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164章 疑凶

第164章 疑凶

        看着许久没留意过的两个通房,永昌伯压抑着种种情绪道:“这是顺天府尹甄大人,甄大人问你们什么,你们务必如实回答,知道了么?”

        气质温和的通房春梅贪婪看了永昌伯一眼,屈膝给甄世成与永昌伯见礼,口称“知道了”,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

        朝云没有看任何人,随着春梅一起行礼,神色木然,一声未吭。

        “二位住在何处?”甄世成问。

        “贱妾住在东跨院。”似乎知道朝云不会吭声,春梅主动道,“朝云住在西跨院。”

        “昨天晚上你们几时入睡?”

        “贱妾刚到亥初就睡了。”春梅语气带着几分自嘲,“左右无事。”

        日复一日,漫漫长夜,既无孩子相伴,又无男人相守,不睡觉做什么呢?

        春梅这么想着,忍不住用眼角余光扫了永昌伯一眼。

        当年夫人有了身孕,听闻要替伯爷挑一个通房,她几乎喜不自禁,哪怕伯爷与夫人早就明言不允许通房生下子嗣,她还是让父母推了原本在议的亲事如愿成了伯爷的女人。

        年轻的时候总是不服输的,想着凭借几分美貌与善解人意的性子早晚暖热伯爷一颗心,将来有个一男半女,她的儿女也是当主子的了。

        可是时间久了才知道,伯爷收通房完全就是在夫人不方便的时候有个暖床的罢了,在伯爷心中她们与阿猫阿狗恐怕没有太大区别。

        一年又一年过去,那点心气早就磨没了,不甘或许有,后悔并没有。

        当年那些嫁给小厮的姐妹未尝比她过得舒心,天天挨男人打或者为了生计发愁的可不少,她安安静静生活在大宅里至少衣食无忧,父母兄弟亦沾了不少光……

        “伺候你的丫鬟呢?”

        很快两名丫鬟上前给甄世成见礼。

        “昨夜你们伺候姨娘睡下的?”

        一名青衣丫鬟道:“昨夜是婢子值夜,就歇在姨娘脚边。”

        永昌伯一直没有给两名通房抬姨娘,但儿子都长大了,下人们提起伯爷的两个通房尊称一声姨娘,无人见怪。

        “中途可曾有什么动静?”

        青衣丫鬟不假思索道:“没有。婢子浅眠,且就睡在姨娘脚边,要是有动静婢子定然知道。姨娘睡到早上才醒来,是婢子与桃红给姨娘打的洗脸水。”

        另一名丫鬟立刻点头称是。

        甄世成打开名册翻了翻,便知道伺候梅姨娘的两个丫鬟一个叫桃红,一个叫柳绿,两个丫鬟都是三年前调到东跨院伺候梅姨娘的。

        三年前——

        甄世成不由看向永昌伯。

        这个时间正是朝云有孕后又堕胎的时间,凭经验可以断定这绝非巧合。

        永昌伯看了朝云一眼,低声道:“当时觉得后宅人心浮动,就把伺候她们的丫鬟婆子全都换过了。”

        朝云莫名有了身孕,永昌伯疑心她收买了丫鬟婆子替换了避子汤,为了避免将来再出这种事,干脆把伺候的下人们全都换了一遍。

        他再也不想体会亲自下令打去血脉的心塞了。

        “两名丫鬟是内子挑选的,全是家生子,她们的话应当可信。”

        甄世成听了点点头。

        两名丫鬟既然是伯夫人挑选的家生子,她们的家人在伯夫人面前定然是得用的,那么她们帮助梅姨娘谋害主母,或者替梅姨娘隐瞒罪行的可能性就极低。

        甄世成看向朝云,问了同样的问题:“你昨晚几时入睡?”

        朝云沉默了许久,才道:“亥时。”

        伺候朝云的贴身丫鬟同样是两个,只是这两个丫鬟听甄世成问起伺候姨娘入睡的事,不由面面相觑起来。

        永昌伯冷哼一声。

        两名丫鬟头一低,异口同声道:“昨夜姨娘独自睡的。”

        此话一出,众人看向朝云的目光立刻微妙起来,甚至不少人都想到了三年前朝云堕胎的事。

        两位通房多年没有动静,朝云有了身孕的消息一传出来府中上下都在议论纷纷,认为朝云总算熬出头了,一个姨娘是跑不了的,谁知赶上夫人病了,伯爷怕夫人烦心,毫不犹豫命人给朝云堕了胎。

        啧啧,打那之后西跨院时不时传来朝云的哭声,她定然怀恨在心,于是害死了夫人。

        谢青杳三年前已经很懂事了,此刻想起这些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质问道:“云姨娘,我娘真是你害死的吗?”

        朝云面无表情看着谢青杳,一言不发。

        “你说话呀!”谢青杳拔高了声音,“我娘从来对你们不薄,现在她死得那样惨,难道你连一句话都不愿意说吗?”

        “我没有。”不知是谢青杳的话触动了朝云,还是她心知众目睽睽之下不可能避过去,终于开口道。

        短短三个字落入众人耳中,显得有些无力。

        “姨娘一直独自睡么?”甄世成丝毫不受影响,再问道。

        一名丫鬟道:“姨娘这两年一直睡不好,不喜欢我们陪着。”

        甄世成捋了捋胡须:“这么说,昨夜你们都不知道姨娘是否一直睡在屋中了?”

        两名丫鬟对视一眼,刚才回话的丫鬟摇了摇头:“婢子不知道,但也没听到什么声响。”

        她一向睡得熟,打雷都听不见,更别说别的了。

        另一位丫鬟却迟疑起来。

        “怎么,你听到了什么动静?”甄世成立刻问道。

        “婢子——”丫鬟飞快看了朝云一眼。

        永昌伯立刻喝道:“有什么就说,看她做什么?莫非云姨娘给你发月银?”

        丫鬟不由自主跪下来,头埋得极低:“姨娘……姨娘夜里应该烧纸了……”

        “烧什么纸?”永昌伯听得怒容满面。

        丫鬟头垂得更低:“给未出世的小公子烧的纸……”

        原来自从朝云失去了孩子,每年堕胎的那一天都会给未出世的孩子烧纸,这丫鬟第一年撞见过,昨夜里虽然没听到动静,但今早在院子角落里发现了留下的一点灰烬。

        “你去西跨院的第一年撞见姨娘烧纸,是在什么时间?”

        丫鬟回忆了一下道:“卯初时分。”

        一个婆子惊呼道:“哎呀,老奴想起来了,云姨娘那个孩子就是每年今日的卯时落下来的!”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178266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