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293章 劫持

第293章 劫持

        那匕首冷硬冰凉,无情而沉默着抵着姜似腰肢的柔软处。

        淡淡的血腥味裹着金水河畔的脂粉香钻入鼻尖。

        姜似暗道大意了。

        胡思乱想果然要倒霉的。

        “你不要叫,我不会伤害你的。”身后响起女子低低的警告声。

        从声音可以听出女子应该还很年轻。

        姜似没来由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一时又想不出在哪里听过。

        马车已经动了起来,吱吱呀呀往前走,随着轻微的颠簸,匕首尖轻轻抵了姜似的腰肢一下。

        她可以感到匕首被人刻意往后挪了挪。

        “你是谁?”姜似问,垂在身前的右手悄悄摊开,掌心处肉眼难辨的淡淡光芒一闪而逝。

        女子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几分不耐;“你不用问,也不要回头,等到了合适的地方我自会离开……”

        姜似微微吃了一惊。

        在白云寺无意中撞到两名男子交谈,她就是先以幻萤使络腮胡子的思维产生瞬间凝滞,紧接着再以涂有麻痹蛊毒的尖刺刺破那人肌肤,这才顺利脱身。

        而现在,她还打算用那个法子,却遇到了麻烦:挟持她的这个女子竟然半点不受幻萤影响。

        幻萤长于姜似手部的血肉中,已经与她心意相通,她能感觉到幻萤委屈的情绪。

        这样一来,她就不能莽撞了。

        她是可以趁其不备用尖刺刺向女子,只要划破对方一点点肌肤,那么主动权就回到了她手中。

        可对方万一是那种哪怕没有防备也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人呢?

        这个险,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冒。

        她且没活够呢。

        不说大姐的危机还没解决,父亲买来的酱肘子酥烂喷香,二哥送的王五嫂家的凉皮香辣爽口,二牛又那般讨人喜欢,就连郁七——

        想到那个有一堆毛病却也有许多优点的男人,姜似心中叹了口气。

        她要是死在了这辆马车里,他一定会很伤心。

        总之是不能死的。

        姜似暂且放弃了孤注一掷的打算。

        当然,她会这样做也是出于某种直觉:刚刚马车颠簸,劫持她的人却悄悄把匕首移开了一些,由此可见,此人并非穷凶极恶之人。

        马车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停了。

        车外传来阿飞的声音:“余,余,余公子,这么巧啊……”

        天啦,余公子认识他,岂不是能猜出来车内是姜姑娘了。

        阿飞先前眼巴巴看着姜似上了花船便返马车那里等着了,并不知道之后那番热闹,此时这个惊恐的发现骇得他险些握不住缰绳。

        老秦皱眉看了郁谨一眼,转头凑在车门帘处压低声音道:“姑娘,是余公子。”

        姜似明显感觉身后匕首一颤,紧接着就是那女子吃惊的声音:“你是女子?”

        车壁处的灯因为没有及时添加灯油,光火早就微弱下去,车内光线不甚明亮。

        劫持一个人怎么都算不上放松心情的事,女子显然没有察觉姜似的真正身份。

        车窗处的车壁被轻轻叩响,少年清越的声音传来:“我还是想送你。”

        那匕首瞬间往前送了送,抵住姜似后腰。

        “把他打发走!”

        姜似张了张嘴,喉咙发紧:“都说了不用了,你快些去忙正事吧。”

        “送你就是正事。”

        姜似嘴角一抽,心道这王八蛋再甜言蜜语下去她就要挨刀子了……

        “你怎么不掀起帘子看看我?”车外的人问。

        姜似下意识转头。

        而劫持她的女子显然也没料到马车外的男人竟如此无耻,一时忘了警告姜似别动。

        昏暗灯光下,二人四目相对,姜似眸子瞬间睁大几分,终于明白为什么听着女子声音耳熟了。

        这女子竟然是从白云寺回去的路上因为惊马救下小童的那个姑娘。

        姜似的脸做了修饰,女子没有认出来,见对方看清了她的模样,手一翻那匕首就抵在了姜似脖颈处,另一只手则把姜似的双手捏住,用口型一字一顿道:“让他走!”

        姜似唯恐匕首不小心把脖颈划破,板着脸道:“刚刚看够了。你若不走,以后就别来找我了。”

        车外一时没了声音。

        好一会儿,车外的人叹了口气:“那好,我就不送了,你别生气。”

        耳听着轻盈的马蹄声渐渐远去,女子紧绷的情绪松弛下来,横在姜似颈间的匕首却没收起,只是放轻声音道:“离开这里,等我觉得安全了就会离开,不会为难你。”

        姜似点了点头。

        马车不紧不慢行驶着,离金水河越远就越安静,不过偶尔也会遇到其他在青石路上疾行的马车,或是夜间巡视的官差。

        大周取消宵禁后,夜间亦是热闹的。

        姜似明显感觉车速快了起来。

        女子松开了她的手,掀开车窗帘一角往外看。

        除了马车头挂着的灯笼把四周朦朦胧胧照亮,远处就是一片黑。

        女子眼中闪过困惑与茫然,把帘子一放改了口:“我需要一个落脚处。”

        姜似悄悄翻了个白眼。

        闹半天女劫匪所谓的安全地方需要她找。

        略微犹豫了一下,姜似扬声吩咐:“阿飞,去松子巷。”

        租来的那处民宅就在松子巷里。

        “嗳。”阿飞应了一声,马鞭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又是一停,传来阿飞无奈的声音:“姑娘,马车坏了。反正松子巷也快到了,要不您下来走吧。”

        女子陡然紧张起来,低声道:“不行!”

        姜似声若蚊蚋:“马车坏了,我不出去他们会起疑心的。再者说,你既然要我安排落脚处,早晚要下马车啊,不可能瞒过他们去。”

        她隐隐感到了女子的走投无路,不然不会对一个被劫持的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也许是看她男装打扮长得俊会心软?

        女子终于点了头,示意姜似先下车。

        姜似往车门口挪动,突然感觉抵在后心的匕首骤然远去,紧接着就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她猛然回头,就见车厢尾竟然有一对后门不知道何时打开了,门外是一望无际的黑。

        姜似迅速从前边钻出车厢。

        “姑娘,您没事吧?”

        姜似没有回答阿飞的话,往后望去。

        郁谨踹了踹被扔到地上的女子:“冷影,带回去喂二牛。”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204097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