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牧神记 > 第一四七一章 御天尊与蓝御田(第三更)

第一四七一章 御天尊与蓝御田(第三更)

  魏随风等人不知他们在披香殿中遭遇什么,但秦牧咬牙切齿,显然吃亏不小。

  秦牧把玉京城的方位告诉他们,一边检查瘸子的伤势,一边道:“你们先行一步,把披香殿送入玉京城中,触动了上面的封印便立刻离开,千万不要逗留。”

  “你放心,我曾经去过那里,虽然没能进入最深处,但里面的布置多少知道一些。”

  叔钧飞速道:“有我带路,应该不会出差池。”

  魏随风收起披香殿,与他飞速离去。

  秦牧取出药材,炼制丹药,给瘸子服下,瘸子气息萎靡不振,背着秦牧穿过披香殿的封印,让他性命受损,伤及本源,经过秦牧调理这才好一些。

  但是要恢复到巅峰状态,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调养。

  秦牧又炼制一些丹药,分门别类,交给司婆婆,告诉司婆婆何时给瘸子服药。

  司婆婆诧异,却见秦牧又取出琉璃青天幢交给烟儿,又将自己竖眼中的南帝、明皇等人魂魄请出,交给蓝御田虚生花照顾。

  司婆婆吓了一跳,连忙把秦牧扯过去,忧心忡忡道:“牧儿,你不要吓我。难道你在殿内受了不治之伤?”

  秦牧摇头,道:“中了算计。婆婆,这几日我需要一直入梦,以佛法对抗弥罗宫元圣的侵袭,你们为我护法。倘若看到我梦境中所有的我都在诵经……”

  他迟疑一下,取出神弓交给司婆婆,咬牙道:“那就射杀我的元神!”

  司婆婆脸色大变,把神弓丢在一边。

  秦牧连忙道:“我元神被射杀也死不了,还可以重演魂魄,大不了废掉元神修为重修一遍。那弥罗宫元圣倘若借助我的力量,从披香殿中出来,怕是十天尊联手都奈何不得他!婆婆,必要时,一定要射杀我的元神,不要犹豫!”

  司婆婆面色复杂,默默的将神弓捡起来,递给瞎子,瞎子接过神弓,沉吟片刻,摇头道:“我做不来。”

  他想将神弓交给哑巴,哑巴也摇了摇头:“我无法对自己养大的孩子下手……”

  “还是我来做吧。”

  司婆婆夺回神弓,长吸了口气,斩钉截铁道:“牧儿当年是我捡回来的,我亲自下手比较好。我心狠!”

  她呼呼喘了几口粗气,显然她的心肠并没有她说得那么狠。

  秦牧向蓝御田道:“是否融合你自己的残魂,需要你自己做决定,其他任何人也无法替你做出决定。”

  蓝御田迟疑,点了点头。

  烟儿接走了南帝朱雀的魂魄,母女二人终于重逢,自然有许多话要说。

  只有明皇的魂魄飘荡在这陌生的土地上,有些迷茫:“这是哪里?我不是死了吗?”

  他俯仰天地,这片世界竟然如此陌生,他甚至不知自己死了多久,也不知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

  “你不要离开这里!”

  一个小女孩拦住他,仰视着他,声音清脆悦耳:“这里是十万圣山,幽都笼罩不到的地方,你是鬼魂,若是离开了这里土伯便会拿你去幽都!你被关押在披香殿里面,生前一定做过很多坏事吧?土伯会拿鞭子狠狠抽你屁股!”

  明皇哭笑不得,停下脚步,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挡住朕?”

  “我叫花萱秀,这个是文元,是我师兄。”

  那女孩拉来一个清秀少年,笑道:“他是我天圣教的少教主,等考核几年,便可以继承教主之位了。当然,老教主还活着,我们天圣教的规矩少教主最好能干掉老教主,才能名正言顺的继位。我怕文元是没有这个机会了,我们老教主身强力壮……”

  文元祖师无奈道:“那是历代教主误解魏祖师的教义传下的陋习,现在魏祖师回归,便没有这个规矩了。明皇,你而今没了肉身,是鬼魂状态,最好留在这里。等到教主醒过来,寻到你从前的肉身碎块,便可以为你再造肉身,让你复生。”

  明皇见他二人冰雪可爱,忍不住心中生出亲近之感,道:“我现在就是一个孤魂野鬼,身无长物,不如传授你们兄妹我的绝学作为补偿吧……”

  花萱秀和文元对视一眼,齐齐仰头道:“是无漏造化玄功吗?”

  明皇呆了呆,点了点头,心中纳闷:“连小童都知道我的无漏造化玄功?而今是什么时代?难道连我的不传之秘也变成大白菜了?”

  “我们都练过了。”

  文元祖师想了想,道:“是了,教主以前提及你的时候,说你之所以被杀,是因为你的无漏造化玄功练不到元神,无法让元神随肉身一起变化成三头六臂。正好你现在走不了,我们把赤皇的三元神不灭神识传授给你。”

  明皇瞪大眼睛,脑中浑浑噩噩,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突然醒悟过来,问道:“两位小道友,而今是什么时代?”

  “延康!”花萱秀和文元祖师异口同声道。

  蓝御田则看着另一个自己,那是御天尊,此时的御天尊是一团带着他百万年前记忆的残魂,是否与自己的残魂相容,变成御天尊,让他有些迟疑。

  御天尊也在看着他,两个少年长相几乎一模一样,当然蓝御田要稍胖一些,有烟儿在,他很难瘦下来。

  他脸上还有着稚气,而御天尊则显得成熟许多,只是身形虚幻,并没有肉身,而且魂魄残缺的厉害。

  蓝御田迷茫的看着这个从前的自己,虽然魂魄相同,自己也是从这具身体中诞生的意识,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并非是御天尊。

  御天尊似乎看出了他的迷惑,温和一笑,道:“能和我说一说你这些年的经历吗?”

  蓝御田迟疑一下,点了点头。

  一人一残魂坐在一座峭壁边,蓝御田慢吞吞的说着自己这些年的遭遇。

  从他复生失去一切记忆,到幽天尊把他带回幽都,又将他送出幽都,把他托付给秦牧,再到秦牧带着他游历各大学院学宫,学习各种基础符文。

  再到秦牧将他托付给残老村诸老,跟随诸老学习,又到延康劫爆发,他回到幽都,再到劫后瘸子把他从幽都中偷出来。

  他这时候才发觉,自己这些年的遭遇了经历,竟然是如此的多姿多彩,如此的与众不同。

  他讲到自己四下行走悟道,收了许多弟子,交了很多朋友,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结结巴巴的向自己的残魂解释自己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神通和想法念头。

  他还如数家珍的说起自己的诸多弟子,说起自己与朋友之间的事情,如大头的叔钧被药师抓了去,和他一起被药师泡在药缸里做研究;

  如面无表情的虚生花,但胸膛里却又一个滚烫的心肠;

  如成熟中带着狡狯的林轩道主,如偏执执着的小玉京王沐然王仙人,如总是喜欢伺候人的南帝公主烟儿,如执着于剑道的开皇秦业,如满脑子只有吃,和他交流怎么吃才好吃的秦凤青……

  他遇到太多太多有趣的人了,以至于他说着说着,便不由笑出声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么多的话要说,御天尊虽然是他的残魂,但给他的感觉却像是自己至亲的兄长。

  御天尊含笑听着,蓝御田讲到日落,也没有讲完自己的故事,又从日落讲到了旭日将要升起。

  东方吐白。

  御天尊问道:“你没有遇到危险吗?”

  “哥哥替我扛着了。”

  蓝御田回头看向正在入梦的秦牧,喃喃道:“他都扛起来了,无论是多么大的危险,他都一力扛起。他想让我专心悟道,不想让那些纷争干扰我,不想我介入到那些纷争之中。我知道他的心意……”

  “你知道吗?”

  御天尊双手撑着地面,斜向后靠着,看着泛白的天空,侧头看着旁边的自己,微笑道:“我与你的遭遇不同。龙汉时代之前,人族太多苦难,求生艰难。曾经我多希望人族的一切苦难都有人扛着,有英雄扛着,后来我发现没有人来做这个英雄。所以我站了起来,没有人来做这个英雄,那就由我来做。”

  他的目光充满了灵性,虽然是一段苦难的岁月,却被他说的无比轻松,轻声道:“我必须要殚精竭虑,必须要在提升自己的实力的同时分心去思索怎么才能让人族强壮起来强大起来,怎么才能在万千死局之中寻找生机。我总是感觉很累,身与心都很累。为了这个理念理想,我必须放弃自己的求道之路,必须等待更多的人族强者崛起。”

  他站起身来,迎着升起的太阳,张开双臂:“你比我幸运,这个时代有着更多的人站起来,他们是英雄,是豪杰,他们替你扛起了重担,替你负重前行。求道者蓝御田啊,你才是真正的蓝御田!”

  他的身形在缓缓变得透明,记忆如同飞逝的烟云。

  他回首,看着蓝御田,脸上露出纯净的笑容。

  “我并不是真正的蓝御田,我只是被时代压制被时代改变的蓝御田。御天尊,终究只是蓝御田的一段记忆罢了。”

  他向蓝御田挥了挥手,与这个时代的自己作别。

  蓝御田急忙起身,却见御天尊在飞速消失,只剩下敦厚温柔的声音响起。

  “这段记忆会耽误你,会让你变成过去的我。过去的记忆,还是让它随着历史一起湮没吧……”

  蓝御田伸手抓去,却没有抓住他,只抓到了自己的几缕残魂。

  缕缕残魂感应到他的魂魄,钻入他的体内,与他融合。

  蓝御田看着初升的太阳,不觉间泪流满面。

  他觉得自己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又像是得到了什么东西。

  他迎着太阳走去,阳光渐渐刺眼,他抬手遮住阳光,看到秦牧席地而坐,一重重梦境向外扩张。

  ————晚上就一更了,因为这章三千二百多字,舍不得分章……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0/4/4801958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