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577章 忍无可忍的郁七

第577章 忍无可忍的郁七

        杨妃当然是一位绝代佳人,但比之眼前的燕王妃,似乎说不出来哪里还是差了点儿。

        太子盯着姜似,一颗心火热。

        难怪老七不许别人碰他的东西。

        有神通的狗是老七的,绝色的美人儿还是老七的,敢情好东西都让老七占尽了,当然不许别人碰了。

        一股不甘从太子心头升起。

        他才是太子,一国储君,而老七只是个不起眼的皇子罢了,没道理好东西都是老七的!

        郁谨似有所感,回眸往太子的方向望了一眼。

        与得知太子打二牛主意时的反应不同,他此刻目光平静,如一汪望不见底的潭水,令人捉摸不透。

        太子被这一眼看得猛然回神,手心竟出了汗。

        这反应让他颇懊恼。

        他是太子,老七只是个王爷,他才不怕老七呢,定是天气太热才出汗。

        绝色的美人儿是不敢多看了,毕竟众目睽睽,这点理智太子还是有的。

        最初的惊艳过后,太子视线稍移,落在站在姜似身旁的一名女子身上。

        那女子身量与燕王妃仿佛,雪肤花貌,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若是细瞧竟与燕王妃有一两分相似……

        太子不由抿了抿唇。

        要说起来,比起明艳不可方物的燕王妃,他对这名清丽温婉的女子兴致更大些。

        二十多岁的女子正是最好的时候,可比十几岁时强多了。

        这名女子是什么身份?她与燕王妃看起来很亲近,莫非是姐妹?

        太子一颗心活络起来。

        齐王冷眼旁观,微微动了动眉梢。

        太子这是对燕王妃身边的女子生出了心思?

        他亦多瞧了女子两眼,决意留心一下女子身份。

        众人围过去,争相看小郡主。

        孩子他们都不缺,更没少见过,但还是想瞧瞧这孩子有什么特别,竟让皇上如此另眼相待。

        大红绣福字襁褓中的婴儿安然睡着,并不知道正被许多人围观。

        “小郡主生得可真好,琼鼻樱唇,与王妃一个样子。”

        “是啊,头发又黑又密,实在难得……”

        郁谨心中的戾气被这些赞美稍稍压下去,让他能不动声色应付着宾客。

        姜似没有逗留太久,对众人赔了个不是带着小郡主离去。

        满月宴女主人带孩子出来见一见近亲是规矩,而孩子太小,当然不必久留。

        齐王默默留意着太子,见太子目光果然追随着那名女子,心下越发肯定了刚才的猜测。

        待宴席散去,齐王夫妇一同回了齐王府,齐王就问道:“今日站在燕王妃身边的青衣女子是何人?”

        齐王妃一怔。

        与燕王妃站在一起的青衣女子不是燕王妃的长姐么,王爷问这个做什么?

        心中虽诧异,齐王妃还是道:“那位妇人是燕王妃的长姐,曾是朱家的媳妇……”

        齐王笑笑:“我看那女子样貌与燕王妃有些许相似,就猜测应该是燕王妃的姐姐。我想起来了,她就是与朱子玉义绝的那位吧?”

        齐王妃蹙眉:“王爷为何问起此人?”

        燕王妃出现在园子里的那一刻,男人们的眼神她都瞧在眼里了。

        呵,男人。

        齐王妃在心底冷笑着。

        齐王可不认为自己在燕王府花园有失态之处,低声道:“我冷眼瞧着,太子对此女动了心思。”

        “什么?”齐王妃大惊。

        她本以为这些男人注意力都放在了明艳动人的燕王妃身上,没想到王爷与太子留意的是燕王妃的姐姐。

        男人……齐王妃突然又不明白男人是怎么想的了。

        “王爷的意思是——”

        齐王笑笑:“自是找个机会成人之美。”

        他太懂得太子心思了。

        相比较被老七护得好好的燕王妃,寄居在东平伯府的燕王妃之姐就容易得手多了,不怕太子不蠢蠢欲动。而以老七那不吃亏的性子,妻姐若是被太子祸害了,定会跟太子拼命。

        到那时,他就可以坐山观虎斗。

        太子回到东宫,一颗心确实蠢蠢欲动,暗暗命内侍打听姜依的事。

        “这么说,燕王妃的长姐与夫家义绝之后,就寄住在东平伯府?”听了内侍打探来的消息,太子摸着下巴,觉得大有机会。

        自从钱河县回来,父皇嫌弃他表现平平,打发他每日轮流去六部逛逛,好熟悉政事。

        出宫的机会并不少呢——

        内侍听得心惊肉跳:“殿下,京中不比钱河县啊,有个风吹草动恐怕就传到皇上耳中去了……”

        太子皱眉:“父皇又不会天天盯着我这点事儿。再者说,此事需要等机会,吾这一次不会让人抓到把柄的,你闭好嘴巴就是!“

        “这一次?”内侍诧异。

        难不成以前还有?

        锦鲤镇那妇人的事是他亲手操办的,风过无痕,自然不是太子提的事。

        想到先前太子被废,伺候太子的内侍全都不见了,内侍心中一凛。

        太子自知失言,瞪了内侍一眼:“滚下去,再多话就打发你去刷马桶!”

        内侍慌忙退出去,不多时又进来了:“殿下,皇上传您去养心殿。”

        太子走进养心殿,心中十分茫然:父皇为何召见他?他没找父皇告状啊。

        一瞧太子目光呆滞的模样,景明帝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听说你今日被二牛咬了?”

        太子立刻露出几分委屈,点头应了。

        景明帝拧眉:“你就不能稳重点儿?大庭广众之下去逗狗,当着满园子人的面被狗咬了,还有没有一点储君的体面?”

        “儿子没有去逗狗——”

        “那二牛为何不咬别人,偏偏咬你?”景明帝反问。

        太子被噎个半死,哆嗦着嘴唇险些哭了。

        他为了二牛着想都没想着告状了,为什么还要被父皇骂?

        原来在父皇心里,他还不如二牛……

        景明帝越发来气:“你摆出这么委屈的样子干什么?莫非还要与一只狗计较?”

        “儿子不敢。”太子忍气吞声道。

        本来是舍不得计较的,可父皇这样训他,他都想把二牛炖了吃了!

        “给我回去好生反省!”

        太子灰头土脸离开了养心殿。

        宾客散尽的燕王府一时冷清下来,郁谨走进里屋,摒退伺候的丫鬟在姜似对面坐下,冷冷吐出一句话:“阿似,我要弄死太子!”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24690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