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69章 人来

第69章 人来

        瞬间的身体紧绷过后,姜似神色放松下来。

        虽然隔着一道绣牡丹花开的门帘,且有着一段距离,可那熟悉的香味告诉她,门帘背后的人是姜俏。

        门帘很快就被掀起,姜俏抱着薄被走进来,身后跟着面色尴尬的两个丫鬟。

        “四妹,我真的睡不着,就让我跟你睡一晚吧。”姜俏三两步来到姜似面前,软语求道。

        姜似拧眉。

        “四妹,难道你忍心看我一整夜睡不着么?”

        姜似还在犹豫,姜俏已经毫不客气脱了鞋子往床榻上一坐,看样子是打定主意不走了。

        姜似叹气:“就一晚,明天三姐还是回去睡。”

        “明天再说好啦。”姜俏露出得逞的笑容,随后睇了跟过来的两个丫鬟一眼,“行了,你们去外头歇着吧。”

        因是小住,姜倩的帖子中特意说了几位妹妹过来就好,所有一切都会给准备着,是以姐妹四人并没有带丫鬟过来,这两名丫鬟是姜倩指派的。

        无论是姜俏还是姜似都没有让陌生丫鬟同睡一屋的习惯。

        两名丫鬟面面相觑,一时没有动弹。

        “怎么?”姜俏面色一沉。

        两名丫鬟这才赶紧屈膝退下。

        姜俏躺下来,抱怨道:“到底不如自己的丫鬟用着顺手。”

        姜似笑了笑:“将就吧,咱们觉得不顺手,这些丫鬟可是二姐精挑细选的呢。三姐,你睡里边来吧。”

        姜俏拉起锦被摇头:“我习惯睡外边。”

        “没想到三姐对睡觉诸多要求。”

        “是啊,我也知道这个毛病不好,可想改也改不了。四妹,你怎么还穿着外衣?”

        “到了陌生地方我不习惯只穿中衣睡。”

        “看来大家都有自己的习惯。时候不早,睡吧。”姜俏扑哧一笑,顺手把床边的灯吹熄了。

        屋内先是一阵看不清五指的黑,慢慢又亮了起来,窗外洒进的月光给一切镀上一层朦胧银光。

        “四妹。”

        “嗯?”

        黑暗中一阵沉默,姜俏翻了一个身,脸朝外:“没什么,睡吧。”

        不久后,均匀的呼吸声响起,在这片陌生的朦胧黑暗中很是清晰。

        姜似仰望着帐顶银钩,默默叹了口气。

        她不惜以身涉险,自然有自保之力,却没想到素来不对付的姜俏莫名缠上了她。

        姜倩夫妇的目标是她,姜俏与她形影不离,无疑会多出许多危险。

        她丝毫不怀疑那对夫妇的无耻程度,既然能对她下手,对姜俏当然不会手软。

        只此一晚,明晚绝对不能同意姜俏与她一起睡了。

        至于今晚——

        姜似眼中闪过寒光。

        今晚风平浪静便罢,倘若那对夫妇有什么谋划,她绝不允许他们伤及无辜。

        夜渐渐深了,姜似闭上眼睛,睡意渐浓。

        轻微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姜似霍然睁眼,旋即又闭上。

        她确实低估了长兴侯世子的无耻与大胆程度,这才是第一晚,他竟然迫不及待就来了!

        他就这么毫无顾忌打算硬来?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姜似在心中默默否定。

        长兴侯世子毕竟不是疯子,三更半夜闯入小姨子的住处意图非礼至少是流放之罪。

        当然,姜似不可能为了坐实对方的罪证叫嚷出来,那样的话她与姜俏的名声就彻底完了。

        至于前世——

        姜似笑了笑。

        前世不过欺她是个新寡之人,笃定她吃了亏不敢声张罢了。

        又要脸面又要满足自己见不得人的肮脏念头,长兴侯世子打得好算盘。

        脚步声近了,随后停下来,垂下的纱帐一角被轻轻掀起来。

        姜似依然闭着眼睛,遮盖在锦被中的手轻轻摩挲着腕间金镯。

        虽然从理智上分析,长兴侯世子今晚前来应该不会做什么,可她还是要防着对方突然抽风。

        重活一世,她早已明白一个道理:靠山山倒,靠水水流,唯有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依靠。

        小小的里室因为多了一个男人,且是姜似最厌恶的男人,仿佛连空气都不流动了,有种憋闷的恶心感。

        姜似不露声色,静静等着对方下一步动作。

        没有下一步动作,长兴侯世子就那么站在原处一动不动,只有呼吸声渐渐急促起来。

        这呼吸声在姜似听来犹如惊雷,事实上却不足以惊醒熟睡的人。

        耳边传来姜俏均匀悠长的呼吸声让姜似稍稍心安。

        她无法想象姜俏若是突然睁眼发现床边站着一个男人会是什么反应。

        真要出现那种意外,她只能先把长兴侯世子弄个半死再说了。

        姜似并不希望那种情况发生。

        要一个人死太容易,却会把住在长兴侯府的她们牵扯进去,她想要的是长兴侯世子身败名裂,即便要死也是被世人唾弃而死。

        曹兴昱站了许久,眼睛早已适应了黑暗,几乎是贪婪盯着少女的睡颜。

        他等这一日真的太久了,久到以往那些令他兴奋的人和事已经无法激起他的冲动。

        曹兴昱咽了咽口水,死死攥拳克制着伸出手去触碰一下的欲望。

        他目光回收,落在姜俏身上。

        若没有这个碍事的丫头睡在这里,他今晚或许能摸一摸那张脸。

        对,她们睡得这么熟,摸一摸应该不要紧的。

        这个念头一起,曹兴昱的眼神陡然热切起来,姜似哪怕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出那两道灼热的视线。

        姜似轻轻点了点腕间金镯。

        曹兴昱舔了舔唇,伸出手去。

        这样的紧张反而让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睡在外边的姜俏忽然翻了一个身,口中喃喃呓语几句。

        曹兴昱手收回,眼中的兴奋渐渐被浓雾遮掩。

        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会耐心等着,等姜似嫁了人甚至生子,不会像小姑娘那样没了清白寻死觅活时才好下手。

        高门大户的姑娘就是这么麻烦,哪像寻常百姓家的女孩,若是瞧中了悄悄弄进侯府就是了。

        曹兴昱烦躁挑了挑眉,留恋看了少女精致无暇的面庞一眼,轻轻退了出去。

        姜似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微微晃动的门帘眼底一片冷然。

        既然对方如此心急,那她也不准备再等下去了,今夜就去花园一探究竟。

        就在这时,本来熟睡的姜俏突然坐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16/16214/161896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