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162章 另有凶手

第162章 另有凶手

        妇人先是一愣,似是想不到彩珠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后才反应过来,劈手向彩珠打去:“你说什么呢,喂不熟的白眼狼!”

        “住手!”甄世成皱眉喝了一声,立刻有衙役把妇人拦住。

        妇人依然张牙舞爪:“供你吃供你喝,你竟然还说这种话?你还有没有良心!”

        彩珠坐在地上哭道:“供我吃喝的是姐姐,不是你!”

        “你还说!你这个没良心的小蹄子,忘了你娘吗?”

        彩珠一滞,掩面泣道:“反正娘马上就不行了,我,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她边哭边向甄世成磕头:“大人,婢子听说过您,您把长兴侯世子绳之以法,是个青天大老爷。求您替我姐姐做主,不能让我姐姐死了还要蒙受不白之冤啊——”

        妇人越发气愤:“小蹄子,你给我等着,等回去总有收拾你的时候!”

        “把她的嘴堵上。”甄世成淡淡吩咐道。

        随着妇人嘴里塞了汗巾子,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只听到少女低低的哭泣声。

        甄世成叹了口气,亲自把彩珠扶起来:“本官不会放过一个恶人,更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小姑娘,你莫哭了,说说你姐姐的事吧。”

        “是。”彩珠擦了擦眼泪,决绝看了妇人一眼。

        妇人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威胁之意尽显。

        彩珠干脆不再看她,吸吸鼻子道:“其实府中人都知道,我们一家只有姐姐做事,吃喝嚼用包括母亲看病的钱全都是姐姐给的。原本想着娘的身体好一点婢子就回府中做事,谁成想娘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五日前竟然昏迷了,请来大夫看过说要一大笔钱调养。姐姐知道后,没过多久就拿来了那笔钱——”

        “那笔钱有多少?”甄世成问道。

        一般来说命案缘由无非三种情况,因仇、因财或因情,那种随便找人杀的是极少数,不在常理之内。

        “有五十两银子。”

        “秋露的月银有多少?”

        管事立刻道:“秋露是伺候夫人的大丫鬟,月银在下人中能拿二等,有二两半。”

        “二两半,不少了。”甄世成淡淡道。

        寻常百姓家,几两银子就够大半年花销了。

        “不过秋露既然要养活一家人,想必平时没有什么积攒,这五十两从何而来?”

        彩珠脸涨得通红,抖着唇道:“当时姐姐没说,只让我们拿去给娘调养身体,可是——”

        说到这里,彩珠恨恨看了妇人一眼,泣道:“可是昨日母亲突然吐了血,婢子急忙找姐姐回去,在姐姐的逼问下才知道兄嫂根本没用那笔钱给娘买药,我喂娘吃的药根本就是他们拿别的充数的。”

        “呜呜呜——”妇人听到这里,拼命挣扎起来。

        “把她口中布取出来。”甄世成吩咐道。

        妇人嘴巴一得了自由,立刻哭天抢地道:“冤枉啊,大人,那笔钱可一分都没花在民妇身上,都被那杀千刀的拿去还赌债了啊——”

        甄世成忍耐听妇人足足骂了男人一盏茶的工夫,对秋露的兄长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了数。

        一滩嗜赌如命的烂泥。

        “你姐姐知道此事有什么反应?”

        “姐姐搂着娘痛哭,结果……结果娘说她知道此事,是她同意让哥哥把这笔钱拿去的。姐姐当时一听更伤心了,哭着就跑了出去——”说到此处,彩珠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从那以后你就再没见过你姐姐?”

        彩珠忽然抬起头,直直望着甄世成:“不,婢子追了出去。”

        甄世成心中一动。

        凭经验,眼前的小姑娘很可能知道些什么。

        他并没有催促,目光温和看着彩珠。

        彩珠咬了咬唇:“我从没见过姐姐那么伤心,姐姐从来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当初让我告了长假回去照顾娘就是姐姐的决定。我一直记得姐姐对我说,只要有她在,家中难关一定会过去。可是昨天姐姐哭得很绝望。也许是她当时太伤心了,在我追问下终于说出了原因。”

        彩珠说着不由看向永昌伯。

        永昌伯叹道:“你说吧,我和夫人从来都是是非分明之人。”

        “姐姐说那五十两银子是她偷偷从夫人的妆奁里拿的,本想着先解了燃眉之急再慢慢补上,谁知夫人忽然要找一支多年前戴的玉兰点翠步摇,结果发现了她偷拿银子的事。夫人问清楚姐姐偷拿银子的原因并没有追究这笔钱,但告诉姐姐不能再留她在身边。夫人慈善,说姐姐毕竟跟了她多年,突然打发出去日子不好过,便再留姐姐一些日子,替她物色合适的人嫁出去。”

        “既然如此,你为何说兄嫂逼死了你姐姐?”

        彩珠惨笑:“姐姐一直以伺候夫人为傲,却为了娘私拿了夫人的银子。娘要是用这笔钱调养好身子也就罢了,结果这些钱被哥哥拿去还赌债了,只把我和姐姐蒙在鼓里,娘还说是她做主给哥哥的……当时姐姐就说,早知如此她何必做出这种没良心的事来,既丢了差事,娘也没能救,最重要的是辜负了夫人的厚爱,还不如死了干净。我以为姐姐是说气话,谁成想姐姐真的做了傻事……”

        甄世成看向永昌伯:“平时伯夫人会留下丫鬟值夜吗?”

        永昌伯点头。

        “这么说,只有昨晚伯夫人把秋露打发了出去。”甄世成摸了摸胡子,叹道,“秋露偷拿的钱被兄长挥霍了,母亲病重吐血却一心向着儿子,之后伯夫人明显不愿再亲近她,这样说来,她一时想不开自尽就说得通了。”

        众人沉默着,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彩珠说得不错,秋露确实是被兄嫂逼死的,准确的说逼死秋露的还有她的母亲——

        “既然秋露是羞愧自尽,害死我娘的究竟是谁呢?”谢青杳喃喃道。

        甄世成并不气馁。

        许多案件就是这样,冒出的线索查到最后并不相干,但这不代表做了无用功,剥丝抽茧,真相总会浮出水面。

        “甄大人,既然昨天日落时衣柜中还没有人,是不是说明凶手就在伯府内院这些人中?”姜似忽然问道。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177995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