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374章 报复

第374章 报复

        肖婆子塞给守门的丫鬟一支金钗,得以进了屋。

        屋中没有开窗,垂着厚厚的窗帘,显得昏暗沉闷。

        姜倩就坐在床榻上,头发没有梳,身上的衣裳也还没换,再无以往的光鲜体面。

        这看起来就是一个疯女人啊。

        肖婆子一言不发盯着姜倩,嘴角弯了弯。

        静静站了一会儿,她才开口:“二姑奶奶。”

        姜倩垂着头,一时没有反应。

        肖婆子也不急,又喊一声:“二姑娘。”

        姜倩猛然抬头,像是才发现肖婆子来了,眼中恼火、伤心、委屈种种情绪交织翻腾。

        可是她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呜呜呀呀的声音,瞧起来可怜极了。

        在姜倩心里,代表了母亲的肖婆子是仅剩的一处柔软。

        母亲怎么不过来呢?连母亲也放弃她了吗?

        不,肖妈妈说过,母亲被祖母收回了管家权,勒令静养,实则就是被软禁了,根本没办法来见她。

        她们母女为何都这么惨呢?

        姜倩痛苦不已,用力拉着肖婆子的手呜呜个不停。

        肖婆子看着这样的姜倩,突然笑了。

        她这一笑,顿时使姜倩愣住。

        姜倩说不出话,只能用眼神表达疑惑。

        肖婆子越笑越放肆,干脆笑出了声。

        “呜呜——”姜倩眼睛越睁越大。

        是她疯了,还是别人疯了,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奇怪,都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

        肖婆子上前一步,声音压得很低:“二姑娘一定很奇怪我笑什么吧?”

        姜倩点点头。

        口不能言的痛苦使她神色扭曲。

        肖婆子却全然不惧,一字字道:“因为我终于给红月出了一口恶气!我的女儿因为太太死在了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太太的女儿成了哑巴,哈哈哈,这不是很公平么……”

        姜倩先是茫然,再然后是滔天的愤怒,一把抓住了肖婆子手腕。

        肖婆子任由她抓着,凉凉笑道:“二姑娘,当哑巴的滋味不好受吧?可是我的红月不是哑巴,却生生被你们这些黑了心的人堵住嘴巴按进了水池子里。她才十六岁啊,还没嫁过人!”

        说到这里,她用力按住姜倩的手,一字一顿道:“二姑娘嫁过人了,还是比我的红月强呢。所以还没有完,现在是二姑娘,接下来就是太太了——”

        “呜呜——”姜倩使出全身力气去抓肖婆子。

        可惜现在的她哪还有多少力气,肖婆子只是用力一推,就把她推倒在床榻上。

        肖婆子看了姜倩一眼,转身出去。

        姜倩冲过来,守门的丫鬟见状飞快关上了门,任由房门被拍得震天响。

        “肖妈妈赶紧走吧,让人知道我放你进来,那可不得了。”

        换做以前,肖婆子去哪里都畅通无阻,但现在二太太失势,二太太身边的人自然跟着走下坡路。

        肖婆子对此根本不在意,对丫鬟道了谢,很快离去。

        木门依然砰砰作响,丫鬟轻轻叹了口气。

        曾经风光无限的二姑奶奶看来真的疯了啊,真是可怜呢。

        姜倩被送走时姜二老爷没有露面,只有孪生兄长姜沧追了上去,看着几乎认不出来的妹妹,含泪道:“二妹,你等着,总有一日大哥会接你回来的……”

        姜倩呜呜喊着想要提醒兄长提防肖婆子,却被送她去庄子上的两个婆子连推带搡弄上了马车。

        静静看着马车走远,姜沧闷头往回走,进了月洞门见到姜二老爷面无表情站在那里。

        “父亲。”姜沧垂头丧气喊了一声,心中颇不是滋味。

        他不怪父亲没有拦着二妹被送走,可是二妹临走父亲都没有现身,甚至还把母亲蒙在鼓里,未免令人心寒。

        姜二老爷瞧着姜沧的样子同样不痛快。

        寄予厚望的长子一蹶不振,这是想让二房永远不得翻身?

        “沧儿,两年后又是秋闱,你只要有出息,你妹妹就有回家的那一日。”

        姜沧浑身一震,用力点头:“儿子会努力的,定不会让二妹一直在外头吃苦。”

        长辈们说二妹生了不好的病,需要离府去庄子上静养,可说到底还是因为二妹得罪了四妹,怕碍了四妹的眼才这么做。

        可怜二妹大受打击之下都失声了,身边却连个照顾的亲人都没有。

        姜二老爷见姜沧如此反应,暗暗满意。

        精心培养的嫡女虽然废了,能激励长子上进也算有点用处。

        姜二老爷抬手拍了拍姜沧的肩膀:“好了,回去读书吧。你二妹这个样子为父心中也难受,可是有的时候难受也得忍着,形势比人强啊。”

        “儿子明白了,儿子告退。”姜沧离开姜二老爷,往住处走去。

        “肖妈妈,你怎么会在这里?”走到住处,姜沧发现了躲在隐蔽处的肖婆子,不由停下脚步。

        肖婆子走上前来,左右看看,低声道:“大公子,老奴有话要对您讲。”

        “肖妈妈来这边。”

        院中的竹已经长出了新叶,青翠如洗。

        姜沧立在那里,温声道:“肖妈妈有话就说吧。”

        肖婆子扑通跪下来,哭道:“大公子,您可要为二姑奶奶做主啊!”

        “肖妈妈有话起来说,让人看到岂不要说闲话。”

        肖婆子站起来,抹泪道:“大公子,您有所不知,二姑奶奶根本不是病得说不出话,而是被毒哑了!”

        “什么?”姜沧只觉一棍子砸下来,砸得他头晕目眩。

        肖婆子声音压低:“那天老奴偷偷去看二姑奶奶,发现房门紧闭,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觉得不对劲就悄悄绕到后边从窗缝往里看,居然看到慈心堂的冯妈妈带着两个丫鬟给二姑奶奶灌药,再然后就传二姑奶奶病得失声了……”

        “此话当真?”

        肖婆子不停抹泪:“这种事老奴哪敢乱嚼舌。太太如今在静养,老夫人严令不许对太太提起二姑奶奶的事,老奴不敢违命,又替二姑奶奶委屈,只能告诉大公子了。”

        姜沧面上神色变幻,最终平静下来,冷声道:“我知道了,这件事肖妈妈不要对任何人再提,你快些回雅馨苑吧。”

        “是。”肖婆子对姜沧行了一礼,出得院门,微笑起来。

        回去的路上,阿蛮拦在肖婆子面前,抬着下巴道:“肖妈妈,我们姑娘有请。”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11086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