在门口就是。”

        “王妃——”龙旦不敢应下。

        姜似只好道:“那人我见过的,安全上我会注意。”

        “可还是太冒险了!”

        姜似对龙旦笑笑:“所以你在门口等着,一旦有动静冲进去就是,相信以你的反应对付一个老妪没有问题。”

        龙旦见姜似坚持,只得应了。

        王妃说得对,对上一个老太婆要是还不能保证王妃的安全,那他就不用混了。

        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在龙旦无限纠结中,姜似已经走进了破庙,留在外面的还有阿蛮。

        阿蛮瞪着龙旦,小声威胁:“王妃要是有个闪失,你就完了!”

        龙旦正紧张着,闻言翻了个白眼:“我听着里面动静呢,别让我分心!”

        阿蛮登时老实下来。

        臭小子敢威胁她,等回去她就找窦表姑告状去。

        破庙中有股潮湿的味道,供桌积满了灰尘,墙角房梁残留着蛛网。

        姜似环视一圈,视线落在一处。

        那里盘腿坐着一个老妪,于昏暗的光线中瞧不大清楚长相,可姜似已经认出来,正是她在庙外猜测的花长老。

        花长老沉默无声,姜似先开了口:“西市街小店一别,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花长老。”

        花长老祖孙本来被抓进了诏狱,可没过多久却神不知鬼不觉逃脱了,至今成为景明帝的一件烦心事,更是锦鳞卫天大的耻辱。

        而景明帝后来派人出使乌苗,并没发现花长老祖孙行踪。

        对于花长老能出现在这座破庙里,姜似确实大为意外,心念急转猜测着对方的目的。

        花长老逃脱后究竟有没有回到乌苗?

        当初朵嬷嬷利用陪太后出宫上香的机会与花长老碰头,从花长老口中得知真假难辨的乌苗圣女出现在京城,可那时候朵嬷嬷尚未见到她,无法告知花长老她燕王妃的身份。

        也就是说,花长老按理只知道圣女在京城,而不知道她的身份。

        可现在花长老显然知道了,才利用秀娘子引她前来。

        “怎么不见花长老的小孙女?”见花长老依然不吭声,姜似再问。

        花长老终于开口,却不是回答姜似的话,而是用乌苗语道:“你果然不是圣女。”

        门外龙旦与阿蛮正竖着耳朵听,登时傻了眼,只剩下面面相觑。

        姜似微微一笑,同样用乌苗语道:“花长老怎么就不信我的话呢。我真的是圣女,来到京城与你一样是有秘密任务的。”

        花长老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我回了一趟乌苗,见到了大长老。”

        姜似面上没有露出半点异样,心里则明白了花长老笃定她并非圣女的原因。

        见到了大长老,自然知道圣女阿桑已死。

        “圣女得了重病,正在族中闭关休养,所以你不可能是圣女。”花长老紧盯着姜似道。

        姜似微微动了动眉梢。

        看来圣女阿桑的死对乌苗太过重大,到现在花长老都不敢说出事实。

        姜似不吭声,花长老的话反而多了起来:“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与我族圣女长得一模一样?又为何通晓乌苗语,甚至懂得乌苗异术?”

        花长老一连问出几个问题,都没得到姜似的回答,眉心皱纹越发深刻:“你为何不说话?”

        姜似突然笑了:“花长老问,我就必须回答?可我若是回答了,你又信不信呢?”

        “你说了,我自然能判断信不信。”

        “那好吧,我回答就是。我是土生土长的大周人,从没去过乌苗,花长老问的这几个问题我统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在纳闷呢。”

        花长老脸色有些难看,显然以为姜似在耍她。

        可姜似燕王妃的身份令她无可奈何,沉着脸好一会儿,叹了口气:“罢了,你如何做到这些且不提,这次与你见面,是有一事请你帮忙。”

        “什么事?”姜似平静问道,心中隐约有了猜测。

        果然就听花长老道:“我族近来谣言四起,说圣女已不在人世,引发了族人极大不安。偏偏圣女因为身体原因不能见人,无法出面安抚族人。我这次来就是请你南行一趟,以我族圣女的身份出现在族人面前,安抚人心。”

        姜似听花长老说完,不由失笑:“我是燕王妃,为何要答应花长老这么荒唐的要求?”

        花长老牵了牵嘴角,淡淡道:“如果有非去不可的原因呢?”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30057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