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378章 天子之怒

第378章 天子之怒

        “传我三姐问话?”姜似心头一跳。

        郁谨笑笑:“只是有这种可能,你心里先有个数,暂且不要对你三姐提,或许只是我多虑了。”

        姜似点头:“嗯。”

        “那我先把刺客带走,让龙旦送你回去。”

        二人并肩走出房门。

        姜俏三人望过来。

        姜似走过去,不动声色道:“三姐,五妹、六妹,咱们走吧。”

        姐妹四人挤在同一辆车上,由老秦赶着向东平伯府驶去,姜俏三人出门时坐的马车跟在后边,并没有载人。

        姜佩悄悄打量着姜似神色,眼珠一转问道:“四姐,刚刚那位就是燕王啊?”

        姜似似笑非笑看着她,反问:“不然呢?”

        姜佩碰了个软钉子,讪讪一笑。

        她明知道能与姜似独处的外男只能是那位未来的四姐夫燕王,可还是忍不住想问问。

        四姐一个退过亲的寻常伯府姑娘,怎么就一跃成了燕王妃呢?

        到现在姜佩都有一种不真实感。

        她脑海中反复出现着郁谨的模样,忍不住又瞥姜似一眼,心道:说到底,还是因为四姐生得好看,燕王定然是瞧中了四姐的美色。

        天生的容貌,这是羡慕不来的,谁让她不是早逝的大伯娘生的呢。

        姜佩酸溜溜想着,在这拥挤的车厢里,伴随着枯燥的车轮吱扭声,总忍不住想说点什么。

        “四姐,先前听你与四姐夫说话,真的有歹人刺杀状元郎?”

        姜俪轻轻拉了拉姜佩衣袖,低声道:“六妹,别问了,咱们没必要知道这些。”

        姜佩白姜俪一眼:“就属五姐胆小,车厢里又没有外人,问问怎么啦。那么惊险可怕的事,你就不好奇?总是这也不敢问,那也不敢说,干脆把自己埋起来好啦。”

        姜俪垂下眼帘,不再吭声。

        姜俏看不过去,瞪了姜佩一眼:“六妹,你身为妹妹,就是这样与姐姐说话的?”

        在姜佩心里,她虽是庶女,可父亲是嫡子,还是前途无量的四品京官。而姜俏虽然是嫡女,却是庶子生的,父亲没有一官半职,只是给大伯当下手打理伯府庶务而已,论起来还不如她体面。

        听姜俏这么一说,她哪里服气,小声嘀咕道:“四姐都没说什么呢,三姐这么积极做什么?”

        姜俏当即柳眉倒竖,便要与姜佩理论。

        姜似轻笑一声:“六妹真要听我说?”

        姜佩立刻收起了不忿,笑道:“那是自然。”

        姜似定定看姜佩一眼,不紧不慢道:“既然六妹要听我说,那我便提醒一句。请六妹记住,以后不要称燕王为四姐夫。”

        “那该叫什么?”姜佩纳闷问。

        “你应该叫他王爷。”

        那双极为精致的眸子波澜不惊,可姜佩却觉仿佛盛满了嘲讽。

        她当即脸一红,讪讪道:“可他确实是四姐夫呀。”

        姜俏嗤笑出声:“六妹,四妹都提醒你了,你怎么还这么不懂事?皇家的规矩能与寻常人家一样吗?那是堂堂亲王,还没与四妹成亲呢,你一口一个四姐夫,让人听了岂不笑掉大牙?”

        见姜佩依然不服气,姜俏反问:“你听说过国丈跟皇上叫女婿的吗?”

        姜佩彻底没了话说,低头道:“四姐,我错了,以后不乱喊了。”

        姜似闭上了眼,不再吭声。

        对于这个妹妹,她的耐心仅限于此了。

        马车直接驶到东平伯府的二门口,姐妹四人依次下了马车。

        在路口与姜俪和姜佩分开后,姜俏一把抓住姜似的手:“四妹,我是不是惹麻烦了?”

        姜似站定,不动声色问道:“三姐怎么这么问?”

        府中这些姐妹,姜俏虽性子直率,看起来心无城府,在关键时候却相当敏锐。

        姜似想,每个人的资质真是天生不同,就比如她,哪怕经历了重生,有时候依然笨拙不堪。

        姜俏绞着帕子:“听你对王爷提到刺客,我就想哪有这么巧的事,我刚被推出去阻拦了队伍前行,刺客就跳出来了。既然背后推我的不是六妹,或许……或许是刺客也不一定,要是这样我岂不是惹麻烦了……”

        姜俏越说越恼:“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出门凑热闹……”

        姜似握了握姜俏的手,宽慰道:“三姐先不要胡思乱想,回去好好歇着吧。倘若真的有麻烦,我定会找王爷想办法。”

        “那就麻烦四妹了。”姜俏颇有些沮丧。

        二人分开不过一个多时辰,宫中就来了人,请姜俏走一趟。

        “真的是传我们三姑娘?”冯老夫人又问了一遍,心中不停犯嘀咕。

        莫非是弄错了,宫中就算传召也该是传四丫头啊,三丫头能与宫中扯上什么关系?

        内侍有些不耐:“确实是三姑娘没错。”

        冯老夫人见内侍神色笃定,只得吩咐下人去请姜俏。

        姜似听到消息,主动送姜俏出去,路上压低声音道:“三姐且放宽心,有人问起当时的事照实说就行。有燕王在,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姜俏点点头,随内侍上了马车。

        姜似眼瞧着马车走远了,这才返回。

        冯老夫人急切问道:“似儿,宫中怎么会来人传你三姐?”

        姜似一脸茫然:“孙女不知道啊。”

        冯老夫人被噎个半死,明知姜似耍滑头,却有火发不出,憋得心口疼。

        皇宫里,景明帝同样憋得心口疼。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御街夸官竟然混进了歹人刺杀状元郎,还是个异族人!诸位可知道,倘若被贼人得手,会是什么后果?”

        地上乌压压跪了一群,承受着景明帝的雷霆之怒,阵阵后怕。

        这一科的状元郎可不比往常,乃是百年难出的祥瑞啊,要是真的在万千百姓面前被刺杀,说动摇大周根基都不为过。

        民心聚,则江山固。民心动摇,则江山危矣。

        兴衰聚散,国运走向,有时候只是一件事的不同,便天翻地覆。

        景明帝见惯了臣子们梗着脖子唱反调的样子,难得见这些倔驴一个个战战兢兢,于震怒中竟莫名有一丝暗爽。

        他沉着脸,瞥了不远处的郁谨一眼。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11377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