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351章 刁难

第351章 刁难

        众人循着那个声音望了过去。

        说话的是一名水杏眼的紫衣少女,而她的视线正落在姜似身上,微翘的嘴角带着不加掩饰的嘲讽。

        与众女不同的是,姜似却微微低头,寻找合适的位子坐下。

        紫衣少女见姜似对她视而不见,柳眉倒竖,抬高了声音:“说你呢,莫非耳聋了?”

        姜似这才抬眸,面色平静看了过去。

        这个少女她同样认得,乃是太平伯府的姑娘,姓陈,闺名惠福。

        前世,她成为燕王妃,与太平伯府的这位陈姑娘见过。

        那时候二人并无什么交集,或许她对自己有所不满,但不曾表露出来。

        却不想在今日,敌意如此明显。

        姜似很快想通了其中关节。

        陈慧福的母亲是宁罗郡主,同胞兄长与礼部尚书府的杨盛才,将军府的崔逸,以及礼部侍郎府的公子是从小玩到大的狐朋狗友,而这四位就是金水河上害她二哥的人。

        杨盛才落水死了,崔逸三人也没讨到好处,这四家恼上二哥乃至迁怒东平伯府是早就明了的。

        陈慧福对她这满满的敌意,大概就是由此而来。

        见姜似看过来,陈慧福语气越发刻薄:“呵,既然不是聋子,却对别人的话听而不闻,可见就是没教养了。”

        姜似坐下来,拿出手帕拭手,慢条斯理拈起面前果盘中的一枚枣子把玩。

        她对发难的陈慧福视而不见,众女就露出瞧热闹的眼神。

        陈慧福因姜似这目中无人的态度大为光火,仿佛听到了众女的嘲笑声。

        她大步走到姜似面前来,手按着长几,沉沉道:“看来真是聋子了,不然怎么会如此没规矩!”

        姜似动了动眉梢,把枣子往桌几上一丢,抬眼看着陈慧福笑了笑。

        本来小姑娘之间的争执没什么意思,可一而再、再而三咄咄逼人,那就不想忍了。

        她从来做不到装娴静淑良由别人出头的事。

        咳咳,当然,也无人为她出头。

        这么一想,人缘有点差啊。

        “你笑什么?”陈慧福居高临下问姜似。

        可是论气势,坐着的少女却明显压过了她。

        “我在笑原来规矩与教养是陈姑娘这样的。”

        陈慧福一怔:“你认识我?”

        姜似笑了:“陈姑娘都指着我鼻子发难了,难道还不许我认识?”

        轻笑声接二连三传来。

        陈慧福大为尴尬,怒道:“你既然认识我,那我刚才问你,你为何装哑巴?”

        姜似叹口气,声音虽轻,注意这边的人却听得清清楚楚:“我通常只理会说人话的,至于别的,要看情况。”

        “你!”陈慧福不料姜似这种出身在她面前居然敢大放厥词,当下就恼羞成怒,冷笑着伸出手,“拿来!”

        姜似看着她。

        “别装傻,我要检查一下你的请帖。我现在怀疑你根本没有收到赏梅宴的帖子,是蒙混进来的。呵呵,莫非仗着有几分姿色就以为能得到贵人青睐?我告诉你,那是痴心妄想!”

        姜似拧眉想了想,认真问道:“所以说,你是在嫉妒我生得好看?”

        被戳中了一半的心事,陈慧福脸色越发难看,咬牙切齿道:“拿出来,不然就叫内侍来请你出去!”

        原本与陈慧福相邻而坐的素衣少女走了过来,轻声劝道:“惠福,算了吧。”

        姜似好整以暇,打量着走来劝说的少女。

        这位姑娘她同样认识,是杨盛才的胞妹杨素莲。

        杨素莲在勋贵圈子中有着文静懂礼的名声,半点不愁嫁,今日前来参加赏梅宴不过是走个过场。

        她的胞姐是当朝太子妃,她不可能再嫁给皇子。

        “素莲,你不必劝我,今日我非要瞧瞧她的帖子到底是不是真的!”

        一道甜美的声音响起:“陈姑娘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陈慧福猛然往出声的方向看去,迎上的是安国公府的姑娘季芳华的视线。

        姜似有些意外。

        刚刚还在感叹人缘太差,没想到居然有人替她出头,而这个人还是季芳华。

        她与季崇易退亲后,与安国公府的人牵扯上,在外人看来总有几分尴尬。

        令她意外的是季芳华居然无视这种尴尬,在这种场合出了声。

        陈慧福盯了季芳华几瞬,突然笑了起来:“季姑娘,你家不是与东平伯府退亲了吗,怎么还与姜四如此亲热?呀,我知道了,莫非是还想当一家人……”

        陈慧福没有直言,话里意思却很明白:安国公府是打算让姜似去给季崇易当妾,或者是姜似有这个想法。

        这当然是纯粹的讽刺,且恶意满满。

        季芳华面上染了薄怒:“陈姑娘口下留德吧,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场合!”

        陈慧福冷笑:“季姑娘才该好好注意这是什么场合,你出头得不着别人一声谢,平白没了原有的机会才得不偿失呢。”

        从各方面考量,季芳华的确是王妃的热门人选,她可是贤妃嫡亲的侄女。

        “多谢季姑娘。”陈慧福话音才落,姜似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季芳华对着姜似抿唇一笑。

        王妃之位她才不稀罕,她只愿找个门当户对知根知底的夫君,既不要像三哥那样娶个平民之女弄得焦头烂额,也不要高嫁到皇室连呼吸都不畅快。

        陈慧福看着二人眉眼来往,火气腾腾往外冒:“姜姑娘是不是拿不出真正的帖子,才迟迟不见动弹?”

        姜似一手托腮,闲适的姿态越发显出对方的气急败坏:“我倒不知道宫里贵人还请了陈姑娘干内侍的差事,只是陈姑娘不该在这里检查,而是该守在内城门口。”

        一句话引得众女笑声连连。

        “贤妃娘娘到,庄妃娘娘到——”

        随着内侍的一声高喝,众女顿时收回目光,恢复了文静娴雅的模样。

        陈慧福嘴头没讨着便宜,一口气憋在胸腔里,碍于娘娘们的到来却无法发作,只气得脸色铁青。

        季芳华不知何时悄然走过来,在姜似身边坐下:“姜姐姐,我坐这里方便吧?”

        姜似含笑点头:“自然方便。”

        众女向贤妃与庄妃见过礼纷纷落座。

        贤妃缓缓扫过在场贵女,视线落到姜似面上时,嘴角笑意一滞。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09278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