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645章 梅园

第645章 梅园

        自从把露生香东家的身份摆到了明面上,露生香的生意并没有扩大,香露的供应量反而减少,越发向着贵妇、贵女这个群体倾斜。

        也因此,露生香虽然比以往更加赚钱,瞧起来却低调了不少,而敢来露生香闹事的就更没有了。

        “如何确定秀娘子失踪的?”

        “昨日秀娘子去城郊一处梅园察看那里的腊梅品质,结果到今日都没有回来。楚楚姑娘觉得不对劲赶过去找人,梅园主人说昨日秀娘子就离开了……”

        姜似敛眉:“秀娘子一个人去的?”

        阿巧道:“还带着一个伙计。”

        “也就是说,两个人都没有回来?”

        阿巧点了点头:“楚楚姑娘逼问梅园主人但没有问出来什么,这才急忙派人来知会了婢子。主子,您看——”

        姜似想了想,道:“先去露生香看看。”

        秀娘子失踪,可能性太多了。

        有可能是偶然遇到歹人见财起意对秀娘子与伙计下了毒手,也有可能是冲着她来的。

        在姜似看来,冲着她来的可能性更大。

        她才解决了齐王妃,还令齐王丢了个大脸,据说现在谁提起齐王第一反应就是齐王府有点穷——这种情形下,齐王为了报复她打露生香的主意也是有可能的。

        毕竟想要直接打击报复她还是有点难度的,对露生香下手就容易多了。

        姜似琢磨着这些,带着人很快赶到露生香。

        露生香关着门,挂起了暂时歇业的牌子。

        姜似一到就直接从后门进去,见到了卢楚楚。

        卢楚楚脸色十分难看:“王妃,秀娘子不见了!”

        “我听阿巧说了。”姜似微微点头,问道,“楚楚姑娘,昨日秀娘子出门前可有什么异常?”

        卢楚楚仔细想了想,摇头:“就和以往没有什么区别。秀娘子对香露格外上心,听说哪里有好的花都会亲自去看看,这也不是头一次了。”

        “那个伙计——”

        “伙计也是可靠的,比我在露生香呆的时间还长呢。”

        “他家里什么情况?”

        卢楚楚怔了一下,道:“我让人去他家传话了,他家里人看起来完全不知情,听说人不见了正着急呢。”

        姜似暂时排除了伙计有问题的嫌疑。

        一般来说,伙计要是被人收买的话都会悄悄安置好家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家人一无所知。

        当然,也有狠心之人为了好处抛妻弃子,但这样的人毕竟是极少数,可能性不大。

        又不是泼天的富贵,寻常小老百姓贪些好处大多是为了让家人过得更好。

        “梅园主人呢?”

        卢楚楚眼中凶光一闪,撂下一句“王妃稍等”快步挑帘而出,没过多久又挑帘子进来,手中提着一人。

        那人有些发福,是个颇富态的中年男子,被卢楚楚提着一副敢怒不敢言的神色。

        “我们东家来了。在王妃面前,看你还敢不敢瞒着!”卢楚楚把中年男子往姜似面前一推,“王妃,这就是梅园的主人,也是他邀请秀娘子去赏梅的。”

        姜似冷眼打量着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立刻弯腰行礼:“小民见过……见过王妃……”

        姜似懒得与中年男子客套,直接问道:“昨日秀娘子何时到的你们梅园?”

        “未正左右到的,小民刚用了午饭不久。”

        “又是何时离开?”

        中年男子并没迟疑,立刻回道:“大概申正时分离去。”

        姜似思索了一下。

        未正到申正,如果梅园主人没有说谎,那么秀娘子在梅园停留了一个时辰左右,用来察看寒梅品质足够了。而从城郊梅园回到露生香大概要一个时辰,秀娘子申正时分离开,赶在城门落锁之前进城毫无问题,从时间上来看,符合秀娘子的选择。

        姜似面无表情打量着中年男子,把中年男子紧张得面皮直抖。

        这可是堂堂王妃,真要恼了,会不会把他的梅园给拆了?

        不对,只把梅园拆了算什么,会不会把他给拆了啊?

        这么一想,中年男子站不住了,两腿直抖。

        姜似直觉此事与中年男子关系不大,却不能轻易放过,再问道:“你说秀娘子申正左右离去,可有人证?”

        中年男子呆了呆。

        人证?这好好的怎么像是官老爷审案啊,还要人证物证咧。

        卢楚楚瞪了中年男子一眼:“王妃问你呢,还不回话!”

        阿蛮跟着瞪了一眼,喝道:“就是,你眼珠乱转不吭声,莫非在绞尽脑汁编瞎话?”

        中年男子都快跪下了,哭丧着脸道:“小民不敢欺瞒王妃啊,人证——对了,小民想起来了,小民送秀娘子离去时正赶上几个孩子跑来梅园偷偷折梅枝,被我家那婆娘发现了,提着扫帚追着那几个小兔崽子乱跑。有一个娃娃摔倒了,还是秀娘子上前把那娃娃扶起来的,秀娘子真是个好人啊——”

        “少废话!”卢楚楚斥了一声,不由看向姜似。

        姜似沉吟片刻,旋即有了决定:“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梅园那边找那孩子问问。”

        秀娘子失踪得突然,她必须先排除伙计与梅园主人参与的可能才好集中精力往别的方面查。

        “王妃,多带些人去吧。”阿巧莫名有些不安,小声提醒道。

        姜似颔首,吩咐龙旦多带了几名护卫,一群人赶往城郊梅园。

        此时还未到晌午,梅园一片腊梅开得正好,蜡黄如金,金灿灿一片很是动人。

        腊梅要比寻常梅花花期早了两个月,眼下正是绚烂之时。

        姜似驻足轻嗅,阵阵清香袭来。

        腊梅本就是制作高级香露的香花之一,也难怪吸引了秀娘子前来察看。

        “王妃,那几个偷折梅枝的孩子找到了。”龙旦凑过来禀报道。

        姜似眸光微转,便看到了四五个七八岁大的孩童,个个都由大人紧紧拉着手。

        几名大人皆一脸紧张望着她,几个孩子则满眼好奇。

        姜似语气温和下来:“听说今日你们有人跌倒了,不知是哪一个,有没有摔疼?”

        几个孩子不由看向一名胖乎乎的男童。

        男童陡然涨红了脸,小声道:“一点都不疼。”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29859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