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321章 轻视

第321章 轻视

        老秦赶着车直接到了东平伯府二门处。

        阿蛮扶着姜依下了马车往内走。

        看守二门的婆子笑着打了声招呼:“阿蛮,四姑娘这是累了——”

        后面的话被婆子生生咽了下去,语气古怪起来:“这是大姑奶奶?”

        “大姑奶奶有些不舒服,我赶紧扶她去海棠居,先不聊了啊。“

        “哎,哎——”等阿蛮扶着姜依快步走远了,守门婆子才反应过来。

        好端端大姑奶奶怎么回来了,而且还是这个样子?

        略一琢磨,守门婆子忙去禀报冯老夫人。

        姜依被阿蛮扶着走到海棠居门口,终于有了知觉,吃力指向慈心堂的方向。

        此时姜依的全部重量都压在阿蛮身上,阿蛮却依然动作灵活,脚步不停把姜依拖进了海棠居。

        至于姜依手指慈心堂的意思?

        哎呀,她一个只有蛮力的小丫鬟哪里懂得呀。

        冯老夫人接到门人的禀报,很吃了一惊,浑身都紧绷起来。

        实在不怪冯老夫人紧张,这几个月来发生了太多糟心事,眼瞧着这一年就要过去了,风平浪静就谢天谢地了。

        “去海棠居请大姑奶奶过来。”

        阿福奉了冯老夫人的命令去海棠居请人,阿蛮站出来道:“大姑奶奶起不来床了,阿福姐姐,我去给老夫人回话好了。”

        在阿福心中,已经出嫁的姜依是客,眼下既然是这般状况,当然没有强要客人起来的道理,只得带着阿蛮去复命。

        冯老夫人一瞧姜依没过来,眉立刻皱起,冷声问:“大姑奶奶人呢?”

        面对冯老夫人阿蛮可没有寻常下人的畏缩,脆声道:“在海棠居歇着咧。”

        阿福附在冯老夫人耳边说了姜依的情况。

        “怎么回事儿?”

        阿蛮眨眨眼:“婢子不知道呀,姑娘让婢子先送大姑奶奶回来的。”

        一旁阿福暗暗咬牙。

        这个阿蛮也是个滑头,刚刚还说来给冯老夫人回话,结果一问三不知。

        “四姑娘人呢?”

        “姑娘与大老爷在一起呢,算时间快回了吧。”阿蛮不确定道。

        冯老夫人干脆闭了眼,默默等姜安诚回府。

        姜安诚回来后直奔慈心堂,没等冯老夫人盘问,就把今日的事细细道来。

        冯老夫人听完了,气得手抖:“爷们在外头与别的女人有牵扯,你就把女儿带回娘家?”

        “娘,朱子玉那畜生不是只与别的女人牵扯这么简单,他存了害依儿的心思啊!”

        冯老夫人摆摆手,一脸的不以为然:“这不过是你们的猜测,做不得准。再者说,荣阳长公主放出那样的话把女儿领走,显然是要与朱家撇清关系的,谁能动摇依儿的地位?你现在不管不顾把人带回来,有没有想过以后如何收场?”

        姜安诚诧异不已:“什么如何收场?儿子把依儿带回来,当然是要与朱子玉和离。”

        “不可能!”冯老夫人声音一高,骇得屋里伺候的丫鬟婆子忙低下头去。

        冯老夫人腾地站了起来,怒火冲天指着姜安诚骂:“你休想!除非我死了,姜依才能与朱子玉和离!先是四丫头退亲,后是二丫头义绝,现在大丫头又闹和离。老大,你不看着伯府成为全京城的笑话不罢休吗?难不成还没丢够人?”

        一声冷笑响起。

        众人目光骤然落到出声之人的身上。

        冯老夫人因为姜似这声笑越发火大,一字一顿问道:“四丫头,你笑什么?”

        姜似往前走了一步,离着冯老夫人近了些,神色坦然:“孙女想笑,当然是因为可笑!”

        冯老夫人扬起了拐杖:“你说什么?”

        姜湛一脸戒备盯着冯老夫人,只等拐杖要是往妹妹身上落就抢过来。

        姜似却半点没在意那根拐杖的威胁,语落如珠:“孙女退亲,是因为安国公府季三与民女私奔殉情;二姐义绝,是因为长兴侯世子虐杀无辜女子;父亲要大姐与朱子玉和离,是因为朱子玉与长公主的女儿私通,存了谋害发妻的歹心。祖母,京城人看笑话也是看他们的笑话,我们姐妹说到底都是受害者,哪里丢人了?”

        “哪里?”冯老夫人快要被大放厥词的孙女气死了,恨声道,“谁让你们托生成女儿家?这个世道可不是靠讲理的,你以为男方成为笑话,女方就能置身事外?倘若真是如此,为何你至今无人上门提亲?”

        “母亲!”姜安诚不料冯老夫人一个当祖母的会对孙女说出这般刻薄的话来,当下脑门一热脱口而出,“谁说无人上门提亲了?只是儿子不大满意,给拒了。”

        冯老夫人不料随口一说还有这种意外收获,当下吃惊得连姜依的事都给忘了,定定望着姜安诚:“谁家来提亲了?”

        姜安诚话说出口就后悔了,抬手摸了摸鼻子。

        已经婉拒了人家的提亲,现在又拿出来说,似乎不大厚道。

        冯老夫人嗤笑一声,一个字都懒得说。

        她就知道老大是为了女儿打肿脸充胖子。

        这声嗤笑成功激将。

        姜安诚挥手把屋内伺候的下人赶出去,无视姜似阻止的眼神,笑道:“一直没跟您说,甄家前不久向儿子求娶似儿呢。”

        “哪个甄家?”冯老夫人下意识想到一个人,心中立刻否认。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那个甄家!

        “当然是顺天府尹甄大人,他替长子求娶似儿。”话说出来,姜安诚有些得意,“母亲应该听说过甄大人的长子吧,就是今年秋闱的解元郎。”

        姜湛与冯老夫人同时倒抽了口冷气。

        他妹妹什么时候被甄大人盯上的?简直防不胜防。

        冯老夫人就是另一个反应了:“老大,你说什么胡话?”

        “母亲,这种事我会乱说?要是没有这回事儿,传出去儿子还做不做人了?”

        听姜安诚如此说,冯老夫人信了大半,狐疑打量着姜似,震惊之余竟把心底的话说了出来:“甄家怎么会看中四丫头?”

        姜似也不知道怎么谈着大姐的事就扯到她身上了,听着冯老夫人的话心头火起,淡淡道:“孙女有个最大的长处,祖母莫非一直没有发现?”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06605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