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304章 棺材

第304章 棺材

        姜似毫不留情打消了阿蛮的念头:“如今不同往日,一个人出门才不惹眼。倒是你与阿巧要好好守着院子,若有人来便想法子遮掩过去。”

        白日里就是这一点不好。

        因为红月闹鬼的事正在府上传得热闹,姜俏几个被冯老夫人约束着不准出门,白日里去姐妹那里串门就多了,姜似昨日还招待过姜俏。

        她今日不得不出门,倘若又有人来还真是件麻烦事。

        知道阿蛮性子急,姜似临走前特意叮嘱阿巧:“海棠居的事就交给你了。”

        “姑娘放心吧。”经历过几次大半夜等着姑娘回来给开门,阿巧突然觉得面对什么事她都可以淡定了。

        不就是扮成小丫鬟白日溜出去嘛,不算个事儿。

        想要出门对姜似来说确实不算个事。

        她打扮成小丫鬟的样子,肤色微黑,眉眼平平,让人一见隐隐觉得面熟,好似府中随处可见的那种小丫鬟,但要说名字一时又想不起来。

        面熟已经足够,谁会对一个小丫鬟的名字上心呢。

        姜似来到角门,塞给门人一串铜钱说是想去货郎那里挑些头油脂粉,很顺利就出了门。

        外面的天空瞬间广阔起来,不似在伯府中抬头只能望见巴掌大一块。

        姜似加快了脚步,很快赶到与郁谨约见的地方。

        二人见面的地方是一个茶楼,等姜似报出雅室的名号,就被伙计领上了二楼。

        龙旦正守在一间雅室的门口。

        姜似示意伙计离开,抬脚走了过去。

        瞥一眼靠近的小丫头,龙旦冷着脸赶人:“小姑娘不许靠近哟,不然大哥哥会打人的。”

        姜似深深看了龙旦一眼。

        没想到龙旦在陌生姑娘面前是这样的龙旦!

        龙旦被姜似这一眼看得莫名其妙,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而这种感觉让他越发想把人赶走,眼不见心不烦。

        他快速扭头瞥了一眼房门,确定主子不会知道,对姜似露出一脸奸笑:“小姑娘,要不大哥哥带你去喝杯茶?”

        没有料想中的惊慌逃跑,小丫鬟居然还杵着不动。

        龙旦这下子没辙了,抬手摸了摸下巴。

        莫非见他生得太俊,小丫头芳心大动了?

        这可不行,他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姜似忍无可忍开口:“龙旦,是我。”

        龙旦瞬间瞪大了眼睛。

        姜似怕他听不出来,补充道:“姜姑娘。”

        龙旦:“……”

        完了,完了,太丢脸了!

        这时门开了,郁谨伸手把姜似拉进去,定定看了龙旦一眼,似笑非笑道:“回头我可以带你去喝杯茶。”

        门重新关上,龙旦靠着门一脸绝望。

        郁谨上下打量姜似一眼,笑着道:“原来是打扮成这副模样混出来的。”

        姜似拉拉衣摆,笑问:“是不是挺像的。

        郁谨看着她叹了口气。

        姜似扬眉。

        “你说你,早点嫁给我不就没这么多麻烦了。到时候你想干什么,想去哪儿,我都陪着。”

        姜似没接话,自顾坐下来倒了杯茶水喝,喝了两口问道:“那人在哪儿?”

        郁谨有些失望,可很快又高兴起来。

        这一次提起这个话题,阿似居然没反驳。

        没反驳与默认差不多一个意思吧?

        “那人是在康平坊一带活跃的混子,叫老鱼,现在正被咱们的人盯着呢。”

        康平坊?

        姜似琢磨了一下。

        郁谨突然道:“倒是去翰林院的必经之地。”

        姜似眼皮一跳,看着他。

        郁谨若无其事笑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阿似,我还不知道你找这么个人干什么。”

        姜似很想白他一眼。

        要不是早就了解这个男人,她定会被他这样子忽悠过去了。

        郁七不是那种心思缜密深沉的人,很多时候都随着性子肆意,但在某些方面又有惊人的敏锐。

        比如现在,她什么都还没说,他就提到了翰林院。

        从白云寺回来她就把朱家给告了,郁七虽然没有多问,恐怕早已对她的做法有所猜测。

        其实也不难猜,长姐若是受害,朱子玉本来就是首当其冲怀疑的对象。任他表现得如何夫妻情深,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而显然,郁七也这么认为。

        这个时候,姜似已经没有隐瞒得必要,直言道:“我想看看那个人与朱家有没有关系。”

        “这个很简单,那种混子最是没骨气,抓起来等不到用刑就会有什么说什么。”郁谨说完这话,默默叹气。

        那个长衫男子到现在都撬不开嘴,还真是不如混混可爱。

        “我想亲自问问。”

        郁谨一怔,很快点头:“没问题,我这就安排。”

        康平坊聚集着三教九流,眼下正是热闹的时候。

        老鱼从一条暗巷钻出来,睡眼惺忪往前走,很快就碰见了常在一起混的人。

        “哟,老鱼,这是去潇洒了啊,看你眼下青影重的,可要悠着点儿。”

        老鱼喜滋滋摆手:“去,老子好不容易不用靠手,少咒我!”

        搭话的人满是羡慕打探着:“我说老鱼,这些日子你手头很宽裕啊,在哪儿发财呢?”

        老鱼白了那人一眼:“少管闲事!”

        眼见老鱼脚步虚浮往巷口走,那人呸了一声:“得意什么,要是有钱怎么不去金水河呢——”

        后面的话突然就被卡住了。

        那人一脸惊恐看着走到巷子口的老鱼被人迅速打晕了抗走,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左右看看,那人头一低冲了出去,撒丫子就跑。

        至于帮老鱼呼救,不可能的,老鱼逛窑子的时候也没叫他一起啊。

        老鱼清醒过来,发现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狭窄之地,伸手四处摸摸,触到的是不冷不热的硬壁。

        这是什么地方?

        老鱼纳闷且惊恐,大声喊了一句。

        发出来的声音似乎都被憋在这狭小的空间里。

        老鱼越发恐惧了,一边大喊一边手足胡乱挥动,无意间对着上方推了一下,登时传来响动。

        老鱼登时吓得一动不敢动,很快又反应过来,用力推动上方。

        随着缝隙一点点拉开,光线似乎亮了起来。

        老鱼从困住的地方爬出来,定睛一看,顿时吓得屁滚尿流。

        妈呀,那是一口棺材!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05020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