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565章 恨铁不成钢

第565章 恨铁不成钢

        夸赞完二牛,景明帝这才瞧了瞧太子,淡淡来了一句:“太子也不错。”

        太子险些大哭。

        他得到的表扬居然还没二牛多!

        等众人退下,屋内没了外人,景明帝深深看了太子一眼。

        太子被看得心惊肉跳,干笑道:“父皇——”

        “太子此行有何感受?”景明帝淡淡问。

        太子愣了愣,忙道:“受灾的百姓太可怜了,儿子瞧着好生不忍……”

        知道怜惜百姓,还算不错。

        景明帝暗暗点头,面上不动声色道:“这些受灾的百姓都是大周子民,他们受难就与咱们受难是一样的。你可记住了?”

        太子连连点头:“儿子记住了。”

        景明帝话锋一转:“但你还要记住,无规矩不成方圆,受灾百姓固然可怜,但受灾后如何安置、抚恤银给多少,这些都有定例,切不可凭一时意气随意增减,不然就会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太子一听气坏了,嘀咕道:“赵侍郎那个老匹夫,竟然告状!”

        “你说什么?”太子闷在喉咙里抱怨,景明帝一时没听清。

        “有一事,儿子不知当说不当说——”

        景明帝本就对太子此行没那么满意,闻言没好气道:“有话就说,别学那些小家子气的臭毛病!”

        太子窒了窒,心头委屈不已。

        父皇果然不待见他,他说什么都是错。

        心中虽郁闷,却不敢再迟疑,太子一脸严肃道:“父皇,赵侍郎欺君!”

        景明帝眼皮一跳,目光沉沉盯着太子。

        太子愤愤道:“根本没有什么神人给老七托梦示警,提前预知到锦鲤镇会发生地动的是老七养的那只狗。只不过大家担心锦鲤镇的百姓不相信,这才假托有神人给老七入梦示警……”

        冷眼看着太子滔滔不绝说,景明帝心头怒火越升越高。

        “父皇,赵侍郎明知真相,却对监察御史用神人给老七托梦示警的托词,这分明就是欺君——”

        “够了!”景明帝重重一拍桌案。

        太子声音一滞,诧异看向景明帝。

        景明帝已是怒容满面,指着太子骂道:“混账,你出行一趟,没有把臣子的辛苦、功劳放在心上,却学会背后告状了,你还有没有一点储君的肚量?你如此做,一旦传扬出去,岂不令文武百官寒心?”

        若令文武百官寒了心,最终受累的又是谁?

        太子出门这点苦劳在景明帝心里登时烟消云散,只剩下了失望。

        想一想那三本厚厚的奏报里对郁谨的称赞推崇,再看看关起门来告状的太子,景明帝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复立太子,是不是错了?

        这个念头立刻被他死死压了下去。

        太子已经复立,无论如何不能再折腾了,甚至于——老七表现如此亮眼,还把神人入梦示警揽在身上,莫非就毫无目的?

        帝王之心总是充满着猜疑,景明帝亦不例外。

        事实上,也是郁谨此行表现太亮眼,远远超出他的意料,亦超出文武百官乃至天下人的意料,由不得他不多心。

        把太子狠狠训斥一顿,景明帝缓了口气,摆手道:“回你的东宫去,给朕好好反省一下!”

        太子灰头土脸离开了御书房,心中把赵侍郎骂个半死:老匹夫,等将来自有算账的那一日!

        御书房里一时没了声音,良久,景明帝睁开眼,对潘海道:“把你的徒弟叫来。”

        潘海走出去,招呼小乐子上前,小声提点道:“皇上要问你燕王神人入梦示警的事。”

        “师父——”小乐子欲言又止,以目光征询潘海的意见。

        他当然与师父一条心,师父对燕王的看法直接影响着他进入后的说法。

        如他们这些人已经深谙说话技巧,哪怕燕王立下的天大功劳不能抹煞,但在某些细节上稍稍换个说辞,就能令听到这番话的人对燕王的印象有微妙变化。

        潘海轻声道:“燕王是个赤诚之人。”

        小乐子登时领会了潘海的意思,小声道:“孩儿明白了。”

        “嗯,进去吧。”

        不多时,小乐子出现在景明帝面前。

        “奴婢给皇上请安。”

        “说说你在钱河县所见。”景明帝面无表情道。

        小乐子便说起来。

        景明帝认真听着,听到最后问:“一开始,燕王如何提起神人入梦示警的事?”

        小乐子犹豫一下。

        “但说无妨,朕只想知道事实。”

        奏报是由人写的,他只能把别人的眼睛与耳朵当成自己的,这其中有诸多无奈。

        相较起来,身边宦官无疑更能让帝王信任一些。

        小乐子这才道:“奴婢打探过了,其实一开始燕王提议由太子殿下担上这个说法……”

        “太子他——”

        “殿下认为啸天将军预知地动是无稽之谈,拒绝了。”

        景明帝抖了抖嘴角。

        他完全能想到太子为何拒绝,这是怕一旦没有发生地动,担责任呢。

        小乐子低着头,接着道:“当时大人们亦觉得冒险,燕王一力坚持,于是——”

        “够了,你退下吧。”

        小乐子飞快看了潘海一眼,道一声是,轻手轻脚退了下去。

        景明帝沉着脸,心情十分不好受。

        潘海劝道:“皇上,这怪不得太子……旁人没有您慧眼识珠,早早就发现了啸天将军的神通,自然不敢相信啸天将军能预知地动。太子当时若是揽下此事而地动没有发生,不是让人笑话么……”

        景明帝摇了摇头,低声道:“太子少了些担当啊——”

        与一镇百姓的性命比起来,让人笑话算什么?

        这世上,总有些事宁可闹笑话也要去做,因为值得。

        即便地动发生的可能性只有万一,那也该去做。

        做了,地动一旦发生就如现在这样救下了一镇百姓。倘若地动没有发生,不过是让人笑话几句而已。

        一国储君,为一镇百姓若连被人取笑几句的风险都不愿承担,将来又如何为江山百姓尽心尽力?

        景明帝拿起茶杯啜了一口,只觉满口苦涩。

        郁谨带着二牛离开皇宫,匆匆冲特意留下来欲与他攀谈几句的赵侍郎拱拱手,几乎是飞奔回了燕王府。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24102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