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518章 收获

第518章 收获

        景明帝的话犹如一道惊雷,把荣阳长公主砸懵了。

        “皇兄,我没有与异族人勾结,更没有害您与母后的心啊——”

        景明帝无视荣阳长公主的反抗,闭眼摆摆手:“把人带下去。”

        数名内侍上前来拖荣阳长公主。

        荣阳长公主挣扎着:“皇兄,我要见母后……让我见母后一面,您不能这样做——”

        景明帝干脆转过身去。

        片刻后,荣阳长公主的喊声消失在门口,景明帝看了郁谨一眼。

        郁谨眼观鼻鼻观心,似乎什么都没看见。

        景明帝叹口气:“带你媳妇回府吧,她也辛苦了一晚上……”

        郁谨登时来了精神:“多谢父皇!”

        姜似从侧门走了出来。

        郁谨快步迎上去,握住她的手:“怎么样,累了么?”

        “还好。”

        景明帝咳嗽两声。

        二人走过来,齐齐向景明帝见礼:“父皇,我们告退了。”

        “嗯。”心情沮丧的景明帝懒懒应了一声。

        郁谨可不管皇帝老子心情如何,带着媳妇就走了。

        晨风是冷的,如刮骨刀,好在姜似穿得厚实,又戴着帽兜,倒不觉十分难受。

        郁谨握着她的手,紧了又紧,低声道:“我担心了一夜,没人为难你吧?”

        姜似扬唇,笑意真切:“没有,父皇不会莫名其妙为难人。”

        此刻那枚免死金牌就在她怀中,沉甸甸的。

        这一趟进宫可谓收获满满,得到珍贵的免死金牌算是意外之喜,更重要的是荣阳长公主终于得到惩罚,她算是为母亲报了仇。

        对有些人来说,从云端跌落远比死了还要难受,荣阳长公主便是这种人。

        “朵嬷嬷都交代了?”

        “没有交代搅乱后宫的原因,却交代了荣阳长公主的事。”

        郁谨看了一眼前方。

        荣阳长公主挣扎不断,正被内侍拖着往外走。

        他眼中掠过冰冷的笑意,轻声道:“能当上乌苗长老的人,骨头都很硬,涉及到族中秘密很难撬开她的口……”

        姜似想到朵嬷嬷隔着房门用乌苗语喊出的质问,轻声道:“回去再说吧。”

        二人走出宫门,看到了失魂落魄的荣阳长公主。

        荣阳长公主一眼瞧见姜似,猛然推开旁边的内侍冲过来。

        “姑姑好似疯婆娘般横冲直撞,可不体面。”郁谨担心荣阳长公主伤到姜似,把姜似拦在身后淡淡道。

        荣阳长公主无视郁谨的讽刺,眼睛直直盯着姜似,咬牙切齿道:“贱人,是不是你搞的鬼,害我被皇上责罚失去了长公主之位?”

        姜似与荣阳长公主对视,轻轻吐出两个字:“是呀。”

        荣阳长公主眸子猛然睁大,一时竟忘了说什么。

        她想象中的否认、辩解统统没有,对方竟直接承认了,那般轻描淡写承认了!

        “贱人,你在皇上面前挑拨离间就不怕有报应吗?”

        姜似觉得好笑。

        没有任何底线害人的人,果然有着令常人叹服的歪理。

        “我又没做过亏心事,为何怕有报应?”姜似冷冷笑着,“倒是姑姑,视人命如草芥,就喜欢抢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终于有报应了。”

        说到这,她上前一步,声音放得更低:“就如你的女儿一样。”

        荣阳长公主猛然打了个哆嗦,神情狰狞:“贱人,我就知道是你害的明月!”

        姜似声音扬起:“姑姑说话最好注意点。你以为父皇是不明是非的人,单凭旁人几句挑拨就能治你的罪?是你出身高贵却不惜福,锦衣玉食却不知足,贪婪狠毒,这才得到应有的惩罚。父皇是天子,惩罚你是替天行道!至于姑姑,到现在倘若还不知反省悔改,以后定会有更大的报应等着你。”

        “你住口,你给我住口!”荣阳长公主张牙舞爪想要给姜似一点教训。

        郁谨捏住荣阳长公主手腕,冷冷道:“你以为你还是长公主?蠢货!”

        几名内侍呆了呆。

        燕王真是什么话都敢说,荣阳长公主风光了几十年,又是太后疼爱的养女,就不怕太后得知后找皇上求上几句,然后皇后收回处罚?

        郁谨懒懒看了几名内侍一眼:“几位公公不赶紧把人送走,由着她在这里吵闹么?”

        几名内侍立刻拉住荣阳长公主,劝道:“您还是莫要闹了,回公主府收拾一下东西吧。”

        荣阳长公主已经被夺去长公主封号,公主府自然没资格住了。

        内侍的话令荣阳长公主几乎发狂:“收拾什么?我的府邸为什么要收拾东西?”

        姜似笑笑:“姑姑,给自己留一点尊严体面不好么?在这一点上,您可不及崔大姑娘。”

        哪怕被赐婚,崔明月也不认命,干脆利落弄死新郎官收拾包袱走人。

        从这一点来看,崔明月的表现确实比这当娘的强多了。

        荣阳长公主一下子没了声音。

        内侍趁她安静下来,忙把人拖走了。

        “走吧,咱们也回家。我离开王府前,吩咐厨房做了蒸肉……”

        殿中,景明帝垮着脸,一口接一口灌茶水。

        潘海凑过来,小心翼翼提醒道:“皇上,该早朝了。”

        景明帝动了动眼皮,淡淡道:“就说朕不舒服,让他们散了吧。”

        潘海犹豫了一下,躬身退出去前往乾清门传旨。

        听完潘海的传旨,大臣们都愣了,不由面面相觑。

        今日不早朝?

        皇上登基以来一直勤勤恳恳,可鲜少有不上朝的时候。

        几名大臣围到潘海身边打听:“潘公公,皇上龙体不打紧吧?”

        潘海扫众臣一眼,淡淡道:“各位大人散了吧,明日再来。”

        众臣交换了一下眼神。

        不让打听,看来不是龙体欠安这么简单。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让皇上免了早朝?

        离开乾清门,众臣立刻派人打探起来。

        不久后,一个惊人的消息传到了众臣耳中:荣阳长公主被削去封号,贬为庶人了!

        原因?

        原因就是燕王妃察觉先母死因有异,结果查出是荣阳长公主勾结异族人毒害了燕王妃的先母苏氏,而皇上不徇私情秉公处理,降罪荣阳长公主把她贬为了庶人。

        众臣摸着下巴不约而同想到一个问题:皇上这么向着儿媳妇,太后知道吗?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23968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