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333章 小余这个骗子

第333章 小余这个骗子

        姜安诚笑着把茶杯放下来:“具体是谁家的还没打听过,所以才拜托甄老哥。只知道小余家里算是大族,不过子弟众多,小余不怎么受重视,要靠自己闯荡……”

        甄世成越听,神色越古怪。

        搞了半天,这老弟都相中人家当女婿了,还蒙在鼓里呢。

        “甄老哥,莫非有什么不妥?”姜安诚瞧出几分异样,心不由提起来。

        人都说远香近臭,他瞧着小余方方面面都是好的,但毕竟了解只在表面上,而甄老哥却整日面对着小余。

        莫非小余有什么毛病是他没看出来而甄老哥清楚的?

        姜安诚用力握住甄世成的手:“甄老哥,咱们这样的关系,要是小余有什么问题,你可别瞒着我啊。我长女嫁了个人面兽心的畜生,现在走到义绝这步境地,次女要是再遇人不淑,那真的没法活了……”

        甄世成默默翻了个白眼。

        一个大男人说什么要死要活,他这么坑儿子不还好好的。

        “甄老哥,你可说句话啊。”见甄世成迟迟不语,姜安诚越忐忑了。

        甄世成捋了捋胡子:“要说呢,小余哪方面都好,就是这个身份,恐怕与姜老弟认为的有那么一点点差距。”

        “什么差距?”姜安诚摩挲着茶杯,“莫非小余家里不是什么大族……嘶,难道小余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咦,要是这样岂不正好,更不怕小余对似儿不好了。

        虽然世人都认为没有父母家族庇护的人难有出息,但他不在意这个啊。

        “噗嗤。”甄世成一口茶水喷出来,溅了一胡子茶叶。

        姜安诚忙拿出手帕替他擦胡子:“甄老哥这么激动做什么,就算我猜准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出身差点怕什么,人品最重要……”

        甄世成艰难摆了摆手,示意他快别说了。

        姜安诚替甄世成擦胡子的动作一停,微微皱眉。

        瞧甄老哥这反应,似乎不是这么简单。

        “甄老哥,小余到底什么身份你就直说好了,我受得住。”

        甄世成看着姜安诚,长长叹了口气:“小余啊,他是当今圣上的第七子,燕王——啊——”

        最后一个字变成了惨叫。

        姜安诚捏着拽下来的胡子,目瞪口呆。

        甄世成疼得眼泪直流。

        他料到了姜老弟知道真相会大吃一惊,却没料到第一个遭殃的是自己的宝贝胡子!

        甄世成心疼摸着胡子,心里来气。

        这个姜老弟,先前他三番两次想替儿子求娶姜姑娘,偏偏不乐意,原来是瞧上了燕王。

        哼哼,燕王除了长得俊点,身份高点,哪里比他儿子强了?

        以为他会替燕王保密?别开玩笑了,他是那种人嘛。

        瞧着姜安诚呆若木鸡的模样,甄世成恨不得哼两句小曲儿。

        快死心吧,还是他儿子最合适。

        他递了杯茶过去。

        姜安诚抬手:“让我缓一缓。”

        好一会儿后,姜安诚用力揉了一下脸:“甄老哥,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

        甄世成脸一板:“姜老弟,这种玩笑能开吗?”

        姜安诚抬手拍了拍额头。

        对,这种玩笑不能乱开,谁不怕掉脑袋冒充皇子啊。

        想了想不死心,问:“那他怎么在老哥手底下做事呢?”

        “老弟没听说么,皇上命几位王爷去各部历练,燕王去的刑部,然后就来顺天府给我帮忙了。”

        “那你叫他小余——”

        甄世成微微一笑:“这是燕王的意思,方便办案。”

        姜安诚又呆住了。

        刚才愣住是太过吃惊,现在则是确定了小余的身份。

        天,那个谦逊有礼让他叫他小余的年轻人,是燕王?

        还和他说,养小妾通房费钱?

        小余这个骗子!

        姜安诚豁然起身。

        甄世成老神在在举着茶杯:“姜老弟怎么了?”

        “没事。”姜安诚喃喃回了一句,突然转身就走。

        “姜老弟——”甄世成喊了一声,却很快不见了姜安诚的身影。

        姜安诚匆匆赶回东平伯府,把姜似叫到书房。

        姜似走进来,就看到姜安诚在不大的书房中来回踱步。

        “父亲找女儿有事?”

        姜安诚脚步一顿,冲姜似招手:“似儿,你过来坐。”

        姜似走了过去。

        姜安诚一屁股坐下,迫不及待问:“你知不知道小余的真正身份?”

        姜似诧异扬眉。

        父亲这么问……那是已经知道了郁七的真实身份?

        “知道么?”

        姜似摇头:“父亲问女儿这个,女儿哪里知道呢。余公子还有什么特别身份吗?”

        姜安诚往椅背一靠,连连叹气:“看走眼了,看走眼了!”

        姜似莞尔。

        看父亲这话说的,他什么时候眼光准过……

        这样想有点大逆不道……姜似默默垂下了眼帘。

        “余公子是什么身份?”

        听姜似问起,姜安诚反而沉默了。

        许久后,他叹了口气:“没什么,似儿回去吧。”

        姜似起身,不动声色福了福:“那女儿告退了。”

        关门的声音传来,姜安诚沉着脸捶了捶桌子。

        现在好了,不用担心似儿嫁什么高门大户了,怎么嫁都不可能比小余家门第更高。

        他现在要做的反而是盯紧了,别让小余那骗子把宝贝女儿骗走。

        还好女儿不知道小余的身份,也没明确流露出倾心小余的意思,他只要闭口不谈,两个人就到不了一块去。

        好险啊……

        姜安诚往后仰躺着闭上眼睛,惊出一身冷汗来。

        嫁给寻常人家,遇人不淑还能和离、义绝,要是嫁入皇室,那只能任人磋磨。

        他可不能让女儿掉进皇家那种大火坑。

        小余这个骗子!

        姜大老爷第无数次默默唾骂。

        郁谨坐在燕王府的书房里,总觉得眼皮跳得厉害。

        “龙旦——”

        守在门外的龙旦推门进来:“主子有什么吩咐?”

        “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还是反过来?”

        “当然是——”龙旦硬生生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小心翼翼问,“您是哪只眼睛跳?”

        当然是主子哪只眼睛跳,哪只眼睛就跳财啦。

        郁谨哪里不知道龙旦的滑头,脸一沉:“说!”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郁谨冷着脸站了起来。

        不行,他要和阿似见一面。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07788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