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养鬼为祸) > 第四千九百六十五章:告密

第四千九百六十五章:告密

“是……”孙苇感慨一声,随后就愣在了那儿,我也不继续什么,在鲲鹏的带领下,很快就在空间跳跃后飞到了道盟一处较为荒凉的界面中。

        “仙气并不是很充裕,可见荒凉,但好在植被充裕,是处养人之地。”我平淡的道,心中却暗道这种地方生活一些凡仙是没问题,但绝对不可能出九重天的仙家了,顶多也就是跟地球差不多,寿元百几十岁也顶天了。

        孙苇张口欲言又止,李破晓仍然坐定眯眼,而古龙俊是顺路跟来了,倒是没有半点的反应,因为这类界面实在太多了,只有好点的界面,才能引起这满脑子是利益的家伙感兴趣。

        因为好的界面才能培养出奇花异草,才有灵兽仙人。

        破界进入了界面后,不出多久,我们就已经落在了一处山谷之中,鲲鹏毕竟不小,飘在了空中完全没有下来的想法,不过也已经给我指明了位置,而落下山谷后,孙苇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我也叹了口气,这里的木质房屋应该在十数年的光阴里坍塌了,到处长满了绿色的苔藓和杂草,而这里住人的迹象怕是最早要追溯到二三十年前,而鲲鹏定位在这里,明对方确实气运最后所在就是这里了。

        眼下这里什么都不剩,毫无疑问,孙苇的孩子早就死了。

        仙路漫漫,一来一回动辄就是数十载,不见或许就是永别了,曾经年幼可爱的小女孩,现如今已成枯骨一堆,而这世上悲伤之事不过白发人送黑发人,孙苇用手把一块块的砖瓦、触手既碎的木板搬开,终于在房子坍塌的地方,找到了自己的女儿已经几成粉末的遗骸。

        “令萱……令萱,娘回来了……你怎么在这里呀……你怎么不等等为娘……”孙苇欲哭无泪,整个人都像是被抽空了一般。

        看了一眼骨骸的多少,我计算出这孩子已经成人了,死时应该有三四十岁左右了吧,这在残酷的凡人世界里,其实也并不奇怪,稍微受点伤,或者生一场大病,在这人迹罕见的地方也会致命的。

        即便这孩子在离开孙苇的时候已经修炼过一些术法,但当年孙苇修为也仅能在九重天行走,孩子怕也并没有强到可以保护自己的程度,或者给谁带来了这里,反倒让她失去了最好的修炼资源,最后英年早逝。

        当然,过程或许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毕竟道盟的集市庞杂,仙家的实力参差不齐,跨界贸易商队也多不胜多,这个界面也并非无主,也并非不会发生仙家战斗导致这孩子受伤,所以没有人知道发生过什么。

        但眼下这状况显然有些残酷。

        叶锦鱼恐怕也未曾想过自己还有这么个女儿,死在了这荒凉的界面之中,而孙苇找了几十年,终究没能找到活着的女儿,这确实太过伤人,或许让她在道盟开门立派,让她余生都在寻找自己的希望中度过,没准比现在要好得多,即便这结果一样的残酷冰冷。

        给凡人白骨生肌对我已经没有任何难度,甚至六道中招魂也不无可能,但若是轮回转生而去了,那又何处寻来?

        “孙道友也无需悲伤,或许令爱已然转生到了好家庭去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节哀顺变吧。”我叹道。

        “城主所言……孙某岂能不懂……令萱定然转生去了好的家庭……我这当娘的,实在太不中用了……没有好好照顾好她,让她受了无尽之苦……”孙苇顿时哭泣起来,悲伤难以自抑。

        “岁月如洪流,盛年不重来,一日也难再晨,孙道友也无需太过伤怀,与其伤怀,若回想当年之情,既然放不下,不如再见旧人,毕竟再过一些年,怕也再见不到了。”我叹息道。

        孙苇听着我的话,难免纠结,好一会才道:“城主的意思是让我再去见一见青玉观那人?”

        “不错,此一时彼一时,青春岁月也一去不返,孙道友已经是混沌境的修为了,又何必还纠缠年轻时的旧事?叶道友也并非不想修炼再进一步,实是资质平庸,现如今也上了年纪莫可奈何,可也仍着力培养晚辈,也算是十分努力开明了。”我道。

        “当年我弃他而去,本也想着再也不见了,现在再见,未免尴尬,不若不见了……”孙苇摇了摇头。

        “他现在已经位居青玉观观主,还有了个侄孙叫叶安全,是位有志青年,如今在天城做事呢,叶锦鱼对你念念不忘,即便走得慢,但你始终成为他往前行走的动力,即为彼此心结,何不相互解开?”我道。

        孙苇想了想,叹了口气。

        我摇了摇头,道:“既如此,便回吧。”

        回到了天城,孙苇或许一路上也考虑了许多,竟问起了叶安全的事情,我笑了笑,知道她终究是松动了,所以就直接带她去了叶安全那儿,准予了她在叶安全所在的界面恢复道体,这段时间也令叶安全安排她的衣食住行。

        叶安全接到了这任务,虽然十分好奇为什么会给他这么个任务,但还是兴奋至极,以为我要给他找个厉害的师父,亦或者是找个超级靠山,当即对我一阵的感激,加上这家伙性格也逗,难免惹得人忍俊不禁。

        或许是叶安全这性子活泼开朗,样貌又颇有三分叶锦鱼的样子,孙苇果然颇有些不满,还打算让我换个人来的,但我却笑着打了包票,孙苇不好违我,这才作罢了。

        安顿好了孙苇后,我很快直奔军事区域,这时候一场半决赛已经开始了,凌天对阵天城代表岳正,而赵京再次对阵云摘星,毕竟临时宣判赵京和云摘星平手晋级,那总不能由原来的三国大战改成四国大战,再来一场半决赛会更合理一些,也更具有观赏性。

        凌天和岳正对决的比赛时,开头所用的策略呈现平稳的态势,看起来确实是越来越稳妥了,倒是岳正因为是演武堂出身,非常注重实战,所以双方之间一开始就接触上了。

        但一边是激烈的战斗,岳正那边的势力颜色,却有部分悄然不断的交替变化着,这果然让所有人感觉到了凌天那边的诡异小动作。

        “好好一个少年,因为给你一场调教,终于成了擅长合纵连横的纵横家,这满身的阴谋,倒是跟他爹一样。”媳妇姐姐忍不住道。

        我一脸无奈,道:“这孩子小时候也很能折腾好吧,只是在如雪的光环下给掩盖了,没准这才是他的本性呢?”

        媳妇姐姐摇摇头,而赵茜则道:“姐姐,凌天这孩子作为接班人,变成这样未尝不是好事,他小时候就缺乏这类纵横的经历,听前些天确实给夫君打懵了。”

        “就怕以后跟他爹一样胆大包天,肆无忌惮。”媳妇姐姐还是对我这教育方式不满,看来之前和凌天对局一场,已经传到了三宫那边了,没准还给复盘了也不定。

        我看向了阮秋水,她故作不知,包括秦蓉雪也是一脸尴尬,九方桃这小姑娘肯定不会告密的,看来就是阮秋水了。

        “这场演兵我就不看了,手头还有点事,决赛的时候告诉我就好。”我笑了笑,现在媳妇不满,惹不起还得躲,而逃离的时候,我也不忘看了一眼赵京和云摘星那边,这两人分配到了比较古老的舞台,看来上次那代理人战争给了大家教训,这次断然不会让他们再来大杀器对轰了。

  https://www.yangguiweihuo.com/0/1/185630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