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392章 可以治

第392章 可以治

        景明帝是个很重正统的人,先皇后只给他留下了太子,而今的皇后则只有一女。

        他虽有二十多个女儿,连好些女儿的名字都对不上,对唯一的嫡公主却格外疼爱。

        更何况福清公主幼年患了眼疾看不清人,就更惹景明帝怜惜了。

        听福清公主这么问,景明帝与皇后对视一眼,笑道:“谁都没有朕的阿泉好看。”

        福清公主仰着脸,露出浅淡笑意:“真的么?父皇一定是在哄我。”

        “怎么会呢,父皇从不哄人,在父皇心中阿泉真的最好看。”

        福清公主便笑起来,笑着笑着叹息一声,低头不再吭声。

        景明帝见状难受起来。

        他的阿泉确实是最乖巧、最好看的女儿,可为什么老天如此不公,偏偏让阿泉看不见呢?

        景明帝心情陡然低落,连看新儿媳的兴致都没了。

        正准备抬腿走人,内侍通传道:“燕王、燕王妃到——”

        皇后微微点头,示意把人请进来。

        不多时一对璧人相携而入。

        “给父皇、母后请安。”

        “起来吧。”景明帝淡淡道。

        皇后在一旁含笑看着二人。

        很快有宫婢端上茶来。

        郁谨事先得过教导,知道这是大婚后要给长辈敬茶,遂端起茶杯先敬景明帝,再敬皇后。

        姜似照做,从皇后那里得了一套金头面。

        对皇后来说,无论是蜀王妃还是燕王妃都一样远近,自然没有什么偏倚,每个人赏的都是一套金头面。

        之后便轮到了福清公主。

        “福清见过七哥。”

        郁谨还是第一次留意到福清公主,拿出姜似替他准备的礼物递了过去,说着场面话:“一点小玩意儿,请妹妹别嫌弃。”

        福清公主接过礼物,下意识摩挲着,面上带着迟疑:“这是……木鸟?”

        她久不能视物,很多物件一摸便能猜出个大概来。

        郁谨一扫眼,拿过一只茶杯摆在面前桌上,再接过福清公主手中的木鸟放到茶杯前。

        他这个举动立时吸引来帝后的目光。

        就见那木鸟头一低,长喙浸没到茶水里,紧跟着又弹起身子,再次重复喝水的动作。

        福清公主侧耳倾听,不由露出笑意,微微惊讶道:“我听到了鸟儿喝水的声音。母后,难道是刚刚七哥送我的木鸟在喝水?”

        皇后亦惊叹不已:“确实是那木鸟在喝水!”

        景明帝一扫先前的低落情绪,兴致勃勃问郁谨:“这木鸟儿怎么会自己喝水?”

        郁谨笑道:“儿臣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叫饮水鸟,是南疆一带富贵人家的孩子最喜欢的玩意儿,当初儿臣回京就带了一只回来……”

        景明帝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南边古怪的玩意儿还挺多。”

        见福清公主难得露出真切的笑,景明帝连连点头:“阿泉喜欢就好。”

        福清公主确实极喜欢,摸索了好一阵才交给身边宫婢,向姜似问好:“七嫂,祝你与七哥美满顺遂。”

        “多谢公主。”姜似目不转睛盯着福清公主的眼睛。

        福清公主并没察觉,皇后却不悦拧眉。

        她就这么一个女儿,看得跟命一般重,偏偏苍天不公让女儿患了眼疾,别人毫不珍惜看着这五彩斑斓的世界时,她的女儿只能留在黑暗里。

        福清公主的眼疾不只是福清公主的痛苦,更是皇后的心病。

        皇后敏感察觉姜似盯着福清公主的眼睛瞧,自然大为不悦。

        即便当着景明帝的面,皇后还是沉了脸,淡淡问道:“王妃在看什么?”

        刚刚还说无论是蜀王妃还是燕王妃都与她没什么关系,现在看来,这燕王妃确实有些没分寸。

        一味盯着别人的缺陷看,这都不是没分寸,而是没教养了。

        皇后越想越恼,脸色更冷。

        福清公主听了皇后的话,立刻垂下头去。

        七嫂是在好奇她为何是个瞎子吧?

        景明帝见到福清公主的反应一阵心疼,沉着脸道:“老七,老七媳妇,你们退下吧。”

        “那儿臣告退了。”郁谨虽诧异姜似的失态,面上却半点不露,握住她的手欲要离去。

        姜似却没有动,直视着福清公主的眼睛,突然开口问道:“公主的眼睛,是什么时候看不见的?”

        她这一问,场面瞬间一静,连殿中伺候的宫婢都吓得低下头,大为惊讶。

        燕王妃这是疯了不成?竟敢当着皇上、皇后的面揭福清公主的短。

        福清公主提着裙摆匆匆屈膝:“父皇,母后,儿臣想起还有事,先告退了。”

        皇后忍无可忍,怒道:“燕王妃,你放肆!”

        别的事,她都可以当贤良大度的皇后,独独关于福清的事不行。

        面对皇后的怒火,郁谨一派平静,淡淡道:“母后何必发火,不如听听阿似怎么说。”

        皇后不由看向姜似,眼神越发深沉。

        景明帝虽不满姜似刚才的举动,却起了好奇心。

        这个会变戏法的儿媳妇似乎又要搞事了。

        哼,若是能令他满意也就算了,如若不然,他就罚这不懂事的丫头变一百个戏法,不许重样!

        姜似略略屈膝,而后直起身子问道:“儿媳若是没有猜错,公主的眼疾不是天生的吧?”

        皇后冷笑:“天生的如何,不是天生又如何?”

        京中像样点的人家谁不知道福清幼年患了眼疾,燕王妃这么问简直是故意戳她心窝。

        皇后对姜似的好感瞬间降到冰点。

        不对,本来就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现在这没规没矩的丫头成功激怒了她。

        景明帝看了皇后一眼,又一眼。

        皇后的注意力被分走一半,暗道皇上一直看她干什么?平时睡在一起时也没见多看她几眼。

        景明帝心道:要说这个儿媳妇也有本事,他都许久没见过皇后生气了。

        准确地说,平时皇后生气也不露出来,他都替她憋得难受。

        上一任的太医院院使就说过,火气要泄出来才不伤身,总憋着容易生病。

        后宫太平了这么多年,景明帝对继后虽然没有多少喜欢,却也希望皇后活蹦乱跳别出事。

        帝后二人分了一下神,就听姜似道:“公主的眼疾,可以治。”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12541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