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188章 姜四妹不是这样的人

第188章 姜四妹不是这样的人

        闹剧总算收场,舅母鄙夷扫过谢家众人,揽住谢青杳宽慰道:“青杳,有舅舅、舅母在呢,受了委屈就跟我们讲,对那些不安好心的不必客气。”

        谢青杳挣脱舅母的手,淡淡道:“知道了。”

        舅母不由讪讪。

        不少人心中更是暗暗鄙夷:也不知道谁白日里在灵堂发癔症说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话,现在又装贤良了。

        灼灼目光下,舅母反而淡定下来。

        做人就怕有比较,本来她和八太太一起丢了脸,是不好开口的,可谁让八太太两口子装鬼害人呢,这时候她身为永昌伯夫人的娘家人,理当出头说话。

        谢家族人面对舅母的讥讽确实无言以对,只感到难堪,心中对八婶夫妇越发恼怒。

        谢殷楼这时候对众人拱手:“各位叔伯婶娘,我与妹妹不是不敬长辈之人,更不是枉顾同族之情的,今日实在被逼无奈才如此。以后族中祠堂、族学等一应开支,先父、先母在时如何还当如何,还请各位长辈回到庄子中替我们兄妹解释一二。”

        谢青杳诧异看着兄长。

        往日里兄长冰冷寡言,鲜少说出这么多话来。

        谢殷楼眼底藏着冷意。

        世人重孝道,重同族,哪怕永昌伯府与这些族人都是隔了几房的,可说出去他们还是一家人。哪房子弟有本事哪房子弟就要对家族多做贡献,这是世人公认的道理,天经地义。他要是停了对族中祠堂、族学那些供奉,可不是赶走八叔八婶这么简单,更会落得恶名。

        即便他不惜名誉,还要为妹妹着想,妹妹将来总要嫁人的。

        果不其然,谢家族人一听一切依然循照旧例,顿时放下心来,纷纷道:“世子放心就是,老八他们两口子确实太过分了,这事不是你们的错,回头要是有人胡乱说话,叔伯们给你做主!”

        “那我与妹妹就多谢各位长辈了。”谢殷楼再次拱手,“已经很晚了,各位长辈早些回去休息吧,殷楼稍后还要去给父母守灵。”

        十七岁的少年穿着一袭白麻孝衣,如一株挺拔的白杨立在夜色中,坚韧、可靠。

        谢家族人暗自点头:有这孩子在,看来伯府不见得会一蹶不振,以后对这孩子还是要客气些,这可是未来的伯爷呢。

        啧啧,这样年轻的伯爷,难怪老八两口子动了歪心思,想把老八媳妇的娘家侄女嫁过来。

        劝走了谢家族人,谢殷楼对章家舅舅拱手:“舅舅也回去歇着吧,天晚了。”

        章家舅舅想着白日里舅母那番表现,实在无颜摆出舅父的款来,讪讪道:“那舅舅就先回去了,你守灵也不要太熬了,仔细身体。”

        谢殷楼垂眸称谢。

        直到走出院门,舅母还在低声埋怨:“青杳正委屈着,多好的修复关系的机会呀,怎么就走了呢?”

        章家舅舅冷笑:“若没有你白日那番胡言乱语,这确实是大好的机会,现在还是算了吧。你难道没看出来,那两个孩子可不是那么好拿捏的。”

        说到这里,章家舅舅眼神暗了暗:“你还真以为白日灵堂里突发癔症只是巧合?依我看,这其中少不了他们兄妹的手笔。”

        舅母心头一跳:“你是说我发癔症是他们兄妹使了手段?”

        章家舅舅没吭声,显然是默认了。

        舅母脸色难看起来,喃喃道:“不能吧?他们还是孩子呢,能有这样的本事?”

        章家舅舅回头望了一眼依然灯火通明的院落,低叹道:“孩子和孩子可是不一样的,史上还有十二岁为相的孩子呢。”

        “那样的人不是极少数么。”舅母嘀咕一声。

        章家舅舅回过头来,睇了舅母一眼:“你就肯定他们不是极少数中的两个?再者说,我毕竟是他们的舅舅,还是盼着他们出息的。咱们两家能亲上加亲当然更好,若是不能,总不能结仇,那样怎么对得起我妹妹?”

        听闻妹妹、妹夫同一日丧身的噩耗,把他的女儿嫁过来虽然有私心在内,可也确实是为了他们兄妹着想,这样总比两兄妹被族人生吞活剥了强。现在看来,倒是他多此一举了。

        “行了,那些主意以后就不要打了,顺其自然吧。”章家舅舅提点道。

        舅母撇撇嘴不吭声了,心中一阵膈应:这可真是鱼没抓着,平白惹了一身腥。

        枕霞居中,谢家兄妹与姜似依然站在庭院中。

        “你们也都下去吧。”谢殷楼对一众丫鬟婆子道。

        待丫鬟婆子纷纷退下,他把目光投向二人,先问道:“受惊了么?”

        姜似隐约觉得对方视线把她笼罩其中,好似与以往有些不同,默默摇头。

        谢青杳扬唇:“没有,倒是瞧了一出好戏,让我出了心中一口恶气。”

        谢殷楼看向姜似。

        姜似有些莫名。

        谢大哥非要听她开口说?

        “我也无事。”

        谢殷楼望着姜似沉默着,眼神深邃。

        这时候连谢青杳都觉出不对劲来,下意识往前站了一步,挡在二人之间。

        一边是她的兄长,一边是她的好友,她虽盼着两人能成为一对,可既然阿似表明了与哥哥不合适,至少在阿似改变心意之前她不能胡乱当红娘。

        哪怕单纯如谢青杳也知道,这个世道对女孩子远比男子苛刻得多,好友与兄长走得近了若是最终没能结为眷属,吃亏的还是好友。

        “大哥,怎么了呀?”

        谢殷楼深深望着姜似,终于开口问道:“姜四妹,这院子里有妖怪么?”

        姜似与谢殷楼对视,眉梢轻扬,带出几分意外来。

        原来谢殷楼是怀疑这个。

        她扬唇,一脸无辜:“没有呀。”

        芭蕉丛后只有她家二牛,当然没有妖怪了。

        谢殷楼一滞。

        他当然不相信八叔八婶出师未捷只是运气不好,别人没留意,他早就看到地上洒落的鲜血还有八叔屁股上的破洞。

        妹妹自身什么情况他心中有数,而今连连出现稀奇事,每一次都对他们兄妹有利,他再想不出是谁在其中起的作用就是傻子了。

        可是姜四妹居然对他撒谎,还不带眨眼的。

        姜四妹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190759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