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515章 朝着目标前进

第515章 朝着目标前进

        朵嬷嬷捂着心口踉跄爬起来,震惊到连疼痛都不觉得。

        “噬心蛊为何失去了控制?”

        她不甘心,再次催动噬心蛊,可脸色渐渐涨成了紫红色,突然张口吐出一物。

        那物落在地上,竟是一只黑色的虫。

        黑色的虫见了天日,挣扎几下不动了,很快化成了一摊血水。

        皇后脸色发白,拿帕子死死捂着嘴才忍住没吐出来。

        景明帝看着地上那摊血水亦是头皮发麻。

        这世上竟真有千奇百怪又恶心的玩意儿!

        “不可能,绝不可能……”朵嬷嬷已经有些癫狂,挣扎着四处张望,“难道是大长老来了?”

        景明帝看着再无半点从容的朵嬷嬷,享受着占据上风的感觉:“朵嬷嬷,如今你已经失去了所有依仗,还不如实招来!”

        朵嬷嬷看景明帝一眼,突然向他冲来。

        一旁两名内侍忙死死按住她。

        “放开我,我要看看谁在外面!”朵嬷嬷目光死死盯着门口处。

        景明帝与皇后不由顺着朵嬷嬷的视线看过去。

        他们当然知道门外是何人,也因此,心头格外震撼。

        燕王妃竟有如此神通……

        皇后想:燕王妃能常人所不能,以后不能得罪了。

        她忽然觉得贤妃有些傻。

        也不知道总算端婆婆架子的贤妃知不知道她儿媳妇这么凶悍?

        皇后难得对皇上的嫔妃产生了那么一丝同情。

        景明帝则在想:还好老七媳妇是皇家的,将来一旦与乌苗对上,不至于束手无策……

        帝后的这些念头都不及朵嬷嬷心中掀起的惊涛骇浪。

        “外面到底是谁?我不相信这世上除了大长老还有谁能压制我体内蛊虫!”

        可大长老不可能来到大周京城,更不可能进宫来。

        难道是圣女?

        朵嬷嬷猛然想到了此处,用乌苗语喊道:“圣女,是不是你?”

        如果说之前她对燕王妃的身份尚有疑虑,认为花长老一定是被蒙骗了,那么现在她就不得不信了。

        除了大长老,懂得御蛊术的唯有乌苗圣女阿桑!

        她离开乌苗时阿桑只是一个一岁多的幼童,还没有进入她们的视线里,可是乌苗族历来能掌握御蛊术的除了大长老就只有圣女。

        这一刻,朵嬷嬷竟是有些欣喜的。

        她曾是候选圣女之一,而她们这一代没有圣女出现。

        这是乌苗的灾难,更是她们这一代候选圣女的耻辱。

        此后她背负着任务远赴大周京城,再没有机会回到乌苗,却也知道族人们的煎熬。

        族人们的恐惧与不安在阿桑脱颖而出成为圣女后才平复,她亦是。

        而今,亲自感受到圣女的能力,她的心更加踏实。

        “圣女,你为何相助大周皇帝?你莫非不清楚关乎我族存亡的秘密任务么?”朵嬷嬷飞快用乌苗语喊着。

        景明帝与皇后听得一头雾水,而门后的姜似却听懂了。

        因为听懂了,她诧异万分。

        关乎乌苗生死存亡的秘密任务?

        她不是真正的圣女阿桑,自然是不知道的。

        面对朵嬷嬷的质问,姜似只能沉默。

        从感情上来说,乌苗对她其实有恩,如果不是因为朵嬷嬷交给荣阳长公主的印心蛊害了母亲,她根本没打算参与到这些事中来。

        当然,乌苗若是危及大周江山社稷,她也不会袖手旁观。她从骨子里是大周人,即便身为女子,亦知道国破家必亡的道理。

        朵嬷嬷情绪激动,用乌苗语反复质问,回答她的只有沉默。

        姜似打定了主意不露面。

        朵嬷嬷渐渐认了命,安静下来。

        “你刚刚说了什么?”景明帝问。

        朵嬷嬷冷笑不语。

        “继续!”景明帝含怒对潘海道。

        朵嬷嬷的惨叫声一直持续到天将要亮。

        皇后苍白着脸劝景明帝:“皇上,您先去歇歇吧,用不了多久就要上朝了,到时候您会撑不住的。”

        景明帝对潘海点点头,由皇后陪着走出房门。

        门外,姜似躺在临时搬来的矮榻上正闭目养神,听到动静睁开了眼。

        “老七媳妇,你随朕来。”景明帝低声道。

        姜似随着帝后进了相邻的房中。

        “辛苦你了。”

        “儿媳目前还好,只是不知事情有进展么?”

        景明帝叹口气:“朵嬷嬷是块硬骨头,暂时还没有啃动。”

        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女子,竟能忍受那样的酷刑,乌苗人这样可怕吗?

        “儿媳惭愧,对此就无能为力了。”

        “不,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景明帝由衷赞了一句,深深看了姜似一眼,“老七媳妇,你不惜己身救下太后,又争取到询问朵嬷嬷的机会,连立两件大功。说说你有什么心愿,只要不出格,朕定会满足你。”

        “能为父皇、母后分忧,是儿媳的荣幸。”姜似欠身道。

        景明帝见姜似不说,以为她脸皮薄,略一沉吟道:“朵嬷嬷的事不能外传,若是突然赏你父兄爵位容易引人非议,这样吧,朕先记着,待你兄长在南疆立下军功再好好奖赏。除此之外,朕赐你一面免死金牌,今后有免死金牌在手,无论何人犯了何罪,只要你想,就能保住那人性命……”

        姜似跪了下来:“父皇厚赏,儿媳感激不尽。儿媳兄长怀有报国之心,有父皇封赏的宣武将军已是他的造化,实不敢再讨要赏赐。至于免死金牌,如此珍贵之物儿媳更愧不敢受。父皇若是想奖赏儿媳,儿媳可否求父皇一件事——”

        “地上凉,你起来说话。”

        姜似乖顺起身。

        景明帝淡淡道:“金口玉言,朕既然说赏你这些,你就拿着。至于其他……你先说说是什么事吧。”

        不要给兄长的封赏,甚至不要免死金牌,他倒是很好奇老七媳妇究竟要求他何事。

        姜似抿了抿唇角,肃容道:“儿媳先母多年前死于心衰之症,而这次进宫见到朵嬷嬷交给十四公主的毒虫,儿媳疑惑不安,想请父皇命人查一查朵嬷嬷,看先母究竟是死于心衰之症,还是死于这种蛊虫!”

        她从不会胡乱定目标,干掉荣阳长公主替母亲报仇这个小目标看来很快可以实现了。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23652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