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163章 永昌伯的老通房

第163章 永昌伯的老通房

        “这是最大的可能。”甄世成没有把话说死,排查重点正是这部分人。

        大户人家都是有规矩的,前院的仆从没有极特殊的情况根本不能到后院来。而主母所居院落人来人往,想要在日落后藏匿其中,这人定然是出现在主院被人见到亦不会觉得奇怪的人。

        这样的话,范围其实可以再缩小一些,主院的人更有嫌疑。

        “大人何不请伯府管事拿出后院名册来与人核对,清点一下现在有谁不在府中,留下的人全都集中到院中来,等候大人随时问询。”

        甄世成微微一笑:“正有此意。”

        永昌伯府整个后宅的人不少,清点核对要花不少时间,这些自是交由伯府几个管事来做,甄世成拿了名册副本从上到下看过。

        名册上清楚写着后宅各院人名,这些人做什么差事,拿多少月银,有的甚至还记录了所长,比如一个叫红袖的丫鬟,就专门提到会梳头。

        从这样一份名册就可以看出当家主母是何等会理家之人。

        甄世成把名册看了两遍,视线落在最上面两个名字上。

        那是永昌伯的两个通房。

        永昌伯府人口简单,除了永昌伯夫妇与一儿一女,能称得上半个主子的就是这两个通房了。

        扫了一眼谢殷楼兄妹,甄世成一指门口:“伯爷,咱们先进去说几句。”

        永昌伯沉默随着甄世成走进屋内,看着熟悉的摆设只觉心中发堵,叹道:“甄大人尽管问吧。”

        “伯爷的两位姨娘不知有无子女?”

        那份名册上并没有把府中主子写进去,甄世成决定问个清楚。

        永昌伯苦笑:“并没有。”

        甄世成继续问道:“能说一下原因吗?”

        “原因?”永昌伯被问得一怔。

        “两位姨娘跟随伯爷多年了吧?没有一子半女似乎有些奇怪。”

        “我明白甄大人的意思了。”永昌伯下意识拧眉,带着一丝恼火与尴尬。

        这恼火不是对甄世成而来,而是因为甄世成的问题令他对两个通房有所怀疑而升起的怒火。

        “她们两个一个是生长子时收房的,一个是生女儿时收房的,我不想生出庶子庶女来让伯府变得乌烟瘴气,就一直让她们服用避子汤。”

        甄世成想了想问:“那么两位姨娘就从来没有意外有孕过?”

        永昌伯沉默了一下,道:“朝云三年前曾有孕过,我没同意留下。”

        那个时候他也曾犹豫过,毕竟一双嫡出儿女都大了,多一个庶弟或庶妹影响不了什么,只是——

        甄世成何等敏锐,立刻从永昌伯的神色瞧出几分异样,追问道:“毕竟是伯爷的骨血,既然意外来了,伯爷为何没有留下?”

        永昌伯犹豫着。

        甄世成劝道:“伯爷有什么话一定要说出来,眼下凶手尚未现形,您若再有隐瞒就是无意中帮助凶手了。”

        “当时内子病了。”

        永昌伯一说,甄世成顿时露出了然之色。

        永昌伯夫妇恩爱,通房有身孕后夫人病了,当然不会再让通房把孩子留下。

        “内子真的病了,并不是因为生气朝云有了身孕故意做给我看。”永昌伯急忙解释道。

        他不想说,就是不愿让人误会妻子是容不得人的女子。

        甄世成看着永昌伯叹了口气:“伯爷了解伯夫人,知道夫人那时候确实生了病,那么姨娘呢?”

        永昌伯愣了愣,脸色难看起来:“甄大人,你是说朝云很可能因为堕胎而对内子怀恨在心,认为内子装病才使她失去了孩子?”

        “令公子与令爱都大了,伯爷既然是在他们出生时先后收的两位姨娘,想来两位姨娘三年前也不算年轻了吧?”

        “嗯,她们那时都三十出头了。”

        甄世成笑笑:“伯爷不要低估一名多年无子的女人乍然有了身孕又被人强行堕胎的痛苦,而这种痛苦足以令人产生惊人的恨意。”

        “是朝云害了内子?”永昌伯脸色铁青。

        当时命朝云堕胎,他虽然有些内疚,但心中十分明白,好好的避子汤喝着怎么会有了身孕?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不想可知。

        朝云毕竟跟了他多年,不管使了什么手段有了身孕,孩子既然没了,他便不愿再追究,反而因怜惜赏了她不少物件。

        难道说她认为是妻子容不得那个孩子才没有留下,从此对妻子怀恨在心,终于等到机会害死了妻子?

        永昌伯越想脸色越难看。

        “伯爷不必太激动,这只能说明朝云有杀害夫人的动机,但并不能说明她就是凶手,一切还是要证据说话。本官要做的就是找出一个个嫌疑人,然后排除或找出他们是否凶手的证据。”

        永昌伯依然无法平静,一拳打在桌几上。

        “朝云没了孩子后,伯爷与她再相处没有觉出什么异常么?”

        永昌伯摇头:“扼杀自己的骨血心中并不好受,从那时候起我几乎没再踏入两个通房的院子,所以她有什么异常亦难以知晓。”

        甄世成起身:“这样吧,先把两位姨娘叫来问问看,伯爷可要沉住气。”

        永昌伯勉强点了点头。

        二人走出去,永昌伯立刻吩咐人把两个通房请来。

        很快两名中年妇人一前一后走来,走在前面的妇人身材微丰,虽然神色忐忑,但眉梢眼角的弧度让她看起来气质温和。

        后面的妇人很消瘦,眼皮微垂,肤色有种不健康的苍白,而她的头发竟有些花白了。

        甄世成不由想到了在衣柜里发现的那两根头发。

        “前面的是春梅,后面的是朝云。”永昌伯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

        他此时冷眼看着两个通房走来,竟有些陌生了,仔细想想,确实太久没有去过她们那里。

        院中人见伯爷的两个老通房被叫过来,虽不敢开口,一个个用眼神交流着。

        老天啊,害死夫人的难道是伯爷的通房?

        姜似的注意力本来放在陆续集中到院子中的人群那里,见甄世成传唤两位通房,悄悄走过去。

        她想到了一个关键点,凭那个几乎能判定谁是凶手,那么就让她先看看两位通房是否清白吧。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178227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