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229章 生无可恋

第229章 生无可恋

        姜湛整个人都懵了,说话哆哆嗦嗦:“余,余七哥……你说我被男人占了便宜?”

        郁谨深知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道理,目光深沉望着姜湛,不发一语。

        姜湛犹不敢相信,缓缓低头看向身上,发现身上穿的早已不是原来的衣裳,却忘了落水之后把衣裳换了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这一刻,他脑海中电闪雷鸣,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被一个男人占尽便宜的情景。

        “呕——”画面不忍直视,姜湛扶着廊柱呕吐起来。

        酒鬼隔夜吐出来的东西味道自然不用多说,酸臭之气立刻弥漫开来。

        郁谨心里嫌弃得不行,面上半点不露声色。

        开玩笑,他可是答应阿似要好好“照顾”这小子呢,阿似难得拜托他一件事,他当然要做好,务必让这小子印象深刻。

        嗯,还好他有先见之明,没把姜湛弄到他歇息的屋子里去,不然以后就要搬家了。

        立在门外的龙旦:“……”这是他的房间,他早晚要弑主!

        忍着熏人的味道,郁谨拍拍姜湛后背,满是同情:“姜二弟,你要是难受就尽情吐吧,都吐出来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龙旦:??

        姜湛的心彻底凉了。

        他对余七哥还是有些了解的,平时多爱干净的人啊,现在对他竟然如此宽容,可见——

        姜湛连酸水都吐不出来了,接过郁谨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嘴角,把手帕往地上一掷,转身就往外走。

        郁谨快步追了出去:“姜二弟,你去哪儿?”

        屋里实在呆不下去了。

        走过龙旦身旁,郁谨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进去好好收拾屋子。

        龙旦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进了屋。

        小小的院子里高大的合欢树依然如火如荼盛开着,无数柄粉色小扇子被风一吹就扑簌簌落下来,落到姜湛发梢肩头。

        甜腻的香味刺激得姜湛又想呕吐了。

        他弯腰干呕,却什么都没吐出来。

        不远处墙根里卧着的二牛往这边看了一眼,又收回视线继续与肉骨头奋斗。

        它只对三样东西感兴趣:男主人、女主人、肉骨头。

        当然酱牛肉也是很好的。

        冷影端了醒酒汤过来。

        郁谨接过来递给姜湛:“姜二弟,先喝碗醒酒汤吧,你这样身体受不住。”

        “身体受不住”这句话无疑刺激了姜湛,他脸色煞白跳脚:“他娘的,我去宰了那个王八羔子!”

        郁谨把醒酒汤放回冷影端着的托盘,伸手拽住姜湛:“姜二弟,你要去宰了谁?”

        “宰了杨盛才!”姜湛被郁谨按住脱不了身,恨道,“余七哥,你放开我,我今日要不宰了那个恶心人的玩意非呕死不可!”

        郁谨叹口气:“姜二弟,你这么冲动可不成,先说说谁是杨盛才吧。”

        姜湛稍稍冷静了一点,缓口气道:“他是礼部尚书的孙子,当朝太子妃是他亲姐姐。余七哥,你不要怕,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连累你的。”

        姜湛说完用力挣脱郁谨的束缚,却挣不开,气得神色扭曲:“余七哥,你放开我!”

        “姜二弟,你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连累我。那么你可有想过你真的杀了礼部尚书的孙子,会不会连累伯府?”

        姜湛突然停止了挣扎,神情呆滞。

        是啊,他杀了杨盛才固然出了一口恶气,大不了以命抵命,可是父亲与妹妹他们呢?

        礼部尚书府与太子等人会不会为难他们?

        这个答案几乎是肯定的。

        姜湛还是头一次意识到无能为力是什么感觉,呆呆愣愣一动不动,任由秋风卷起的合欢花吹到他苍白的面上。

        郁谨见打击得差不多了,轻咳一声:“有个好消息告诉姜二弟。”

        姜湛整个人像被抽了魂般浑浑噩噩,闻言惨笑道:“还能有什么好消息?”

        啊啊啊,他被一个男人占了便宜啊,简直是奇耻大辱。

        “你说的那个杨盛才死了。”

        “什么?”姜湛几乎不敢相信听到的话,一把抓住了郁谨手腕,“余七哥,你说清楚,谁死了?”

        “就是礼部尚书的孙子啊,倘若他叫杨盛才的话。”

        郁谨把昨夜和今日的情况讲给姜湛听,当然不该说的只字未提。

        姜湛从没不觉得心情如此大起大落过,喃喃道:“这么说,昨晚我落水后是余七哥救了我,然后画舫起了大火,杨盛才他们全都落水了。”

        “不错,我昨晚突然起了兴致去游金水河,正凭栏而望,没想到一个人从窗口掉入了水中。姜二弟也知道我是个热心的人,忙命冷影把人救起,没想到竟然是你。”

        姜湛不由点头。

        他还真是福大命大遇到了热心肠的余七哥,不然现在尸首恐怕都落入鱼腹了。

        “余七哥,你这是第二次救我了——”

        郁谨露出个和煦的笑容:“姜二弟客气,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姜湛这个时候脑子乱糟糟的,没听出哪里不对劲来,跟着点了点头。

        “今早大半个京城的人都跑去金水河看热闹了,我才刚刚得到消息,杨盛才的尸体已经被捞了上来。”

        “死得好!”姜湛挥了挥拳头,突然想到什么,蹲下来抱头痛哭。

        二牛又往这边看了一眼,叼起一根肉骨头出了门。

        太吵了,影响食欲。

        郁谨默默看着姜湛哭,抬手摸了摸下巴。

        这番“照顾”应该能让姜湛终身难忘了,不过他还可以加把劲。

        等姜湛不再发出声音,郁谨半蹲下来,关切问道:“姜二弟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姜湛脸色黑了一截。

        他现在听不得这样的话!

        “要不然我让冷影拿些药膏来——”

        “不用!”姜湛险些跳起来,涨红着脸道,“我就是想到杨盛才就这么死了,让我连鞭尸的机会都没有,心里憋屈!”

        郁谨深以为然点头:“姜二弟说得是,你的心情我完全能理解。”

        姜湛神色扭曲,有种撞墙的冲动。

        郁谨突然想到什么,一拍姜湛肩膀:“姜二弟,你赶紧回府吧,令尊现在还在金水河寻你呢。”

        姜湛眼前一黑,只觉生无可恋。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197667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