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97章 再出意外

第97章 再出意外

        悠扬的钟声在灵雾寺中回荡,惊得飞鸟展翅离开树枝。

        香客们惊疑不定,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好在到了下午香客已经不多,很快就有僧人前来安排众香客离去。

        郁谨第一时间推开门。

        晨钟暮鼓,这个时候响起钟声一般意味着有突发情况。

        很快姜似与姜湛分别从各自的房间走出来。

        三人站在廊芜下,向外望着。

        一位僧人快步走来,到了三人近前双手合十一礼:“阿弥陀佛,寺中突发状况,几位施主暂且不要四处走动。”

        郁谨扬眉一笑:“师父这话有些强人所难了,我们是香客,来贵寺不是坐牢的,为何自由还要受到限制?”

        僧人一怔。

        寺中出了事,他奉命前来提醒暂住的香客,怎么还有这种不好说话的?

        灵雾寺虽小,却远近闻名,香火鼎盛,僧人当然不会凶神恶煞损害寺院名声,最初的错愕后耐心解释道:“施主误会了,小僧知会几位施主此事,是因为现在寺中有些乱,怕冲撞了几位施主。”

        “呃,原来如此。”

        姜湛趁机问道:“不知道贵寺发生了什么事啊?”

        僧人又是一怔,再看三人年纪这才恍然。

        十几岁的少年正是好奇心旺盛的时候,有此一问不足为奇。

        僧人正迟疑的工夫,姜湛吃惊道:“莫不是不好对外人言?”

        僧人:“……”知道还问!

        但已经被人问到这里,若是不说还真容易引人胡乱揣测,而像他们这种接待信女最多的寺庙是最忌讳这个的,僧人便道:“有位师弟圆寂了。”

        姜似与郁谨对视一眼。

        触及对方视线,她匆匆移开,心中难免懊恼:莫不是哥哥太不靠谱,遇到事情才下意识想看看他的意思?

        姜湛“咦”了一声:“圆寂?师父看起来就好年轻,你的师弟应该比你还年轻吧?这样年轻就功德圆满啦?”

        僧人嘴角一抽,默念一声阿弥陀佛化解了瞬间化身斗战胜佛的冲动,解释道:“师弟是因意外丧身的——”

        “意外?什么意外?”姜湛一副受惊吓的样子,“贵寺看起来一片祥和,莫非还有什么危险?那诸位师父应该早些提醒我们这些香客啊。”

        “阿弥陀佛,施主多虑了,寺中并无任何危险,师弟是打水时出了意外——”

        姜湛收起了夸张的表情,沉默片刻问:“不知那位师父法号是什么?”

        僧人虽诧异还是回答了姜湛的话:“师弟法号四空。”

        姜湛往后退了半步。

        僧人总算得了机会脱身,再念一声阿弥陀佛,快步往另一排客房走去。

        姜湛呆呆站着,郁谨伸手在他肩头拍了拍。

        姜湛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看一眼远去的僧人,压低声音道:“四妹,余七哥,你们知道么,晌午在后山浇地的那位僧人,法号就叫四空!”

        “二哥怀疑那位僧人不是死于意外?”

        “这是当然啊,哪有这么巧的事!”说到这里,姜湛皱眉,“不过晌午的时候明明没有什么发现,他怎么会死了呢?”

        “这也不难猜测,说明那口井中确实有什么,然后在姜二弟走后被那位僧人发现了,所以——”郁谨淡淡笑笑,“就被灭口了。”

        姜湛懊恼拍了拍脑门:“早知道我就坚持到底了。”

        郁谨笑道:“若是那样,恐怕出意外的又多一人。”

        姜湛愣了愣,不满道:“余七哥你咒我啊,我要真留在那里,绝对不会有事的。”

        “为何?”

        “余七哥肯定会救我啊。”姜湛理所当然道。

        皮厚如郁谨这一刻都忍不住表情扭曲了一下。

        看了一眼天色,郁谨以征求的语气对姜似道:“时候不早了,咱们还是离开吧。”

        “等等——”姜湛一把按住郁谨手臂,“咱们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嗯?”郁谨盯着手臂上的那只手,颇有些不快。

        当着阿似的面动手动脚像什么样子!

        “死人了啊,而且死的很可能不止一个!”

        “所以呢?”

        “所以咱们不把凶手揪出来吗?”姜湛一见二人都兴致缺缺的样子,一脸错愕。

        郁谨语气淡淡:“人又不是我们杀的,亦和我们非亲非故。”

        在人家地盘上想抓凶手,如果凶手是僧人中的一员,稍一鼓动,面对一个寺庙的僧人别说找出凶手,想脱身都要费些工夫。

        有姜似在,郁谨绝不想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把三人陷入麻烦中。

        “可碰到这种事视而不见,良心上咱能过意的去吗?”姜湛依然不死心。

        又死人了啊,说不定等会儿他一闭眼,就有两个鬼来找他聊天了。

        郁谨好笑看了姜湛一眼:“良心?我没有。”

        “余七哥,你居然是这种人!”姜湛捂着胸口痛心疾首。

        他以为这是郁谨的玩笑话,所以也是开玩笑的夸张口吻。

        余七哥心好着呢,与他素味平生,当时不是还救了他嘛。

        明明有着路见不平的义气却不表现出来,余七哥真是难得的好人啊。

        “真的没有,我的心啊——”郁谨轻瞥姜似一眼,云淡风轻道,“丢了。”

        姜似垂眸。

        这时候还不忘调戏她一下,真是够了!

        “二哥,咱们还是走吧,我有些害怕。”眼看其他客房陆续有香客出来,姜似轻声道。

        姜湛扶额:“我真是糊涂了,怎么忘了四妹是个姑娘家,遇到这种事定然会怕呢。四妹,都是二哥不好,咱们这就走吧。”

        罢了,有鬼找他聊天就聊吧,说不定两只鬼聊得投机,就没他什么事了。

        一直当木头桩子的小丫鬟阿蛮同情看了姜湛一眼。

        二公子还真是天真啊,她们姑娘会害怕?呵呵。

        一听几人要离开,僧人求之不得,赶忙送客。

        一行人赶回客栈,客栈外大树下已经聚着不少乘凉的人议论着灵雾寺中发生的事。

        “听说那僧人打水时不小心滑倒了,一头磕到了井沿上,当时就磕得头破血流,真是可怜啊。”

        “要不说命由天定呢……”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阿蛮寻了个机会悄悄禀报:“姑娘,阿飞通过老秦传信来了,说您让他第一个去打听的大羊镇李老爷家,他家姑娘今日来灵雾寺上香,眼下还没回去呢……”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165805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