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520章 落幕(嗳爱圜子的盟主)

第520章 落幕(嗳爱圜子的盟主)

  见到崔绪,荣阳长公主没有起身,颤了颤眼皮道:“怎么,来看我笑话么?”

  “不,来问你一件事。”

  荣阳长公主望着崔绪。

  崔绪面容平静,眼底却酝酿着惊涛骇浪,一字字问道:“阿珂是你害死的?”

  荣阳长公主神色扭曲起来,笑道:“我就知道你过来是为了那个贱人!”

  “阿珂是你害死的?”崔绪对荣阳长公主的歇斯底里无动于衷,再问一遍。

  面对崔绪,荣阳长公主爱恨交织,多年来在心理上却从不落下风。可是如今她成了庶民,那种微妙的平衡被彻底打破了。

  她变得有些疯狂,说出的话越发肆无忌惮:“是又怎么样?”

  “你真的害了阿珂?”崔绪声音颤抖,眼中所有亮光彻底熄灭了,仿佛成了一潭死水,永远不会再荡起涟漪。

  荣阳长公主腾地站了起来,逼近崔绪。

  她个子高挑,又多年养尊处优,在崔绪面前气势惊人:“对,就是我弄死了她,谁让她都嫁人生了三个孩子,还不要脸勾引你呢!崔绪,我嫁给了你,你让我长期独守空房,却与一个有夫之妇藕断丝连,跑去白云寺私通,难道我不该弄死那个贱人吗?”

  崔绪望着荣阳长公主的眼神变得无比深沉:“她没有,我也没有,一切都是你胡思乱想而已!”

  荣阳长公主大笑起来:“崔绪,你骗鬼呢!你敢说当年你与苏氏没有一同出现在白云寺?那个贱人敢染指我的男人,就要有被我弄死的觉悟。”

  “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

  “蛇蝎心肠?这也是你逼的!当年我嫁给你,你但凡对我用点心,我会变成这样?”

  崔绪摇摇头:“这是你强求来的。圣旨管得住人,管不住心,我当初就对你讲明了……”

  荣阳长公主被问得瞬间无言。

  大婚前,崔绪是这般对她说过,可是她不信。

  她是尊贵的长公主,有身份有美貌,只要嫁给了崔绪,时日久了难道就不能令他动心?

  可偏偏她碰到的这个男人心是石头做的,就连有夫妻之实都是她用药物才办到的……

  回想着这些,屈辱与愤恨排山倒海般袭来,令荣阳长公主吐出的话越发刻薄:“你来干什么呢?问清了我弄死那个贱人的事,难不成准备替她报仇?”

  “不行么?”崔绪平静问。

  荣阳长公主大笑出声:“崔绪,你别忘了皇兄只是夺去了我长公主的称号,可没赐死我。我哪怕成了庶民也还是太后的女儿,你动我一下试试,看皇兄能不能饶过你!想替那个贱人报仇,你等下辈子吧——”

  随着一柄利剑穿透胸膛,荣阳长公主后边的话戛然而止。

  她低了低头,不敢置信看向崔绪。

  崔绪依然面色平静,轻声道:“这一次,我不想再等下辈子了。”

  他用力拔出剑,往脖颈处重重一抹。

  热血喷出来,迷住了荣阳长公主的眼。

  她努力睁大眼睛,眼前除了一片血红却什么都看不清。

  重物倒地的声音传来,她知道是她喜欢了一辈子又恨了一辈子的男人。

  再接着,又是重物倒地的声音传来,这一次是她。

  冰冷的地面使她恢复了几分清醒,眼中的迷雾褪去,清清楚楚看到了倒在身边的人。

  他闭着眼,嘴角挂着淡淡笑意,好像在梦里赏到了良辰美景。

  大滴大滴的泪珠从荣阳长公主眼角滚落,心中的疼痛漫过了身体的痛。

  “崔绪,崔绪——”她吃力喊了一声又一声,可近在咫尺的男人却毫无动静,只有对方从身体里疯狂涌出的热血淹没了她,与她的血混到一处。

  那一声声低喊渐渐停了,无数惊惶的喊声又响起,长公主府的下人从四面八方涌来。

  “父亲,母亲——”崔逸推开挡路的下人,踉踉跄跄跑到二人身边。

  眼前是他从没见过的可怕情景:记忆里严肃深沉的父亲倒在地上,脖颈处是狰狞的伤口。高贵张扬的母亲同样倒在地上,胸口处大大的血窟窿往外疯狂冒着鲜血。

  他们紧挨在一起,一个面上是释然的平静,一个脸上却定格了千言万语。

  那样近,又那样格格不入……

  崔逸跪在二人身边,嘶声哭喊起来。

  他真的不懂。

  就在一年前,他还有妹妹、有母亲、有父亲,无论一家人有什么矛盾,至少都好生生的,怎么转眼间妹妹失踪了,父亲杀了母亲又自刎……

  长公主府的下人跪了一地,哭道:“公子,怎么办啊?”

  长公主都死了,那些物件自然不能收拾了,何去何从他们只能茫然等待。

  崔逸爬了起来,咬牙道:“我要进宫去!”

  “公子,公子——”

  御书房中,景明帝把奏折甩到一边,眼皮狂跳起来。

  景明帝一阵心慌。

  不可能的,这两日的事已经够令他烦心了,难不成还要出幺蛾子?

  “潘海——”

  “奴婢在。”

  “去问问朵嬷嬷那边的进展,莫非朵嬷嬷捱不住受刑死了?”

  潘海领命而去,还没等景明帝喝口茶就返了回来。

  景明帝不由坐直了身子:“怎么?”

  这也太快了,一定没好事!

  潘海简直不知道如何对景明帝开口了。

  皇上这两日受的打击有点多啊……

  “有事就说!”

  “崔公子求见——”

  景明帝琢磨了一下:“崔逸?他是来替他母亲求情的吧。你出去告诉崔逸,他母亲犯了错,受到惩罚是应该的,任何人来求情都不成……”

  潘海硬着头皮道:“崔公子哭着说崔将军与荣阳长公主死了……”

  景明帝手中把玩的玉貔貅直接跌落到地上,摔得惨不忍睹。

  “传崔逸进来!这混账东西,为了见朕也不能胡说八道。”

  崔逸红着眼进来,扑通就跪下了,放声哭道:“舅舅,我爹与我娘都死了——”

  “什么都死了?崔逸,你要是胡言乱语朕定不轻饶!”

  “舅舅,我怎么会拿父母胡言乱语,我爹娘真的死了——”

  “到底怎么回事?”

  崔逸痛哭道:“我爹杀了我娘,然后自尽了……”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24096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