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231章 醒悟

第231章 醒悟

        姜安诚来到冯老夫人面前,喊了声母亲。

        冯老夫人点了点头,仔细打量着姜湛,见他非但安然无恙,连身上的衣裳都干干净净,不由心中一动,问道:“在哪儿找到的人?”

        姜安诚眼神如刀剜了姜湛一眼,哑声道:“进屋再说吧。”

        一群人呼啦啦又返回慈心堂。

        姜似趁机挤到姜湛身边,一开口眼泪先滚了下来:“二哥——”

        见到妹妹哭了,姜湛有些慌,忙掏帕子替她擦眼泪,却摸了个空。

        他这才想起衣裳已经换过了。

        “四妹,你莫哭啊,我这不是没事么。”姜湛拍拍手臂,“一点事没有,比牛犊子还壮。”

        姜似狠狠瞪了姜湛一眼,转身便走。

        哭当然是假的,生气是真的。

        见到画舫里那一幕她才明白前世二哥死得多么冤,竟然是被人灌醉调戏后推进了河里。

        前世若不是后来太子被废牵连到了礼部尚书府,二哥的事流传出来只言片语,她也不会起了疑心,那么二哥真的会死不瞑目。

        姜似想想昨夜情景,对兄长既心疼又生气,暗暗发誓这一回定要让姜湛吃吃苦头,最好让他以后再不敢与那些狐朋狗友厮混。

        “四妹——”姜湛快步去追,被姜安诚回头扫了一眼,立刻老实下来。

        一行人进了堂屋,没等人发话,姜湛就自觉跪下:“都是我不好,让各位长辈担心了。”

        姜湛只要想到郁谨对他说父亲已经带人找了他大半天,小腿肚就忍不住打颤。

        这一次真的惹大祸了!

        “湛儿,昨夜到底是怎么回事?”冯老夫人扶着太师椅坐下来问。

        姜湛老老实实跪着:“昨夜杨盛才几个叫我一起去金水河玩,我喝了不少酒,醒来才发现被人救了,原来画舫起火大家都落了水……”

        姜湛当然记起他是被杨盛才推入河里的,至于后来画舫起火则是郁谨告诉他的。

        经由郁谨提醒,他知道不能照实讲。

        杨盛才已经死了,他要是说被杨盛才害的,那么各种麻烦就来了。

        姜湛虽然冲动,对好友十分有道理的话却很听得进去。

        “人没事就好。你们回去收拾一下准备吃饭吧。”冯老夫人听了姜湛的讲述,暗道这个孙子倒是个福大命大的,不过礼部尚书府那边恐怕有些麻烦。

        冯老夫人是个十分懂得人心险恶的人。

        在她看来,姜湛要是像另外三家的孩子那样被及时救起就算了,偏偏姜湛与杨盛才两个一直找不到,折腾得人仰马翻。最后姜湛安然无恙回了家,杨盛才的尸体却被捞了上来,那么礼部尚书府哪怕知道不是姜湛的错,心里也会不甘。

        这也不难想象,同样落水失踪,凭什么我家孩子死了,你家孩子却什么事都没有?

        想着这些,冯老夫人叮嘱道:“老大,等吃过饭你去礼部尚书府走一趟吧,带些礼品过去。”

        姜安诚表情木然:“儿子累了。”

        冯老夫人不悦敛眉,看长子那木讷的样子有些丧气,转而对姜二老爷道:“老二,那你去吧,记得多说些宽慰话。”

        “母亲放心,儿子知道该怎么做。”姜二老爷此刻的心情有些糟糕。

        一起游河落水失踪,礼部尚书的孙子死了,姜湛却没死,杨家就算嘴上不说心中定然会膈应东平伯府,这无疑会影响他在官场的发展。

        冯老夫人又交代二太太肖氏准备谢银让管事给姜湛的救命恩人送去:“不能让人觉得伯府不知感恩,不过也要保持距离,省得让人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姜安诚听得烦闷,淡淡道:“母亲,我先回去换衣裳了。”

        外头阳光炽热,姜安诚眯了眯眼睛,有种恍若梦里的错觉。

        到现在他依然不敢相信混账儿子就这么活蹦乱跳回来了。

        姜安诚思绪木然,脚下却极快。

        姜湛给冯老夫人磕了两个头,拔腿就追。

        姜似这才开口:“祖母,孙女去看看父亲与二哥。”

        “去吧。”冯老夫人不耐烦道。

        想到莫名得罪了礼部尚书府,冯老夫人对大房越发不待见起来。

        她看出来了,大房这一家子不惹祸就是好的,指望他们哪个有出息纯属痴人说梦。

        一路追到姜安诚住处,姜湛扑通跪下来:“父亲,您打我吧,都是我的错!”

        姜安诚望着跪在地上的儿子一言不发。

        他本以为每次儿子惹了祸揍一顿就解了气,可是这一次他连动手的欲望都没有了。

        这么个混账东西,眼看就要娶妻生子了,倘若自己没有悔悟上进的心思,难道要靠棍棒打成才?

        不,他都不指望他上进成才,只要这孽障不惹祸,安安稳稳一生就谢天谢地了。

        姜安诚感到了深深的失望。

        姜湛抬起头,就撞进了那双饱含失望的眼睛里。

        “父亲——”姜湛有些慌。

        他还没见过父亲这个样子,这让他莫名害怕。

        “你回去吃饭吧。”姜安诚淡淡道。

        姜湛跪着不动:“父亲——”

        他眼巴巴望着姜安诚,恨不得对方如往常那样把他痛揍一顿。

        皆大欢喜。

        可是姜安诚没有这么做,他转过身负手往屋内走去。

        姜湛呆呆望着父亲的背影,突然发现印象中高大如山的父亲原来已经没有他高,身形更是比他记忆中瘦弱。

        这一刻,姜湛如梦初醒。

        父亲老了,而他迟迟不肯长大,最终只能让所有人失望。

        姜湛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

        他怎么就这么糊涂呢?就算没有出众的天资,没有超人的毅力,至少做个让父亲能够放心的儿子,让妹妹可以依靠的兄长,这并不难。

        可是他连这一点都没做到。

        他可真是个混蛋啊!

        姜湛抬手又抽向自己,被姜似拦住。

        “四妹?”

        姜似深深叹了口气:“二哥,以后莫要与那些狐朋狗友玩了吧。”

        她真的不求兄长出人头地,好生生活着就够了。

        姜湛重重点头。

        他太蠢了,总把哥们义气看得无比重,现在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当朋友的,有些人天生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你把他当兄弟,他都不把你当一个人。

        他一旦出了事,伤心的是亲人,而不是那些所谓的“朋友”。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19808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