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462章 窦姝婉登门

第462章 窦姝婉登门

        郁谨回到毓合苑时,姜似正在睡。

        他摆摆手,示意阿巧退下去。

        已经快要入冬了,好在今年寒意来得晚,屋内温度适宜。

        敞开的窗把微凉舒适的风送进来,吹得秋香色的床帐微微晃动,仿佛皱起了层层波浪。

        躺在床榻上的人呼吸均匀,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扇阴影,肤色似乎过于白皙,显出几分苍白。

        郁谨凝视着熟睡的人,满心欢喜。

        阿似不但嫁给了他,如今还有了身孕,很快就要生下与他们二人血脉相连的孩子了。

        这样一想,郁谨对小家伙的到来有了几分期待。

        他握住姜似的手,轻轻摩挲。

        阿似太瘦了些……

        他想着,莫名有些担忧。

        “在想什么?”轻柔的声音传来,姜似睁开了眼。

        郁谨身体微微前倾,抱歉道:“吵醒你了?”

        姜似坐起来,笑道:“睡够了。怎么,今日进宫全身而退了?”

        郁谨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腹:“有这小家伙当护身符,自然全身而退了。”

        他把经过简单讲了讲,提到老长史:“你都不知道我带着一车赏赐回来时,长史看我的眼神。”

        姜似闻言笑起来。

        前世浑然不觉,这一世以准备好的姿态重掌燕王府,竟发现不少人比印象中有意思多了。

        许是今生的她有着前世没有的底气,所以心境截然不同。

        “今日吃了什么?”郁谨问。

        “用了鸡丝银耳、鲜蘑菜心,还有几片蒸笋……”姜似说着脸色一白,摆手道,“别提吃的,一提就想吐……”

        “好,好,不提了。”郁谨瞄了下巴尖尖的媳妇一眼,忍不住担忧。

        不知道阿似想不想吃酱肘子呢?

        很快宫中的赏赐就源源不断送到了燕王府,有皇后赏赐的,贤妃赏赐的,略有头脸的嫔妃赏赐的,连慈宁宫那边都有赏赐送过来。

        各王府的管事更是陆续上门送贺礼。

        一时之间燕王府门庭若市,风头无两。

        东平伯府得了消息,冯老夫人喜出望外,连连道了数声好,命姜依前往燕王府探望。

        阿巧一直等在王府二门口,见马车缓缓停下来,立刻迎上去。

        “大姑奶奶,王妃一直等着您呢。”阿巧搀扶着姜依往内走。

        这是姜依第一次来燕王府。

        走在前往毓合苑的路上,不停遇到王府下人过来见礼。

        姜依心中微微有些紧张,面上却不露声色,见到站在院门口的姜似立时抛下所有情绪快步迎了上去。

        “不好好在屋子里,出来作甚?”姜依握住姜似的手,嗔怪道。

        姜似笑盈盈道:“大姐看起来气色不错。”

        姜依还想说什么,见不少人候在一侧,默默把话咽了下去,挽着姜似进了屋。

        她下意识扫量几眼。

        屋内陈设简洁不失精致,窗台等处没有摆花,只在高几上搁着一盆绿萝,垂下碧绿繁茂的茎叶。

        姜依便笑道:“四妹还是老样子。”

        出阁后还能保持着出阁前的起居习惯,正说明妹妹生活自在,无人约束。

        她悬着的心落下一半,握着姜似的手问道:“反应大不大?”

        “还好,只是有些吃不下东西,大姐不必为我担心。”

        姜依仔细叮嘱几句,说起姜安诚来:“全家都很高兴,只有父亲愁坏了。”

        姜似笑意轻松:“父亲愁什么?”

        “他觉得你还小,这么早就有了身孕怕生产时吃苦头,还说要找王爷好好说道说道呢。”

        姜似收了笑,与姜依对视一眼。

        姜依亦安静下来。

        好一会儿后,姜似问:“父亲还不知道母亲的事吧?”

        姜依点头。

        苏氏过世时姜似只有一岁多,姜安诚一直以为苏氏是因为生次女伤了身子才病故的。

        也因此,听闻姜似这么快就有了身孕,姜安诚忧比喜多。

        “我与你二哥商量过了,母亲的事就不告诉父亲了,怕他知道了受不住……”

        生老病死虽然令人伤心,但无可奈何,挚爱之人被人害死的感受与之相比大为不同。

        那种痛与愤怒能让人发疯,姜依姐弟不愿看到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父亲再痛苦一次。

        “嗯,此事就听大姐与二哥的。”

        听姜似这么说,姜依松了口气。

        妹妹是个有主意的,母亲去世的真相是妹妹发现的,倘若妹妹坚持告诉父亲真相,她与二弟都不能硬拦着。

        如今看来,倒是她多虑了。

        “祖母让我转达,你有了身孕记得不要再与王爷同屋睡,抓紧挑两个可靠的人伺候王爷。”姜依说完,牵了牵嘴角,“你听听就算,莫要动气。”

        姜似冷笑:“祖母惯爱操心。大姐回去对祖母说,寻常府上的规矩放到王府行不通,请她莫要操心了。”

        姜依叹口气:“祖母确实太爱操心了。我冷眼瞧着,她似是有意让窦表姑给父亲当继室……”

        姜似微微扬眉:“大姐都看出来了?”

        姜依苦笑。

        她性子虽柔顺,却不是傻的,祖母每次叫父亲过去都拘着窦表姑在场,这般明显哪能瞧不出来呢。

        姜依字斟句酌道:“父亲独身多年,娶个继室照顾他,做儿女的按说不该置喙。可我见父亲不像有再娶的意思,倘若祖母强行把二人凑到一处,恐闹出难堪来……本来不想让四妹烦心这些,可以我的身份却不好多说……”

        姜依带着女儿在娘家住,说起来算是寄人篱下,有些事自然不好插手。

        姜似想了想,道:“改天大姐再来看我,请窦表姑一起来吧。”

        “四妹,你——”

        姜似笑笑:“大姐别多想,窦表姑是长辈,我不会吃了她的。”

        说罢,她轻轻揉了揉眉心,淡淡道:“不用等改天,明日大姐就与窦表姑一起来吧。”

        她还是喜欢快刀斩乱麻,而不是任由一些本来能避免的堵心事拖到最后发生。

        “那好,明日我与窦表姑一道过来。”

        翌日,骤然起了不小的风,天气一下子转冷。

        姜依与窦姝婉同乘一辆马车,如约登了燕王府的门。

        比起姜依的从容,窦姝婉就紧张多了,给姜似问过安后拘束站着,一言不发。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19090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