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591章 全身而退

第591章 全身而退

        见到景明帝的动作,太子眼神一缩,条件反射用双手护住脸。

        景明帝手抚着沁凉的白玉镇纸,比镇纸更凉的是他的心。

        这个畜生竟然是装的!

        什么重新教导,什么稳重懂事,统统都是狗屁,不过是这畜生为了逃避责罚糊弄他罢了。

        景明帝冷冷看着太子,怒火越积越旺,新换的白玉镇纸脱手而出。

        太子虽然难得灵机了一回想出失忆的法子来,并顺利伪装了好几日,可一旦面临危险,立时原形毕露。

        他骇得腿一软跪倒在地,仓皇喊道:“父皇,儿子错了——”

        白玉镇纸离太子颇远的方向飞过去,砸到了近门口处的墙壁上,紧接着弹落在地,发出一声巨响,把刚来到门口的鲁王吓了一跳。

        这一次,景明帝本来就没想着拿镇纸砸太子。失望之极,连惩罚都没了力气。

        看着不打自招的太子,景明帝心塞不已。

        要么就别装,既然装了,却如此沉不住气,一点惊吓就露了馅,大周江山交给这畜生该不会要亡了吧?

        安安分分当一个守成之君,恐怕只是他想当然的奢望。

        太子察觉景明帝没了动静,飞快抬眸看了一眼。

        这一眼,登时令他如坠冰窟。

        父皇那是什么眼神?

        比起愤怒,这样的眼神更令他心慌……

        景明帝扫一眼立在门口的郁谨与鲁王,也没开口让他们进来,继续盯着太子:“你是怎么想出装失忆的法子?”

        太子知道瞒不下去了,硬着头皮道:“儿子就是……灵光一闪……”

        鲁王不由猛抽嘴角。

        原来灵光一闪还能这么用,长见识了。

        景明帝深深吸了一口气,指指房门:“出去吧。”

        “父皇——”

        “朕让你出去!”

        太子吓得头一缩,不敢再多说,爬起来跑了出去。

        御书房门外的石阶上,卧着一条大狗,一脸无辜望向匆匆跑出来的太子。

        见到二牛,太子脸色一变,那种把神犬据为己有的心思淡了,取而代之的是杀心。

        都怪这畜生,不然他能继续装下去,谁都发现不了。

        二牛见太子变脸,依然保持着乖顺的模样,懒洋洋扫了扫尾巴。

        这样的人,它一口能咬死一个,哼!

        太子到底没敢多留,匆匆走了。

        景明帝面无表情扫了郁谨与鲁王一眼,吐出两个字:“进来。”

        二人走了进去。

        屋中气氛凝重得几乎令人喘不过气来。

        “父皇,我们——”鲁王干巴巴开口。

        景明帝睇了他一眼,冷冷道:“谁让你们跟来的?”

        鲁王:??

        他下意识看向郁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被老七坑了!

        郁谨张口胡诌:“儿子怕您气坏了,就过来了。”

        鲁王:??

        说好的父皇没指名道姓,所以要过来呢?

        这一刻,鲁王有种提大刀砍死郁谨的冲动。

        景明帝深沉目光一直不离郁谨,半晌,缓缓问道:“这么说,你早看出来太子假装失忆了?”

        这个问题问得有点宽,郁谨当然不会把自己搭进去,肃容道:“二牛向二哥打招呼,见到二哥的反应,儿子隐约猜到了……”

        “之前呢?”

        “之前?”郁谨脸上挂着的无辜表情天衣无缝。

        景明帝皱眉道:“今日你为何带二牛来看望太子?”

        放到平时,他即便心生疑问也不会这么直接问出来,特别被问的是一个儿子,还当着另一个儿子的面。

        可现在他恼怒到极点,便顾不得这么多了。

        听到景明帝的话,鲁王诧异看着郁谨。

        不会吧,老七这么大胆子,敢算计太子?

        郁谨面不改色道:“父皇有所不知,阿欢满月宴那日,二哥曾亲口讨要二牛,只是当时儿子舍不得,没有答应,没想到才过了几日二哥居然失忆了。想想二哥的遭遇,儿子就后悔当日太小气了,这才带着二牛一起进宫探望二哥。我想着二哥见了二牛如果还喜欢,就把二牛送给二哥好了,虽然儿子十分舍不得,可毕竟手足之情更重要……”

        门外石阶上卧着的二牛一改懒洋洋的姿态,警惕竖起了耳朵。

        总觉得有危险!

        屋内,郁谨语气平静说出了带二牛进宫的理由,最后惭愧道:“没想到好心办了坏事,让二哥受到了惊吓——”

        “什么好心办坏事?”景明帝打断了郁谨的话,冷冷道,“若不是二牛,难道任由太子装下去就是好事?”

        真正追究起来,太子犯了欺君之罪。

        只是景明帝一时还没想好究竟该给太子怎样的处罚。

        有些决定暴怒之下可以冲动做下,有些却不能。

        比如废太子,已经废而复立,难道要废第二次吗?

        景明帝深深看着郁谨,见他目光清澈,神色坦然,对郁谨给出的理由信了七八分。

        被他这么盯着还面不改色,应该没有心虚。

        再者说,连他都没察觉太子是装的,老七与太子几乎没有接触,应该也不会察觉,今日这事大概就是巧合。

        连运气都不站在太子这边——这么一想,景明帝越发觉得绝望。

        试探过郁谨没有察觉问题,景明帝不想跟两个儿子废话了,摆手道:“行了,你们出宫吧。”

        走出宫门,鲁王擦了擦额头冷汗,心有余悸道:“我还以为父皇要把太子脑袋开瓢呢。”

        他虽然厌恶太子,可要亲眼瞧着父皇把太子打死,头皮也会发麻。

        都是当儿子的,父皇能打死太子,就能打死他。

        见郁谨神色淡淡,鲁王小声道:“老七,今日你真不是故意的?”

        郁谨笑笑:“五哥说笑了,我是能提前知道太子假装失忆,还是能提前料到太子见到二牛有那个反应?我哪有这种料事如神的本事啊,今日真的只是想把二牛送给太子而已。”

        鲁王挠挠头,信了:“说得也是,不说什么料事如神,要真是故意的,面对父皇那样盘问哪能一点不心虚啊。”

        换了他,估计舌头都打结了,哪能像老七那般坦然自若。

        郁谨心中呵呵一笑:谁规定说瞎话就要心虚了?他才不是这种人呢。

        跟在后边的二牛盯着主人翘臀,眼神深沉:把它送人??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25572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