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182章 灵前谈亲事

第182章 灵前谈亲事

        谢青杳将信将疑看着姜似:“阿似,你有什么办法?”

        姜似附在谢青杳耳边低语几句。

        谢青杳越发诧异:“这样能行?”

        “试试看吧,若是不成再想别的办法,天无绝人之路。”

        谢青杳用力点头:“好,那就试试。”

        二人相携去找谢殷楼,才走到门口就听妇人声音传来:“殷楼,婶子可不会害你,婶子说的这个姑娘啊,人品相貌百里挑一,与你正相配呢。”

        谢青杳一脚跨过门槛,冷冷道:“大哥,这时候你不去灵堂怎么在这儿呢?让我一顿好找。”

        见到妹妹与姜似,谢殷楼紧绷的神色微松,又露出几分尴尬。

        本以为他不搭腔,他们说着无趣会暂时偃旗息鼓,没想到让妹妹她们听个正着。

        一见谢青杳进来,妇人飞快皱了一下眉,马上又露出亲热神色:“青杳啊,大人们在说正事呢,你先去歇着吧。”

        谢青杳一脸无辜看向谢殷楼:“大哥,现在还有比替父母治丧更重要的事么?”

        谢殷楼起身,神情冷然:“自然没有。”

        见他要离去,妇人忙道:“殷楼,这你可想错了。眼下除了操办伯爷伯夫人的丧事,还有一件大事就是你的婚事!”

        谢殷楼冷冷看着妇人,一言不发。

        妇人可不在乎谢殷楼能冻死人的表情,在她看来对方是小辈,他们可是得了族长点头来的,这小子要是敢摆世子的架子,就别想有好名声了。

        没了好名声还想袭爵?做梦!

        “婚事?”谢青杳像听到笑话一般,声音高扬,“父母过世,为人子女者要守孝三年,怎么能嫁娶呢?”

        少女下巴微扬,眉梢眼角都流露着不满。

        妇人不怕谢殷楼,反而有些怵谢青杳。

        一个没了爹娘的小丫头就好比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真落了她面子她找谁说理去?

        这时候谢青杳的舅母开口了:“青杳啊,凡事总有例外。你哥哥是永昌伯府的独苗,你父母走得急,没见到你哥哥成亲不知道有多遗憾呢,你忍心让他们再等三年?再者说,这偌大的伯府总不能靠你哥哥一个人打理吧?趁着未过头七给你娶个嫂嫂进门,以后你哥哥就有贤内助了,这岂不是好?”

        这一点上八婶与舅母是一致的,她隐晦扫了跟在谢青杳身旁的姜似一眼,意有所指道:“有婶子给你哥哥把关,定然娶个贞静贤良的进来,好过你哥哥年少无知被乱七八糟的女子哄了去。”

        谢青杳脸色陡然一沉,看向舅母:“这也是舅母的意思?”

        舅母扯了扯唇角:“这事呢,是你舅舅临来时与你外祖母商量过的,舅母哪敢做主呢,青杳你一个姑娘家就不要操心了。”

        没想到几年不见,这丫头竟变得如此伶牙俐齿。还好老爷的意思是把女儿嫁到永昌伯府来,而不是让她儿子娶这丫头,不然她死都不依!

        “对呀,这事有婶子呢,不用你个小姑娘操心。”八婶瞄了舅母一眼。

        二人四目相接,火药味十足。

        他们的一半目标是一致的,至于另一半目标谁能实现,就要看各自本事了。

        谢青杳看在眼中,悲在心里。

        阿似说得不错,舅母与八婶都恨不得自己的人当上未来的伯夫人,利用她们的矛盾便是她与兄长的机会。

        “可我听母亲提起过,大哥已经在议亲了。倘若为了让父母瞑目,我觉得选择父母中意的姑娘更合适。”

        这个瞬间,谢殷楼下意识看了姜似一眼,不由想到某种可能。

        谢殷楼皱眉,准备开口阻止妹妹的胡闹。

        他们家的烂摊子,不该把别人扯进来。

        谢青杳似乎料到兄长的反应,放在身后的手用力扯了他一下。

        谢殷楼垂眸掩去眼底的疑惑,决定静观其变。

        “议亲?哪家的姑娘?”八婶立刻拔高了声调。

        舅母跟着道:“亲事都没定下来,女方定然不愿意七日内成婚,到时候又要等三年——”

        “三年后我大哥不过二十岁,一点都不晚。”谢青杳忍无可忍辩驳道。

        八婶一拍大腿:“青杳啊,你这就是孩子话了。为什么急着让你大哥在父母头七成婚?就是因为他是独苗苗。人世无常你们也见到了,三年时间谁知道会发生多少事呢?”

        谢青杳气得脸色煞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咒我大哥出事?”

        舅母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是呀,你这话就太不厚道了。殷楼,你父母过世了,你的婚事你舅舅能做主的。今日这事要听舅舅、舅母的,我们都是为了你们好——”

        “舅舅与舅母真是为了我们好?”

        “自然是真的。”

        八婶不甘落后:“青杳,咱们才是一家人,都是姓谢的,八叔、八婶才是一心为了你们啊。”

        谢青杳擦擦眼泪,冷笑:“既然舅母与八婶都说为我们好,你们谁若是能在我父母灵前说这些话,我哥哥的婚事就依着谁。”

        舅母与八婶一下子哑了火。

        “舅母与八婶若是不敢去说,那我大哥的婚事你们就不要管了。正如长辈们所说,我父母最惦记的就是大哥的亲事,这事绝不能草率。舅母与八婶若能在我父母灵前许诺要提的女方是好的,我父母在天之灵才能放心。若如不然,还是等三年孝期满了再慢慢挑好了。”

        “去就去,婶子可问心无愧。”八婶睨了舅母一眼,抬脚就往灵棚走去。

        舅母不甘落后,立刻跟上。

        屋内还坐着同族与外祖家的几个长辈,包括谢家兄妹的舅舅与八叔,此刻都起身跟了过去。

        这种争执男人不好出面,实则本来就是他们的意思。

        “阿似——”见众人涌进灵棚,谢青杳忐忑拉了姜似一下。

        此时正是晌午,并无前来吊唁的客人,灵棚里空荡荡,瞬间被涌进来的人填满了。

        姜似指尖轻弹,幻萤悄然飞向八婶与舅母。

        姜似投给谢青杳一个安心的眼神。

        谢青杳定定神,扬声道:“八婶,你先对我父母说吧。”

        八婶看看并排摆着的两具黑黝黝的棺材,烧纸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莫名觉得比先前来时多了一丝寒意。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188036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