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83章 差错(天羽、天月的灵兽蛋加更)

第83章 差错(天羽、天月的灵兽蛋加更)

        ,

        姜似从郁谨那里没有得到有用的讯息,找出灵雾寺与豆腐西施秀娘子就成了当务之急。

        灵雾寺那里暂时等着姜安诚的消息,至于豆腐西施,柳堤巧遇那一次有不少人都认识她,想要打听应该容易些。

        阿飞没回来,姜似便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阿蛮。

        阿蛮身手不错,换上男装几乎没有破绽,算是最合适的人选。

        姜似本来动过找姜湛帮忙的心思,想了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尽管很不想承认,二哥帮倒忙的几率更大些。

        还没到吃晚饭的时候,阿蛮就带回来了豆腐西施秀娘子的消息。

        “很好打听呢,婢子随便找了个小孩一问就问到了。豆腐西施就住在离柳堤不远的王家庄,村尾最靠近河边的那户就是……”阿蛮叽叽喳喳说着,颇有些将功补过的意思。

        险些害姑娘被二公子抓包,想想真是不好意思。

        “不过啊,那孩子跟我说豆腐西施成了疯婆子,豆腐都不卖了,整日躲在家中哭嚎。”说到最后,阿蛮同情叹了口气。

        “收拾一下,今晚我们去王家庄。”

        “姑娘?”阿蛮微讶,迎上姜似平静的眼神,点点头不再多问,心中反倒生出小小的兴奋。

        那一次姑娘带她夜探莫忧湖,这一次带她夜探王家庄,作为一个大丫鬟,人生真是精彩啊。

        到了晚饭的时候,姜安诚同样带来了好消息:“也是巧了,你三叔真的听说过灵雾寺。”

        姜似对能打探到豆腐西施秀娘子的消息早有预料,而灵雾寺的消息却是意外之喜。

        “灵雾寺在何处?”

        “在京郊青牛镇上,虽然比不上京中那些有名的寺院,但在当地香火还不错。”说到这里,姜安诚呵呵一笑,“尤其求姻缘求子最为灵验了。”

        “这样啊。”姜似略一沉吟,趁机向姜安诚求道,“女儿想去灵雾寺上香并小住几日。”

        京郊不比城内,一来一回加上调查的时间,三两日算是顺利的,不征求长辈的支持她定然无法成行。”

        姜安诚对女儿的小小要求连丝毫犹豫都没有就点头答应了:“去吧,这时候还不算太热,郊外又比京城里敞亮,住着会更舒服。回来我跟你二哥说一声,让他陪你去。”

        散心没问题,安全还是不能忽视的。若不是怕女儿嫌弃,他都想陪着去了。

        罢了,年轻人出去玩,有他这种老头子跟着会烦的。

        俊美大叔姜大老爷默默想。

        “似儿打算什么时候去?”

        “就这两日吧,先安排一下要带的东西。”姜似并没有给出明确时间。

        豆腐西施那里如果顺利,最晚后日就能去一探灵雾寺,如果不顺利就要另寻时间了。

        很快入了夜。

        仲夏的夜里月朗星稀,花影浮动,阿巧把姜似与阿蛮送到门口,低低道:“姑娘小心。”

        “放心吧,有我在呢。”阿蛮拍着胸脯保证。

        第二次夜里行动,主仆二人轻车熟路离开了东平伯府,往金水河的方向而去。

        此时的金水河,正是热闹的时候。

        宽阔的河面上停满了船只。

        有三层高张灯结彩金碧辉煌的画舫,也有挑着大红灯笼灵活穿梭河面上的游船。

        这些游船画舫中住的是京城大大小小的名妓,此时正是良辰美景,接纳恩客之时。

        金水河畔不夜天,说的就是这般盛景。

        阿蛮遥遥望了一眼,只见两岸绿柳婆娑,河中船影重重,璀璨灯火落在水面如洒下了无数碎金,渺渺乐声随风传来,恍若人间仙境。

        “没想到白日瞧着风平浪静的金水河,夜里这般热闹。”阿蛮感叹一声,察觉姜似驻足,问道,“姑娘,怎么不走了?”

        王家庄只是离着柳堤不远,二人却不需要靠近金水河。

        姜似遥望着柳堤金河,心中隐隐作痛。

        二哥就是在这金水河中溺水身亡的。

        深吸一口气,姜似对阿蛮笑笑:“走吧。”

        在阿蛮的引领下,主仆二人来到王家庄。

        “姑娘,豆腐西施家在紧那头,咱们是从村子里穿过,还是从那边绕过去?”

        看着黑黝黝没有丝毫灯火的村庄,姜似下了决定:“绕吧。”

        寻常百姓家心疼油钱,早早就会熄灯睡觉,然而从村子中穿过还是会增加许多未知的危险。

        夜风习习,蛙鸣虫语声不绝于耳,主仆二人没有提灯笼,只能借着月光星光走在不熟悉的村边泥路上。

        “姑娘,山坡上那户就是豆腐西施家。”

        与许多聚居的人家不同,豆腐西施家挨着山丘而建,周围并无邻舍。

        姜似走到破败的院门前,脚步微顿。

        她没有闻到常年磨豆腐的人家院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独特的酸涩味。

        隐在浓浓夜色中,姜似面色微变。

        如果所料不错,这里应该不是豆腐西施家!

        “姑娘,咱们进去吗?”阿蛮不明白姜似为何迟迟不动,压低声音问。

        姜似摇头,低叹道:“阿蛮,你被那孩子哄了,这里不是豆腐西施家。”

        “啊?姑娘为何这么说?”

        姜似沉默着,她在思索接下来是摸黑在完全陌生的村子里把豆腐西施家找出来,还是先回去,明日再打听。

        从理智上来讲,现在回去是明智的选择,可是从感情上,已经来到这里就这么无功而返,委实不甘心。

        更何况这边耽误一日,灵雾寺那边就要跟着耽误。多耽误一天,很可能就有新的女孩子惨遭毒手。

        姜似对长兴侯世子有一种不好的猜测。

        从那两个小厮的对话中可以知道,这两年有七八个女孩子被长兴侯世子祸害了,可是豆腐西施的女儿失踪时间与才被害的女孩间隔很短。

        这说明长兴侯世子愈发变态,祸害女孩的间隔很可能会越来越短。

        当然,这其中可能不乏她出现在长兴侯府刺激到长兴侯世子的因素。

        正是因此,姜似才越发觉得时间紧迫。

        姜似正斗争着,不远处的破败院门突然打开了。

        阿蛮骇了一跳,赶忙拉着姜似往旁边一躲。

        一个人从院子中走了出来,在门口停了停。

        姜似眼神骤然一缩。

        那人手中提的是一把菜刀!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163261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