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386章 赐婚湘王

第386章 赐婚湘王

        提到崔明月,景明帝微怔。

        “明月么?”他斟酌着,一时不知说什么。

        放到太后没生病前,崔明月自然不会是湘王妃的人选。

        对这个外甥女他虽然有几分疼爱,可是闹出那样的传闻怎么能嫁入皇室。

        可是现在又不一样了,明月救了太后,单凭此点就是天大的功劳。

        见景明帝沉吟不语,太后叹道:“皇上,哀家知道你顾虑什么。明月是一时犯了糊涂,可她到底是个好孩子,与朱子玉并没有逾矩,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好姑娘。她是年少单纯被人哄骗了,说起来也是个可怜的。”

        太后说着,语气唏嘘:“谁年轻时没犯过糊涂呢?”

        景明帝一时没了反对的理由,皱眉迟疑着。

        太后再叹口气:“更何况明月为了救哀家,手臂上留下了疤痕,将来嫁人定会受影响……哀家只要想到这一点就过意不去,夜不能寐……”

        景明帝终于被说服,微微点了头。

        “老八的亲事确实该定下来了。”

        太后见景明帝松口,嘴角露出笑意。

        她看中湘王,一是与明月年纪相当,再有一点就是湘王生母身份卑微,把明月嫁给湘王不会受到阻碍。

        甚至对湘王母子来说,与荣阳结亲算是一件大好事,绝不敢亏待了明月。

        这也算是两全其美了。

        “母后,要不您和荣阳商量一下吧,毕竟是她女儿,总要问过她的意思。”

        “嗯。”

        等景明帝一走,太后立刻命人传荣阳长公主进宫。

        荣阳长公主这两日心情不错,一吐年前的憋闷气,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母后气色看起来更好了。”

        太后见到荣阳长公主便觉心情不错,笑道:“多亏了明月。明月现在恢复得如何了?”

        荣阳长公主道:“有太后惦记着,明月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那就好,哀家总算放心了。不然为了哀家一个老太婆让明月有个好歹,哀家如何能安心。”

        “能让母后好起来,是明月的福分。”

        太后示意伺候的人退下,问荣阳长公主:“对明月的亲事,你有什么想法?”

        荣阳长公主一愣,而后心中狂喜。

        太后这么问,难道要插手明月的亲事?

        明月年前闹出那种事,亲事成了老大难,眼下虽然博得了孝顺的好名声,也等于告诉世人她还是清白之身,但一时半会儿想寻个合适的人家并非易事,若有太后插手那就好了。

        荣阳长公主心中翻涌,面上却不动声色,重重叹口气道:“哪里有什么想法呢,明月说她一辈子不嫁人,就这么陪着我算了……”

        “胡说。”太后皱眉打断荣阳长公主的话,“明月才多大,怎么就不嫁人了?”

        “母后您又不是不知,明月她的名声——”

        “明月的名声怎么了?哀家看再没有比明月更孝顺的孩子了。荣阳,现在没有外人,你有什么想法就照实说,你觉得湘王如何?”

        荣阳长公主的眸子瞬间睁大几分,诧异看着太后。

        她想到了太后会替明月物色一门好亲事,万万没想到太后选中的是湘王!

        放到以前,她还琢磨过六皇子蜀王。

        奈何蜀王的母妃庄妃与她关系向来淡淡,她几次试探太后,太后亦没有帮忙的意思,只得歇了心思。

        等到年前明月与朱子玉的事情闹出来。别说皇室了,将来能把明月寻个门当户对的嫁了都要烧高香。

        万万没想到太后这一病,竟然因祸得福了。

        她哪怕再瞧不上湘王的生母,湘王也是正儿八经的亲王,明月嫁过去就是王妃。

        “如何?若是觉得湘王不合适——”

        荣阳长公主迫不及待接口:“合适!湘王与明月年岁相当,算是自幼一起长大的,再合适不过了。多谢母后替明月费心了。”

        太后摆摆手:“哪的话,明月是哀家的外孙女,又救了哀家的命,这算什么。这事哀家已经与皇上提过了,你既然不反对,回头就把旨意传下去。”

        荣阳长公主回到公主府,按捺不住喜色,茶都没喝便直奔崔明月的闺房。

        闺房中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味,飘到荣阳长公主鼻端,只觉比花香还要好闻。

        崔明月正靠着弹墨引枕看书,听到脚步声抬眼看去,微笑道:“母亲来了。”

        她想要起身,被荣阳长公主疾步走过来按住:“好生躺着,伤口还疼么?”

        疼当然是疼的,崔明月却只是淡淡笑:“不疼了。”

        端详着女儿苍白的脸,荣阳长公主叹气。

        生生从手臂上剜下一块肉来,如何会不疼呢。

        她执起崔明月的手,声音温柔:“明月,你受的苦太后心中是明白的,这番苦你不会白受。”

        崔明月垂着眼帘笑笑:“女儿不图什么,只要太后安好就好。”

        从年前到现在,有多久没见过母亲对她这般和颜悦色了?

        说到底,要想翻身一切还要靠自己。

        “你呀,这么懂事的孩子,当时怎么就——”荣阳长公主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算了,那些事不提也罢。明月,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崔明月抬眸看着荣阳长公主。

        荣阳长公主眉眼舒展,可见心情大好,放低声音道:“托太后的福,皇上要给你与湘王赐婚了。”

        崔明月脸上适时流露出喜色:“真的么?”

        见崔明月欢喜,荣阳长公主松了口气,笑道:“母亲还能哄你?你好生准备着,赐婚的旨意很快就会传下来了。”

        “女儿晓得了,多谢母亲为女儿操心。”

        荣阳长公主心满意足走了。

        崔明月盯着晃动的珠帘,眼底一片冰凉。

        湘王?

        那个生母是个舞姬,从小在宫中像野草般长大的皇子,每次见了她都会流露出讨好的笑,也配当她的夫婿?

        罢了,眼下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进了皇室那个圈子才会如鱼得水。

        崔明月把心中不屑压下,静静等待。

        赐婚湘王与荣阳长公主之女崔明月的旨意果然很快就传了下来。

        湘王听闻后钻进书房,把笔折断了三支才冷静下来。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12049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