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346章 有妖怪

第346章 有妖怪

        这一晚没有起风,所以敲窗声落入耳中分外清晰。

        姜湛面色微变,直接站了起来。

        阿蛮突然冲过来:“二公子,婢子去给您端茶!”

        “让开。”姜湛一脸严肃把阿蛮扒拉开,大步向窗口走去。

        他绝对没有听错,有人在敲窗!

        天都黑了,这还是四妹的闺房,窗外居然有人,这还了得!

        姜湛几乎是铁青着脸冲到了窗口去,连姜似那声“二哥”都丝毫没有阻止他的步伐。

        窗被猛然拉开,寒流直接冲了进来。

        姜似还算淡定,阿蛮与阿巧却不由自主捂住了嘴巴。

        完蛋了,完蛋了,姑娘与余公子幽会要被二公子逮个正着了!怎么办?二公子会把她们浸猪笼么?

        这是阿巧的想法。

        阿蛮则不忍闭上了眼睛。

        二公子与余公子之间会发生一场血战么?要是打起来,她是帮二公子呢,还是余公子呢?

        阿蛮为难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登时目瞪口呆。

        比阿蛮还要惊讶的是姜湛。

        他与窗外那只大狗对视,以为眼花了,抬手用力揉了揉眼。

        是二牛没错!

        两只前腿搭在窗沿上的二牛耸了耸鼻子。

        姜湛彻底黑了脸,杀气腾腾骂道:“二牛,今天小爷要宰了你吃肉!”

        二牛一只前爪抬起晃了晃,似是在与姜似打招呼,又似是挑衅怒发冲冠的姜二公子,随后一扭身冲进了冰冷夜色中。

        姜湛以手撑住窗台,利落跳了过去,很快消失了身影。

        窗子大开着,往屋里灌着寒气,屋里的主仆三人一时都忘了反应。

        一道身影从窗口跃了进来,身姿轻盈,落地无声。

        来人穿着玄色大氅,进屋后从容转身把窗子合拢,解下大氅抖了抖,抖落满衣冷霜,随后把衣裳递给了愣在一旁的阿巧。

        那样熟稔与自在,仿佛回到家中一般。

        而阿巧居然也自然而然抱着大氅挂到了衣架上。

        姜似看着走近的男人,又看了一眼窗口:“二牛——”

        郁谨走过来,握住姜似的手,不以为意道:“那狗子大概是想你了,死活要跟来。这样也好,替我背个黑锅。”

        姜似嘴角抽了抽。

        能这么坦然让自己的狗背黑锅,除了这混蛋也没谁了。

        “现在还早,怎么就来了?”姜似问。

        要是晚一些,何至于被二哥抓个正着。

        郁谨眨眼一笑:“嫌我来得早?要是来晚了,我就不想走了……”

        阿巧听了微红着脸低头,阿蛮则一脸警惕守在窗口。

        姜似拍了郁谨一下:“少贫嘴,说正事!”

        他这么迫不及待过来,显然是有正经事要说。

        郁谨扬眉扫了两个丫鬟一眼。

        姜似叹气:“没有个在窗口守着的,我二哥去而复返怎么办?”

        意外被撞破也就算了,如果可以,她当然不愿意让二哥受这种惊吓。

        郁谨笑道:“不会,我了解二牛那家伙,有它在你二哥是别想回来了。”

        说到这里,郁七皇子就不高兴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姜湛为何在阿似这里!

        姜似默默翻了个白眼。

        二牛跟着郁七学坏了,原本多乖巧的大狗。

        “你们先退下吧。”既然郁谨这样说,姜似自然不再质疑,摆摆手示意阿巧与阿蛮下去。

        待两个丫鬟退下,郁谨立刻把姜似拉入怀里,不满道:“姜二怎么在?”

        突如其来的靠近,令姜似下意识推了推,解释道:“今日冬至,我包了些饺子给二哥,二哥当差回来吃着好,特意来谢我的。”

        郁谨深深敛眉,越发不满:“你还给他包饺子?”

        “他是我二哥!”姜似无奈。

        郁谨咬牙:“知道他是你二哥,不然早打断他的腿。”

        姜似白他一眼:“你再不说正事,我就睡了。”

        郁谨拉着她坐下来,笑道:“宫中的家宴上,父皇提起了我的亲事。”

        姜似微微一怔。

        她虽相信他有办法,却也忐忑好奇他该如何做才能让二人跨越那些障碍走到一起。

        皇上提起郁七的亲事,总不可能直接赐婚吧。

        这时,郁谨说道:“等过了年,贤妃与庄妃会合办一场赏梅宴,专为我与蜀王选妃。”

        姜似听着郁谨的话,暗暗叹息。

        郁七提到母亲只称一声贤妃,可见母子关系的淡漠。

        她不在乎其他,只心疼这个男人。

        郁谨对上姜似的事格外敏锐,察觉她眼神突然的柔软,笑问:“怎么了?”

        姜似自然不会犯蠢提及郁谨与贤妃的母子关系,垂了眼帘道:“那赏梅宴,我恐怕没有资格收到请帖。”

        郁谨放声笑了。

        笑声是介于男人与少年之间的清澈醇厚,仿佛酿得正好的美酒,令人听了,心尖微微发麻。

        “笑什么?”姜似斜睨着他。

        郁谨抬手落在姜似发上,用力揉了揉:“傻丫头,你自然会收到请帖的。”

        姜似伸手去护着头发,却捂住了他还未移开的手。

        她按着他的手,他看着她。

        二人对视,屋内一时没了声音。

        回神后,郁谨长长叹了口气。

        没成亲前,他可不敢招惹这丫头了,不然受苦的还是自己。

        他的手落下来,替她把垂落的发轻轻抿到耳后,温声道:“总之这些日子你不要胡思乱想,安安心心过年就是。等到了赏梅宴也无须刻意做些什么,一切有我。”

        姜似动了动唇,有心问问他究竟会如何做,可迎上那双含了温柔笑意的黑亮眼睛,默默把话咽了下去。

        “那我走了。”郁谨低头在姜似额头落下一吻,拉开窗子跳了出去。

        姜似走到窗口,看他转了身冲她摆摆手,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姑娘,余公子这就走啦?”听到关窗声的阿蛮走了进来。

        姜似板着脸道:“去睡吧。”

        小丫鬟一脸嫌郁七走太早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而这时的二门口,传来守门婆子的尖叫声。

        天啦,二公子被妖怪抓走了!

        不对,是二公子在追一只妖怪。

        “有妖怪啊——”守门婆子的尖叫声很快引了不少人出来瞧。

        避人的角落里,姜湛捂着屁股上被咬破的洞气得脸色铁青:“你等着。二牛,你等着!”

        二牛后腿一曲坐下来,等着。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08809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