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411章 抽丝剥茧

第411章 抽丝剥茧

        福清公主掩口,脸色苍白如雪。

        皇后竟还不如福清公主的表现,听了郁谨的话摇摇欲坠,被一旁的宫婢扶着才没有倒下。

        众人的脸色更是五彩纷呈。

        那杯毒酒若是福清公主的,岂不是说凶手要毒死的本来是福清公主,而十五公主做了替死鬼?

        抚着十五公主尸身压抑哭泣的宫装妇人闻言放声大哭。

        “闭嘴,听老七怎么说!”景明帝喝了一声,全场立刻噤声。

        郁谨目光移向福清公主:“当不当真,问问福清公主就知道了。福清,你对十五公主饮酒有无印象?”

        福清公主竭力保持着镇定,回忆了片刻道:“十五妹与我说话时,确实捧着宫婢奉上的梅子酒在喝。”

        “那你对她拿你的酒杯可有印象?”

        福清公主摇头:“我先转身,十五妹跟上来,所以没有注意十五妹手中酒杯是怎么来的。”

        “我还有一个问题。”郁谨语气越发淡,却吊起了在场众人的心。

        “七哥请说。”

        “十三妹为何舍弃摆在面前的酒不用,而从宫婢那里要来百花漾呢?”

        “燕王,你这是何意!”皇后面罩寒霜问。

        景明帝摆摆手:“皇后,听老七说下去。”

        皇后抿唇,紧紧盯着郁谨。

        郁谨面不改色,丝毫不受皇后态度影响:“母后不必多心,既然是查案,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这些问题都要问,我想福清公主也不希望十五公主死得不明不白。”

        不等皇后开口,福清公主便道:“七哥,你说得对,不能让十五妹去得不明不白。”

        她说着看向姜似,眼神哀伤又柔和:“我之所以没有用面前的酒杯,而是拿了百花漾,是觉得用果酒敬七嫂不够诚心,这才弃梅子酒拿了百花漾……”

        福清公主此话一出,帝后看向姜似的眼神顿时变了。

        皇后眼中带着说不出的感激,若不是场合不对,恐怕要拉着姜似好生感谢一番。

        谢天谢地,如果不是燕王妃,福清今日定然要出事了!

        景明帝更是看姜似顺眼了。

        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手背的肉哪有手心多,在他心里当然是福清公主的分量更重。

        老七媳妇这是救了福清的命啊!

        他唯一的嫡公主眼盲了这么多年,要是才好了因为他执意举办宫宴出事,那他这一生恐怕都要活在愧疚中。

        “十五妹……是替我死的?”福清公主喃喃问。

        郁谨疏淡的语气转柔:“那也不是公主的错,你与十五公主都是受害者,凶手才是丧心病狂。”

        福清公主眼角泪水簌簌而下,神色坚决:“七哥,请你一定找出凶手!”

        看着郁谨从容不迫的表现,景明帝暗暗点头,问道:“老七,你还有什么想法?”

        “父皇,儿子觉得当务之急是要找出奉上那杯毒酒的宫婢。”

        景明帝扫向皇后。

        皇后立刻问负责今日宫宴的女官。

        这等宴席任何细节都要考虑到,哪些宫婢负责哪一桌都是提前安排好的。

        女官是个稳重老道的,略一思索立刻点出了负责公主们这一桌的六名宫婢。

        眼见六名宫婢跪成一排,郁谨问道:“福清公主的酒是谁奉上的?”

        六名宫婢抖若筛糠,谁都不敢吭声。

        皇后恨道:“若是无人说话,统统拉出去赐毒酒一杯!”

        她的福清险些被害死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福清那样乖巧懂事,却从小遭受厄运,如今好不容易好了又险些丧命……

        想着这些,皇后心里就翻江倒海的恨与怒。

        六名宫婢依然无人开口。

        郁谨见状勾了勾唇角。

        没人敢站出来,不足为奇。

        无论那名宫婢是不是给福清公主下毒之人,她既然奉上了那杯毒酒,死罪已经难逃。

        在死亡面前,即使没有任何躲过的可能,也越晚越好。

        “不说也无妨,现在从最左侧的人开始,报出呈上果酒时你前后之人的名字。”郁谨居高临下打量着六名宫婢,语气淡漠,“迟疑者立刻拖出去!”

        最左侧的宫婢颤颤巍巍说出前后宫婢的名字,如此到了第四人,说出身后宫婢的名字后一下子卡了壳。

        “奴婢前面……前面……”

        “说,你前面是谁?”郁谨冷声追问。

        宫婢终于崩溃,哭着承认:“奴婢前面没有人,是奴婢给福清公主奉上的梅子酒……”

        她自知大难临头,说完便瘫软在地。

        皇后盯着宫婢,手直抖:“贱婢,你为何要害公主?”

        “奴婢没有!皇后娘娘,打死奴婢都不敢害公主啊……”宫婢声嘶力竭解释着。

        皇后沉着脸不再说话,默默看向郁谨。

        哪怕真是眼前宫婢下的毒,宫婢也绝不是害公主的真凶,这一点皇后十分明白。

        显然,郁谨刚刚的表现令她对燕王能否揪出凶手有了些信心。

        这时一位御医突然开口:“启禀皇上,臣等已经查出了十五公主所中何毒。”

        景明帝立刻追问:“什么毒?”

        “十五公主所中之毒乃断肠草,此草的根叶研成粉末毒性强烈,些许入口就能使人在极短时间内毒发身亡……”

        随着太医的讲述,众人面色变了又变。

        “你们都站起来。”郁谨绕着六名宫婢走了一圈,随后问女官,“负责今日宴会上伺候的宫婢都要经过仔细检查吧?”

        女官道:“不错,这些宫婢统一发式与衣裙,入席前需沐浴更衣,从头到尾所配之物全都是经过查验的,更不许佩戴香囊等物。”

        “这么说,她们没有夹带的可能?”

        女官肯定点头:“绝无可能。”

        “那么这毒或是有人趁宫婢不备所下,或是等宫婢入殿后把毒给了宫婢。也就是说凶手一定在大殿中!”郁谨笃定道。

        荣阳长公主冷笑一声:“燕王口口声声称凶手要害的是福清公主,倘若凶手是旁人,如何确定毒酒会被送到福清公主那里?”

        郁谨笑笑:“这很简单。既然侍酒宫婢是数人一队负责不同桌次,凶手便可以锁定这队宫婢。而公主们这一桌以福清公主为尊,第一杯酒自然要奉给福清公主,如此一来,凶手当然能够确定毒酒会被送到福清公主那里。“

        荣阳长公主登时无话可说。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14187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