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442章 心衰

第442章 心衰

        宜宁侯老夫人的手指干瘦如枯枝,指甲显得有些厚,泛着不健康的灰白色。

        引起姜似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老夫人中指指甲上三条淡淡的红线。

        三道红线落在姜似眼中,格外触目惊心。

        她一时盯着那处若有所思。

        察觉姜似的失神,姜依下意识低头看,看到老夫人指甲上的三道红线同样怔住。

        老夫人动了动手,问姜依:“依儿,你们在伯府还好么?”

        姜依忙收回目光,冲老夫人笑笑:“您放心,我回到家中过得很好,嫣嫣也很适应……”

        “外祖母哪里不舒服?”姜似问。

        老夫人歇了歇,冲姜似笑笑:“年纪大了,浑身上下都不得劲,你们不用担心我……”

        苏大舅道:“让老夫人歇着吧。”

        姜依见老夫人委实疲惫虚弱,拉着姜似起身;“外祖母,那您好好歇着,我们回头再来看您。”

        姐弟三人随着苏大舅等人去了花厅,心情颇沉重。

        宜宁侯老夫人的状态让人不由想到了风烛残年那个字眼。

        生命之火似乎一阵微弱的风吹来就要熄灭了。

        “大舅,外祖母患的是什么病?”姜湛是个急性子,一进花厅便问道。

        “请来的大夫说老夫人患的是心竭之症。”苏大舅面色凝重,“心脏突然开始衰竭,汤药只能稍稍滋养,却无法阻止身体状况继续恶化……”

        “大舅的意思,外祖母情况很不好?”姜湛问。

        苏大舅看了一眼门口,缓缓点头:“大夫说患了此症的人有可能突然停止心跳,如今只能祈求老天保佑了……”

        姜依突然红了眼,捏着帕子擦拭眼泪。

        姜湛给姜似使了个眼色,想让她劝姜依,却见姜似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他只得开口劝:“大姐,你别哭了,外祖母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

        后面要劝的话被姜依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给憋了回去。

        “母亲也是这样的。”

        “大姐,你说什么?”姜似猛然回神,直直盯着姜依。

        姜依没有看姜似,而是看着苏大舅:“大舅,您还记得么,当初母亲也是因为心竭之症过世的……”

        苏大舅轻轻点头。

        姜似抓住姜依的手:“大姐,你还记得母亲去世时的情形?”

        “那时候我已经记事了,多少记得一些。”

        对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就是双亲。

        苏氏过世时姜依虽然年纪小,却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

        “莫非心竭之症还会母传女——”姜依喃喃道。

        苏大舅板起脸来:“依儿,你不要东想西想,吓坏了弟弟与妹妹。”

        姜湛叫道:“大舅,还是要弄清楚才好啊,为什么偏偏就是母传女呢,大姐与四妹身体娇弱,不像我扛得住……”

        一副深恨不是母传子的样子,看得苏大舅与苏二舅齐齐抽动嘴角。

        这个外甥果然还是没有半点城府,期盼着母传子不等于咒他们也会患上心竭之症嘛。

        腹诽之余,又为姜湛对姐妹的爱护而感动。

        姜依抬手打了姜湛一下,嗔道:“二弟,你不要乱说。”

        外祖母的病如果真是遗传,那她情愿自己承受也不想弟弟承受。

        “我有些不舒服,想歇息一下。”姜似扶着额头,突然道。

        以往姜似若是不舒服,顶多私下说一声,断不可能当着苏大舅这些长辈的面说出来。

        作为一个晚辈,她这么说显得失礼,作为燕王妃这样说便无人置喙。

        身份的提高,带来的便利不言而喻。

        大太太尤氏立刻安排婢女领姜似去客房歇息。

        姜依不放心跟了过去。

        “四妹,你感觉如何?”见姜似脸色苍白,姜依忙问。

        四妹比她胆子大,不应该被她刚才那番话吓到啊。

        姜似没有立刻回姜依的话,而是交代阿蛮:“你去门口守着,有人过来及时出声。”

        姜依看看阿蛮,再看看姜似,觉出不对劲来。

        “四妹,怎么了?”

        姜似咬唇,握紧的手,指节隐隐泛白。

        “大姐,当年母亲的症状真的与外祖母一样?”

        四妹原来是想知道母亲的事。

        姜依微微颔首:“嗯,那时候母亲一日比一日衰弱,我怕得厉害,整日守着母亲,有一次听到大夫对父亲说母亲患的心竭之症,汤药只能延长些时日,却不能救母亲的命……”

        说到这里,姜依眼前浮现出苏氏临终前的模样。

        容色绝丽的女子,如一朵枯萎的花,含笑静静望着她,眼中却是化不开的哀伤,满满对年幼子女的不舍与牵挂。

        那是她见过最令人心碎的眼神,此后很多年反复在梦里出现,让她哭着醒来找娘亲。

        她的娘亲还那么年轻就去了,丢下她,丢下弟弟妹妹,还丢下了父亲。

        “母亲的样子看起来与外祖母是一样的。”

        姜似把手伸到姜依面前,一字字问:“那么左手中指的指甲呢?那三道血线也是一样的么?”

        她问着,语气带着压抑的颤抖。

        姜依迟疑看着姜似:“四妹,你为何这么问——”

        “大姐,你仔细想一想,母亲临终前左手第三指是不是也如外祖母那样有三条血线?”

        姜依无端紧张起来,万千思绪在妹妹的催问下只化成一个字:“有!”

        姜似以手撑着床面,脸色难看得厉害。

        “四妹,究竟怎么了?”姜依握住姜似的手,好似握住一块冰。

        姜似面上没有表情,眼睛却如寒潭,深不见底。

        “母亲不是病死的!”许久后,她一字字道。

        姜依脸上血色陡然褪去,死死盯着姜似,颤声问:“那,那母亲是怎么去世的?”

        姜似闭闭眼,复又睁开,垂眸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的手指。

        年轻女子的手指白皙柔嫩如春葱,一只只修剪圆润的指甲是健康的淡粉色。

        “是毒。”她轻声说。

        真的说起来,那不是毒,而是蛊。

        有一种蛊能附在人的心壁上,靠吸食心血为生,时日一久人就会虚弱不已,表现出心衰的症状。

        而中了这种蛊最明显的特征,便是左手第三指的指甲上会出现三条淡淡红线。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17159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